經營陷困 歹戲拖棚 波音管理每況愈下

青年日報社

編譯劉孜芹/綜合外電報導

在多個大型計畫進退維谷的「波音公司」,雖然日前開除執行長米倫伯格,改由凱爾洪接任,尋求「修復與消費者、主管機關及其它所有各方的關係」,但軍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分析認為,此舉成效「恐怕有限」,波音管理與工程部門之間功能失調,其內部種種的混亂,將持續至2020年。

欠缺信任 嚴重溝通鴻溝

報導引述美國航太顧問公司「蒂爾集團」分析師艾波拉費表示,波音系統面臨「系統性失敗」困境,管理與工程部門之間欠缺信任,導致嚴重溝通鴻溝,尤其是「講績效」、「省成本」的內部文化,以及對工程資源的「長期漠視」,不只影響商用客機部門,也對軍用機與其他航太科技標案,產生嚴重影響。

星際飛機重挫 最糟耶誕禮

波音最近的重挫是其研製可重複使用太空艙CST-100「星際飛機」(Starliner),在首度進行太空無人測試時,卻因計時裝置出錯,導致太空艙無法判斷正確飛行位置與作業階段,進而提前釋放飛行燃料,原訂8天測試航程,僅運行2天就被迫返航,而且無法達到預定目標─靠泊國際太空站(ISS)。美國太空總署(NASA)與波音雖極力淡化此次失敗,但這無疑是波音「史上最糟的耶誕賀禮」,更削弱與「SpaceX」的競爭能力。

737MAX認賠殺出 重創商譽

歹戲拖棚的737MAX客機「復飛案」也在年底「宣告死亡」,波音認賠殺出,自2020年1月起停產737MAX,這是737家族機種20年來首度停產。波音雖然宣稱公司依舊穩若泰山,但這已嚴重打擊與其合作的零附件承包商,也重創商譽。

波音雖然在軍用機取得「表面勝利」,本月中旬解決KC-46A加油機地板鎖扣鬆脫,與輸油硬管系統缺陷問題,也重新獲得美國空軍「載貨飛行許可」,但本質上KC-46A應該只是「低成本、低風險」案子,卻拖延多年、成本嚴重超支。

核心設計拱手讓人 最大諷刺

波音甚至在許多國防研發計畫與標案只擔任總承包商,然後將工程研發設計等部分,拱手讓給其他公司處理,如最近波音取得的T-7A「紅鷹」教練機,相當部分是由其合作夥伴「紳寶」研製;空軍MH-139A「灰狼」直升機,則以李奧納多公司AW139為基礎改裝,雖然推進績效,卻讓波音失去本身的「研發製造能力」,這對於打造出多款經典名機的波音而言,無疑是最大的諷刺。

波音雖取得T-7A「紅鷹」教練機合約,但研製多由合作夥伴進行。(取自波音公司網站)

波音2019年禍不單行,本為最後希望的「星際飛機」無人飛行任務,以失敗告終,提早6天返回地球。(達志影像/美聯社)

波音737 MAX客機系列原是波音「金雞母」,自服役來即以高燃油效率、高載客彈性與多用途適性,深受業界吹捧,未料在半年內連續發生2起空難,打開波音的「潘朵拉盒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