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委黃國書宣示"三退" 今未現身立院

台北市 / 葉豐瑋 張政捷 報導

民進黨立委黃國書昨(17)日在臉書坦承,自己曾在學生時代「被迫」擔任國民黨線民、進行監控工作,隨後也做出「三退」宣示,包括退出民進黨、退出黨團運作,並且不爭取連任,即便如此,派系鬥爭的傳言還是甚囂塵上;包括民進黨前秘書長羅文嘉就表示,為甚麼有的人可以堅持不受誘惑,有的人卻被吸收,對於黃國書說自己是「被迫」,似乎相當不齒。

坦承曾為情治單位線民後,首平日黃國書未現身立院 , 黃國書宣示「三退」派系立委態度曖昧 , 1980年代情治單位佈線逾3萬 ,週一平日黃國書沒有來到立法院,國會辦公室只有助理們在裡面,或許跟前一天在臉書坦承,自己曾「被迫」協助情治單位做政治偵蒐有關係。

只是在黃國書宣布「三退」之後,有傳言指出是民進黨內的新潮流派系紛爭,就連跟黃國書同屬新潮流的立委郭國文鍾佳濱,態度都很保留,立委(民)郭國文說:「有些人認為需要慰留,我倒是認為應該還是要尊重他的決定,會比較妥適一些。」

立委(民)鍾佳濱說:「他(黃國書)對於過去做錯的事情他承認,但是我們需要的是,這個錯背後有更大的黑手。」對於威權的態度應該要一致,也有黨籍立委為黃國書送暖,但民進黨前秘書長羅文嘉就在臉書寫下為什麼有人選擇挺身對抗強權,有人堅持不受誘惑有人成為黨國支薪佈建,被迫可以當作台階但不能作為歷史事實。

對於黃國書「被迫」一說不以為然,學運團體說:「我要抗議我要抗議。」因為根據促轉會委託學界研究報告指出,國民黨情治單位1980年代,曾在全國布建超過3萬名線民。

其中受監督者不計其數,現任立委范雲就是其一,立委(民)范雲說:「痛心的就是,你曾經非常信任的運動裡面的同志,居然就是監控你的人。」談起往事依舊歷歷在目,只是黃國書過去線民身分被揭露,有人說是轉型正義的第一步,也有人說是黨內清算第一人,但就怕稍有不慎變成另類的獵巫行動。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