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恐怖鐵幕拉上了

主筆室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立法院三讀通過《反滲透法》令人不寒而慄,更恐怖的是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及新北市一位法官的遭遇。蘇宏達前年11月在臉書評論故宮南院事宜,時隔1年,日前遭警察登門「查水表」,以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要求提訊。新北市一位法官在臉書貼文,透露與妻子獲得大陸安徽發來的「精油課程考試通過證書」,雖未去過大陸,竟被舉報違反國家忠誠,法官自律委員會依倫理規範予以懲處。

70年前,英國首相邱吉爾發表震古鑠今的鐵幕演說,認為極權的鐵幕籠罩整個歐洲大陸。70年後,「國安五法」、《國家情報工作法》、《反滲透法》相繼完成修法、立法,綠色鐵幕已悄然籠罩台灣。從政治人物到庶民老百姓,教書的、賣菜的、做生意的、作新聞的,只要不合民進黨意,就有可能被國家機器騷擾、追殺。

民進黨的政策優先目標,《反滲透法》顯然高於中央政府總預算,成為這屆國會的最後一個法案。從草案提出到逕付二讀,只花了短短3天時間,條文未經立院委員會審查、法務部在公聽會上不敢表達意見,民進黨已不在乎程序正義原則。在實質內容上,更受到各方的質疑與批評,國民黨、民眾黨、親民黨、時代力量與基進黨,出發點不同,反對民進黨粗暴立法、憂心台灣重返威權體制卻眾心成城。

民進黨高舉民主大旗,宣稱國民黨勝選台灣就會失去民主。事實上,反民主的是蔡政府自己。民進黨在2016年完全執政後,分兩階段推動綠色恐怖,不惜以國家公權力侵犯人身自由與私人財產權。第一波綠色恐怖在2018九合一大選前,民進黨假借轉型正義之名迫害社會組織,包含成立促轉會、黨產會、官派農田水利會等,甚至將綠色恐怖之手伸入婦聯會、救國團等民間團體,並企圖修法嚴管宗教團體、官派鄉鎮市長。種種行徑的目的在連根拔起國民黨的社會基礎,罔顧民主政治運作的邏輯。

但蔡政府執政無能,社會普遍討厭民進黨的情緒發酵,國民黨黨產被凍結、社會網絡被截斷,2018年九合一選舉卻創造綠地變藍天的奇蹟。遺憾的是,民進黨並未檢討自身的倒行逆施,反而將追殺迫害的大刀從國民黨轉移至民眾身上。選舉大敗讓綠營驚覺,真正威脅民進黨政權的不是國民黨,而是民意。2018年敗選後的第二波綠色恐怖,就是針對人民,用「恐懼」讓人民放棄自由意志,噤若寒蟬。

恐懼第一招是濫訴。民進黨不承認因民意反彈而輸掉九合一選舉,認定是境外滲透、網軍與假訊息造成敗選,警政署和調查局先後成立相關組織查處假訊息。過去1年警方共查處359件假訊息案,抓了200多人進警局做筆錄,最後有6成5比例被地檢署或法院認定不違法,但當事人早已心驚膽顫,一般民眾看在眼中或心生畏懼,或怕麻煩而不再暢所欲言,綠色言論將獨攬言論市場。

《反滲透法》刑罰很重,法條用詞卻定義模糊,國安單位與警調有非常寬鬆的認定空間,去過大陸的、沒去過的,都可能觸犯法條,有罪、無罪政府說了算。不僅大量濫用過去民進黨批評為威權惡法的《社維法》,如今更想方設法地訂立一個更威權的《反滲透法》來恫嚇人民。

民進黨在兩岸軍事對峙的戒嚴時代,批評國民黨政府以國安之名限制人民自由,視之如魔鬼寇讎。如今蔡政府為對抗大陸卻以國安為大旗,限制人民自由,硬推綠色恐怖惡法,只要有人想討論法案內容,都會被戴上中共同路人的紅帽子。

利益的魔戒,讓當年的學運領袖看不見《反滲透法》如何違背程序正義;權力的誘惑,讓當年的民主鬥士把「絕對的言論自由」從神壇上摔落。民進黨拉上綠色恐怖鐵幕,絕不是為了中華民國的長治久安與民主自由,《反滲透法》只滿足了綠營盤根錯節的利益共生需求。

本報已多次表達對《反滲透法》惡法的明確立場,呼籲民進黨為了台灣民主回頭是岸。但民進黨仍然選擇用綠色恐怖鐵幕鎖死言論自由,本報不排除採取更強烈的抗議,表達誓死反對綠色恐怖、誓死維護言論自由的立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