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德專欄》日本鰻產卵場的發現

曾萬年
台灣新生報

每到冬天漁民都會在河口捕撈日本鰻鰻苗( 玻璃鰻 ),養大後作成蒲燒鰻日本料理。但是大家不禁要問,日本鰻究竟在哪裡誕生,怎麼來到河口的?

耳石( otolith , ear stone ) 位於魚類的內耳,隨著魚類生長率的季節和日夜周期變化形成年輪和日週輪,年輪可以推測魚類的年齡,日週輪好比《魚類寫日記》,記錄其日齡和每天的生活史。過去的學者根據日本鰻的陸地分布或臺灣西海岸的鰻苗分布,誤以為日本鰻在臺灣東方或西南海域產卵( Matsui 1957, 郭1971 )。殊不知鰻苗來到臺灣之前,已經在海上漂流了近半年。不瞭解鰻魚苗的生活史,要找到產卵場宛如海底撈針。所幸1990年代開啟了日本鰻耳石日週輪的研究之路,尋找產卵場出現了曙光 ( Tzeng 1990, 1996 )。

臺灣大學從玻璃鰻耳石日週輪,發現牠來到河口之前的發育階段叫柳葉鰻,順著北赤道洋流和黑潮,長達4~5個月的漂流來到大陸棚,然後變態為玻璃鰻,再經一個月向岸洄游才來到河口( Cheng and Tzeng 1996 )。順籐摸瓜就容易找到產卵場。東京大學於1991年進行大規模的柳葉鰻採集,根據柳葉鰻的採集日期和日齡發現日本鰻在6、7月的新月晚上產卵,根據柳葉鰻的日齡和海流推測其可能的產卵地點( Liao et al. 1996, Tsukamoto et al. 2003 )。日本水產廳的研究船-開洋丸,算準了日本鰻產卵的時間點,於新月期間出海,終於在馬里亞納海溝西側的海山採獲正在產卵的銀鰻( Chow et al. 2009 ),長達半世紀的日本鰻產卵場爭議,從此蓋棺論定。

(作者/曾萬年臺大名譽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