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癮:全球新冠疫情之下,它是否正在成為更嚴重的問題

·6 分鐘 (閱讀時間)
Cam Adair
康姆·阿代爾如今在全世界演講,談論網癮的危害。

在電玩遊戲令他想要考慮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康姆·阿代爾(Cam Adair)終於意識到,他的網癮已經失控了。

「我與它搏鬥了10年,」他說,「我中學退學,從來沒有上大學,還假裝有工作,來瞞騙我的家人。」

「我終於寫下遺書,而就是在那晚,我意識到自己需要求助。現在,我的遊戲癮已經有3860天沒有發作了。」

加拿大人阿代爾32歲,他後來成為了「遊戲戒除者(Game Quitters)」的創始人,這是一個網上支援小組,為遊戲成癮的人士所設。現在全球已經有超過7.5萬成員。

他說,在科技,特別是網絡,幫助全世界在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期間保持運轉的同時,對於像他這樣的人來說,卻是特別艱難。

「全球大流行令我花費了比平常更多的時間來看Twitch(一個遊戲玩家實況串流直播平台),還有YouTube,」阿代爾說。

「(YouTube)當中很多內容是遊戲串流播客還有遊戲本身,兩者都可能有非常強的誘因令人癮頭復發而去玩。幸運的是,我能夠避免復發了,但是我知道,『遊戲退出者』社群裏很多人在新冠疫情期間很不幸地復發了。」

A teenage boy playing a video game
年輕人可能連續多個小時沉浸在電玩遊戲當中。

美國國家醫學圖書館(The US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現在將遊戲依賴症列為廣義網癮的一種。它的定義是「對電腦及網絡使用過度或不受控制的專注、需求以及相關行為,導致身體受損或精神憂慮」

雖然很多人會說,它不如酗酒或者毒癮那麼嚴重,但是它對受害者來說仍然是很有傷害性的。神經學家及網癮專家安德魯·多恩博士(Dr Andrew Doan)也表示,封鎖令使得問題更加嚴重。

「生活壓力會引發成癮行為和逃避機制,」他說,「全球大流行令人們的生活壓力增加,而一個很方便的逃避方式就是通過娛樂數字媒介,比如遊戲和社交媒體。」

「過度使用來逃避壓力,是成癮性行為發展的一個風險因素。」

為了幫助對抗網癮,一些科技公司製作了一些工具,能夠用來幫助阻止或者限制上網或遊戲平台。

Linewize就是其中一個這樣的產品,對象是兒童,或者更具體地說是他們的父母。

這個網站和應用程式允許父母和監護人遠程限制和監控孩子在遊戲網站或者整個互聯網上花費的時間,無論是通過孩子的智能手機還是筆記本電腦。

Linewize還包括常規的「家長控制(parental lock)」,阻止兒童進入色情或者暴力內容的網站。

Kids on their tablet computers
這是現今很常見的一個畫面。

特奧多拉·帕夫克維奇(Teodora Pavkvic)是一名持證的心理學家,也是總部位於聖迭戈的Linewize的數字產品健康專家。她表示,年輕人特別容易在網上花費太多時間。這是青少年家長多數會同意的共識。

「以健康和均衡的方式管理上網時間,需要成熟的認知能力,這是我們要到25歲才會全面形成的。」

她還表示:「網上平台是以最大化地抽取我們時間、注意力和流量的方式而建的,所以——再加上網上隱藏的很多潛在的危險——這使孩子們要有分寸、安全和負責任地在網絡世界互動,出奇地難。」

對於成年人來說,網癮還可能與賭癮混雜在一起,因為有賭博程式和網站來滿足後者。

BetBlocker是一個應用程式,讓人們可以在用戶設定的時間內阻止他們登入數以萬計的賭博網站和應用。

一旦限制被激活,用戶在限制到期並解除前就不能再進入這些賭博平台。

BetBlocker免費應用程式也可以由某個人的伴侶、朋友或者父母來控制。

A man playing roulette on his smart phone
Betblocker可以阻止人登入數以萬計的賭博網站。

「遠程賭博如此容易,無疑是現今賭博成癮者最大的挑戰,」BetBlocker的創始人鄧肯·加維(Duncan Garvie)說。

「在街上走的每個人都隨身帶著一個賭場或者一個賭注登記者,不動聲色地玩起來非常容易。」

用戶能夠攔截賭博網站幾小時、幾天或者幾個星期。人們還能用這個程式來攔截其他網站,比如遊戲。

「這是為了幫助用戶,在已知會容易破防的時段施加限制,」工作地在愛丁堡的加維說。

GamBlock則是另一款程式,能夠以類似的方式來阻止進入賭博網站。這家澳大利亞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大衛·瓦爾(David Warr)說「我們不是反賭博」,而是為了幫助有問題的賭徒。

多恩博士在電玩遊戲成癮方面的專業知識,一定程度上是用痛苦換來的——他自己曾經就是這樣一個成癮者。

「在(巴爾的摩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讀醫的時候,在我駐院實習的時候,我每星期打80到100個小時的遊戲,持續大約10年,」他說。

作為《遊戲入迷:遊戲與網絡成癮的誘惑與代價》(Hooked On Games: The Lure And Cost Of Video Games And Internet Addiction)一書的作者,他說互聯網應該被分成兩部分。

「我將數字媒體分成兩個大類——數字糖和數字蔬菜。數字蔬菜就是像網上治療這樣的,能夠被用來幫助人們管理他們的壓力和降低他們成癮性行為的風險。」

「(另一方面)過度使用像遊戲、色情片和非工作相關的社交媒體等等數字糖,則是會增加上癮行為的風險,特別是當這些活動是用來逃避日常壓力源的時候。」

多恩博士擔心,由於我們現在所有人都在網上花費這樣多的時間,我們將會出現更嚴重的遊戲和賭博成癮。

A man working from home
封鎖令讓成人和小孩都花費更多時間在網絡上。

但是,康姆·阿代爾還是希望Linewize、BetBlocker和GamBlock能夠在這個問題的改善過程當中擔當重要角色。很重要的一點是,有任何成癮問題的人都應該諮詢醫生。

阿代爾的著作被發表在了《精神病學研究》(Psychiatry Research)期刊上,他現在是一名國際演講人,主講成癮問題。

「尋求幫助曾經救了我的命,」他說,「我在成癮期間曾經愛說謊、沉默、孤僻、充滿敵意又疏離。現在我快樂、知足,並且能夠應對正常的生活壓力。」

假如你受到同類問題的影響,你可以查看BBC的Action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