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世界 人人自維

魏國彥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清朝雍正年間,翰林院庶吉士徐駿在詩集裡寫有「清風不識字,何事亂翻書?」、「明月有情還顧我,清風無意不留人」,有人告到官府裡,皇帝果真刀下不留人,把他斬立決了。

以文入獄,因詩腰斬,明清兩代史不絕書,搞得一般文人不敢論朝政、說得失,來到民國時代,以文賈禍的也沒少過。威權時代的台灣因文字而下獄的有雷震、李敖等名人,後來《戒嚴法》作廢,讀書人和老百姓巷談街議,百無禁忌,眾聲喧嘩,台灣的文化力大爆發,政府與人民也相安無事將近30年。

來到今日,網路發達,臉書加Line,老百姓在手機上加入了東談西論的行列,政府突然起心動念要來管一管了,不但大學教授被約談,老婦人、中年漢子也有警察上門了,因為你在網路上說了不該說的話,轉貼了「假」訊息,全民皆罪犯,無人不嫌疑,犯了哪一條呢?政府說,你犯了《社會秩序維護法》。法條好用,人人自危,草木皆兵,刪文斷訊,明哲保身,方為上策。

民間社會聲量將下挫,網路剩下歌功頌德,而與當權友好的網軍則橫行無阻,霸凌鄉民,因為,原來網路上你來我往、自我平衡的聲音不見了,有一方被消滅了。

審議式民主的台灣,面對網路的議論,夾雜著「假消息」流竄,政府應該怎麼做呢?這是一個嚴肅的問題。

一般人很難區分錯誤資訊、假資訊,在網路世界裡面,每個人都是一個節點(node),有心或無意,迷因(meme)就像病毒一樣傳播開來,從這個角度來比擬,社會秩序確實受到威脅,然而,在傳播過程中,所有的傳播節點都應該像病人一樣被隔絕嗎?甚至被消滅?更重要的是,由誰來判定誰是第一個感染源呢?說到底,傳播訊息不同於傳播病毒,傳播病毒的人首先自己要被感染,有生病或生命之憂;而傳播訊息,只是按個「分享」或「貼上」,或嘆息一聲,或短評一句,網路警察或法官就有權力把你關在監獄、或課以罰鍰嗎?

英國知識分子歐威爾因擔憂極權主義而寫下了《動物農莊》、《一九八四》兩部寓言型小說。他在《動物農莊》裡有過絕妙的比喻,「豬七誡」的第7條:「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這是說,為了製造平等,進行「動物革命」的豬有了新特權。

以「維護社會秩序」為名,在目前調查局的網路綏靖中,我們要問,學者、庶民、警察誰應該更「平等」些?目前看來,是警察占了上風,他們會深夜敲門,他們可以三百里飛象辦案,學者與庶民一網兜收。政府,面對「極權」的誘惑,會變成更「平等」的「新階級」嗎?(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兼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