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守夜人1】長期審查虐童影片 Google員工街頭失控暴哭

查修傑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在Google擔任內容審查員一年,黛西就得了創傷後壓力症和慢性焦慮。(R Street)
在Google擔任內容審查員一年,黛西就得了創傷後壓力症和慢性焦慮。(R Street)

成為一名Google員工,喝免費飲料、吃免費午餐,享受免費按摩和免費洗衣福利,是許多上班族夢寐以求的工作環境。但對黛西‧索德柏格─瑞福金來說,這樣一份爽差卻讓她在赴Google上班僅僅一年後,就罹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焦慮症,至今仍無法擺脫夢魘般暴力畫面的糾纏。

黛西的工作,是在Google內部審閱涉嫌虐童情事的網路影片,決定是否將其下架的「內容審查員」。

2015年,當時還是名律師助理的黛西,無意在網路上看到了一份Google的徵人廣告。職稱是「法務審查專員」,年薪開出7.5萬美金,加上股票選擇權,實際薪酬上看9萬美金,相當於台幣270萬上下。

誘人薪資,加上Google響噹噹地善待員工、給予員工高度自由的業界名聲,讓黛西不假思索就送出履歷。經過8輪面試,黛西最後獲得這份工作,雖然面試官事先言明審查專員的職務內容包含檢閱「某些」虐童影片,但對方也同時保證這類工作份量每週應不超過2小時。

「能進入Google上班,我覺得自己就好像披上斗篷的超級英雄,喝著康普茶,賣力工作,以公司為家,」黛西對美國The Verge網站的記者表示:「就算偶爾必須看些讓人不舒服的影片,應該…也還好吧?」

一年後,黛西當時的男友,開始注意到不對勁。她的脾氣變得暴躁、晚上做噩夢、時常半夜說夢話、在尖叫中驚醒。某次,黛西與友人在街上走著,碰到一群幼稚園學童在人行道上列隊而過,老師要求小朋友們牽著一條繩子走,以免有人脫隊。

「我腦子裡突然蹦出辦公室裡看過的那些畫面:小孩被五花大綁、小孩被性侵;那群小孩子牽的那條繩子和我腦海裡的畫面混在一塊…我不停眨眼,心中翻攪,我的朋友不斷問我怎麼了,我說我想要坐一下,接著整個人就當場崩潰,開始暴哭。」

黛西決定以身體健康為由,向公司請長假。就醫的結果,精神科醫師診斷她罹患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和慢性焦慮症。心理治療師告訴她,她並非第一個罹患這個疾病的科技業內容審查人員。

「生這個病不是妳個人的問題,而是一種集體現象,」黛西回憶治療師的談話:「(科技業)是始作俑者,他們創造了這個工作,應該要負責解決衍生的問題,當然這些問題很棘手,但至少業者應盡可能提供協助。」

6個月後,黛西銷假返回Google。但重新工作不到一個月,她就決定辭職,從此揮別科技業,另尋出路,因為在黛西看來,她的主管顯然關心她的績效遠甚於她的福祉。

「他們會跑來說:『覺得怎麼樣啊?還好嗎?慢慢來沒關係,』但最終他們心裡想的還是同件事:妳的績效有沒有達標。」

★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撥打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網路守夜人2】掉髮、暴肥、藥物上癮 Google外聘審查員罹壓力症候群
【網路守夜人3】被要求「反覆琢磨」血腥畫面 臉書員工告上法院
【網路守夜人4】內容審查員成白老鼠 餵養人工智慧恐遭機器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