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守夜人2】掉髮、暴肥、藥物上癮 Google外聘審查員罹壓力症候群

查修傑
鏡週刊Mirror Media
Google員工的薪水福利令人欽羨,但內容審查員的工作卻是無比沉重。(Google官網)
Google員工的薪水福利令人欽羨,但內容審查員的工作卻是無比沉重。(Google官網)

YouTube與Facebook的數億使用者很少意識到一個現實是:這些已大多數人已習以為常的社群平台之所以能持續運作,除了程式人員的維護之外,更須要仰賴一批遍布世界各地,編制至少以萬計的內容審查員,日以繼夜地監看使用者上傳內容,處理即時申訴和檢舉,只為了確保沒有任何血腥、暴力、色情、噁心、虐童、違反人道、或包含任何非法情事的畫面與訊息,被公諸大眾眼前。

也就是說,當我們額手稱慶網路內容大致乾淨有序的同時,正有成千上萬埋首於辦公桌上一方螢幕前的矽谷外聘人員,不斷在收看和忍受這些令人難以下嚥的東西,並以此為生。

彼得(化名)是德州奧斯汀一個YouTube內容審查中心的外包公司雇員。由於精打細算的成本考量,再加上使用者上傳數量起伏大,審查需求也因法令和技術的調整不斷變化,因此Google除了少部分棘手案例由內部人員判定之外,大部分初期審查工作均交由外包廠商和外聘人員處理。

「我們每天看的都是有人砍了別人的頭、有人拿槍射死女友,這一類的畫面,」彼得向媒體表示:「一段時間過後,你的感覺是,天啊,這世界怎麼了?你開始變得沮喪,不知道活在這樣的世界上是為什麼,人類怎會如此對待自己同類?」

僅僅過去一年間,與彼得同一所辦公室的其他審查員就有一人在公司裡崩潰,因為受不了連續觀看暴力影像而請了2個月長假。另一名同事則是疑似精神壓力過大,出現躁鬱症,導致起居飲食極度不正常而被迫送醫。

根據彼得的說法,有人為了逃避和放鬆,甚至還染上大麻等麻醉藥物。

「一開始,大家在辦公室都是有說有笑,早上還會打招呼:『嗨,今天好嗎?』聊聊彼此的近況,」但很快地,工作氣氛就變得惡劣,「現在辦公室裡根本鴉雀無聲,沒有人想說話。」

彼得自己,則是在接下所謂的「VE線」,也就是「暴力極端主義」(violent extremism)類型影片的審查工作後,開始出現掉頭髮、暴肥等症狀。這份工作對他身心的巨大影響,從他每次開車到公司,甚至是放假經過公司附近血壓都會沒來由地上升,胸前血管砰跳,即可見一斑。

彼得來自中東。YouTube上的暴力恐怖主義影片多半起源於中東,為了解讀影片中的阿拉伯文,Google的外包商從2017年起聘雇了不少中東移民來充任審查員。雖然彼得的時薪只有18.5美金,換算成年薪僅有Google正式員工待遇的一半,甚至更低,但比起多數中東移民在美國能找到的警衛、快遞員等工作,已經算不錯。

因此,當他的身心健康因為長期接觸極端暴力內容而走下坡,家人都苦勸他離職時,彼得依舊猶豫不決,甚至當美國媒體紛紛聚焦於科技業內容審查人員所面臨的心理問題時,他仍舊不敢用真名挺身揭發內幕,深怕砸破飯碗,阻礙到他未來申請居留,晉升美國公民之路。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多鏡週刊報導
【網路守夜人3】被要求「反覆琢磨」血腥畫面 臉書員工告上法院
【網路守夜人4】內容審查員成白老鼠 餵養人工智慧恐遭機器取代
【網路守夜人1】長期審查虐童影片 Google員工街頭失控暴哭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連假三天暖熱 氣象專家:周日晚轉涼
百年進香3度停辦 2次瘟疫延期
馬拉松物資到不了 停辦損失還倒貼
公車上下車都刷卡擾民? 兩派人馬戰翻
228連假國道高乘載 收費看這圖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