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守夜人4】內容審查員成白老鼠 餵養人工智慧恐遭機器取代

查修傑
鏡週刊Mirror Media
影音龍頭YouTube近年來多次被人爆出內容不當問題,但執行Susan Wojcicki不敢大膽變革。(東方IC)
影音龍頭YouTube近年來多次被人爆出內容不當問題,但執行Susan Wojcicki不敢大膽變革。(東方IC)

「各種人性中最邪惡的一面朝你撲面而來,想躲也躲不掉,」曾任Google內部審查員的黛西‧索德柏格描述她過去的工作環境:「因為身旁有人在盯著你,告訴你:『趕快回去桌前,你得繼續工作。』」

YouTube從2017年開始,被多家媒體爆出平台上含有大量不當內容,包括暴力、性虐待、假新聞,和煽動仇恨的偏激言論等,一部分的這類影片甚至出現在YouTube Kid,一個專供孩童觀賞的分支平台上。

為了回應外界的批判,Google和其他社群網路業者從那時起大幅擴編內容審查人手,YouTube執行長Susan Wojcicki在2017年底承諾,將會把相關部門員額增加到上萬人。

兩年多後的今年,根據新聞網站The Verge的調查,此一諾言確已兌現,但兌現的方式,卻是經由業務外包的手段。YouTube拒絕透露其內容審查人力有多少是內部正式員工,有多少是委外聘雇,但根據2019年初曝光的一份數據,YouTube母公司Google的全球近20萬名員工當中,屬於臨時和外聘的人力就至少占了10萬,超過全體半數。

這些非屬編制內的外包雇員,領取的幾乎都是法定最低薪資,或稍高於最低薪資,不僅沒有正式員工的福利和自由,甚至屢屢傳出工作條件苛刻的醜聞,像是外包商禁止員工帶手機進辦公室;工作量大時,甚至連上廁所和休息時間都被嚴格控管。

「他們待我們真的很差,」Google包商Accenture在德州聘僱的內容審查員麥可告訴The Verge記者:「只要我們的績效不好,他們有各種方式來懲罰你。」

對於各方紛至沓來的抨擊,Google也並非無感。去年初召開的「人類運算與眾包研討會」上,Google就對外發表了一份研究論文,透過內部測試,探討能否將影像轉為黑白或是將人臉變得模糊,來降低暴力內容對審查人員心理衝擊。另一方面,Google也積極研發相關人工智慧技術,希望藉由人類審查員的資料輸入,教導機器學習來分辨違規影片,最終達到不需人類介入的目標。

諷刺的是,科技業者的這些努力,固然是為了消弭內容審查工作本身牽涉的爭議,但最後的結果,卻有可能是成千上萬的人類審查員被當成白老鼠,或是淪為用過即丟的過渡方案,不僅身心留下難以癒合傷口,未來更無前景可言。

「我們終於醒悟,在(科技業者)的心目中,我們這些人的福祉,並非他們優先考量的事物,」黛西語重心長的說。

資料來源:The Verge、The Guardian

更多鏡週刊報導
【網路守夜人1】長期審查虐童影片 Google員工街頭失控暴哭
【網路守夜人2】掉髮、暴肥、藥物上癮 Google外聘審查員罹壓力症候群
【網路守夜人3】被要求「反覆琢磨」血腥畫面 臉書員工告上法院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連假三天暖熱 氣象專家:周日晚轉涼
百年進香3度停辦 2次瘟疫延期
馬拉松物資到不了 停辦損失還倒貼
公車上下車都刷卡擾民? 兩派人馬戰翻
228連假國道高乘載 收費看這圖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