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軍作戰費,黨庫通公庫

桂宏誠
楊蕙如(右)遭檢調起訴後,至今神隱。 (圖/本報資料照、周麗蘭攝)
楊蕙如(右)遭檢調起訴後,至今神隱。 (圖/本報資料照、周麗蘭攝)

韓國瑜競選辦公室召開記者會指控,駐日代表謝長廷創辦的「新文化基金會」,以向公部門申請到的活動補助經費,用在教年輕學生如何在網路上反串假韓粉,從事打擊敵對政黨與異己的網路作戰。用公帑教導年輕學生走入邪門歪道,確實算是民進黨的「新文化」。已從「卡神」變成「神隱少女」的楊蕙如,不正是這種新文化的典範人物?無怪乎韓國瑜質問「台灣中邪了嗎?」

新文化基金會是公益性質的財團法人,台北市政府許可設立時的宗旨為「出版文化性刊物推動善良文化教育,改善社會風氣」。因此,該基金會若能得到政府部門的補助,用在推動與設立宗旨相符的業務,此本是以民間多元力量共同推展有利於公共利益的工作。

然而,新文化基金會今年7月舉辦的「新文化研習營」活動,卻以「適逢總統暨立法委員的選舉盛事,我們將研習營的重心,放在與選舉事務相關內容,一起投入政治工作的多元面向吧!」為號召,邀請民進黨重要人士講授課程,活動目的在於「選舉策略、新聞輿情、活動文宣、政策研擬技巧教給你」,此種內容顯然已逾越設立宗旨,也說明了該基金會其實是民進黨選戰練兵的「附隨組織」。

於此不難理解,新文化基金會在民進黨執政後,所以能夠得到諸多公部門給予活動補助經費。但公帑被運用到民進黨因應選戰的操兵,甚至成了「培養楊蕙如們的溫床」,給予補助的機關或國營事業亦難脫責任,畢竟,核給補助前應審核其活動宗旨與內容。

尤其,台北市政府當深知網軍頭目楊蕙如的營利技巧與產業鏈,而新文化基金會已成了「楊蕙如們的孵化器」,此是否仍符合該基金會「推動善良文化教育,改善社會風氣」的設立目的與宗旨?

更為嚴肅的問題的是,政府部門無論給予經費補助或委託協力推動業務,均應各有嚴謹的審核標準與核銷程序。如今看來,公帑能夠很輕易地補助民進黨從事政治活動的附隨組織,甚至楊蕙如受委託推動業務支出經費憑證的核銷,竟也出現前所未有的異常,這已猶如化整為零將「公庫」輸送到「黨庫」的新模式。

在民進黨年輕政治人物中,學生時代擔任過網軍頭目或重要幹部,似已成了重要的資歷。也因此,民進黨培訓年輕學生成為網軍,給予機會在實戰中鍛鍊成網軍頭目,對吸引年輕人投靠、晉身公職或開創「政治營利事業」都具有誘因。然而,這種公帑黨用的新文化,卻正在腐蝕台灣的民主政治。(作者為世新大學兼任副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