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室•報•告-川普反覆無常的組合拳

賀靜萍

工商時報【賀靜萍】

本月初,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接受福斯商業頻道訪問時形容,中美磋商首階段貿易協議處於良好狀態,雙方仍在討論兩國元首會晤的時間和地點。羅斯說,川普正利用其「不可預測性」(unpredictability)以達到目的,如果是一個老套(run-of-the-mill old fashioned in-the-rut type)的總統,那麼將不會像現在這樣走得那麼遠。

中美貿易爭端自去年5月擴大,起伏不定的局勢,起於同年年底兩國元首會晤後的發展。

2018年12月,G2談判起伏已對全球經濟造成傷害,市場長期陷入動盪不安,讓市場對於川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G20期間會晤備感期待。習川兩人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柏悅酒店(Park Hyatt)共進晚餐後,同意貿易戰休兵90天,川普當晚搭乘空軍一號專機返國時對媒體表示,中美可望談成「不可思議」的協議,中方將做出許多讓步。

不過,前景並未因此明朗,中美因認知上的差距,習川於阿根廷達成的共識竟翻盤,之後加拿大應美國引渡要求,在溫哥華機場逮捕中國通訊設備大廠華為財務長孟晚舟,中美兩國局勢從此走入複雜化,中美科技戰的苗頭也由此出現。

但讓外界有時霧裡看花的,不止是之後中美在貿易及科技領域的爭鋒。有時更是川普談話。

如今年1月底,隨著中國談判代表、副總理劉鶴赴美,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見川普時遞交了習近平親筆信,習近平強調珍惜與川普良好的工作關係和個人友誼,川普則形容這是一封「美好的信函」,中方也承諾將向美國購買更多大豆。而川普第一次提到有意與習近平簽署協議,是劉鶴今年2月再度前往華盛頓時,川普說,假如有額外進展,打算在海湖俱樂部(Mar-a-Lago)和習主席舉行一場高峰會,以敲定協議。今年5月大阪「習川會」前,川普說,倘若達成,這會是一項史詩級的歷史性協議。

川普從去年到今年,稱呼習近平是他的朋友已多到數不清,他說過「習主席是好人,他是我的好友。」「再次說明,我不怪習主席,我怪的是前任領導讓這種事情發生。」但他也說過,「我唯一的問題是,誰是我們更大的敵人,鮑爾(Jerome Powell,美聯準會主席)還是習主席?」

一年半來,中美貿易談了13回,從近來訊息判斷,中美確實朝向安排兩國元首簽署首階段協議方向前進,稍早,川普自己在Twitter上透露,中美正在選擇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的新地點,該協議將佔全部協議六成。而中國商務部在7日公開表示,雙方同意隨著協議進展,分階段取消加徵的關稅。

中方以大量的採購及市場開放措施換取與美達成第一階段協議,從而具備了分階段取消關稅的可能性,中美看來各取所需。在靜待「習川會」消息的此時,川普談話,如今看來只能說是擴大了想像的空間,但這是否意味著川普反覆無常的組合拳奏效?如羅斯說的是個「絕招」?其實沒有絕對答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