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醫護秘密輪班開診所 醫治染疫反抗軍

一群緬甸醫護人員躲避軍政府,秘密輪班開設一處診所,替感染COVID-19的病人與反抗軍治療,所需藥品則須瞞過軍事崗哨,偷偷運送過來。

一群緬甸醫護人員躲避軍政府,秘密輪班開設一處診所,替感染COVID-19的病人與反抗軍治療,所需藥品則須瞞過軍事崗哨,偷偷運送過來。(中央社檔案照片)
一群緬甸醫護人員躲避軍政府,秘密輪班開設一處診所,替感染COVID-19的病人與反抗軍治療,所需藥品則須瞞過軍事崗哨,偷偷運送過來。(中央社檔案照片)

他們的行囊裡塞滿物品,隨時準備逃離。這群醫護人員發現,自今年2月軍政府發動政變以來,民間掀起公民不服從運動,而他們儼然站在第一線。根據當地監察團體統計,當局打壓異議分子已經造成超過1300人喪生。

人權團體表示,民間對政府機構發起杯葛,導致許多醫院缺少人手,許多參與抗爭活動的醫護人員遭到逮捕及殺害。

化名艾奈(Aye Naing)的醫護人員表示,政變發生後,她很快自公立醫院離職,並於6月自願前往緬甸東部克耶邦(Kayah)工作。軍政府與反政變武裝人士屢次在這裡爆發衝突。

她在一處廢棄學校裡搭建的診所裡,接受法新社訪問表示:「每當戰鬥開始,我們必須逃走,跑到叢林裡躲起來。」這所學校因為附近德莫索鎮(Demoso)發生戰事而被廢棄。

緬甸今年6、7月爆發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每日新增確診病例數攀升至4萬。軍政府表示,最進疫情已有緩和,每日確診數下降至150例,Omicron變異株也尚未在緬甸現蹤。

然而,由於公衛體系破敗,緬甸可以檢測的篩檢樣本數有限。

根據聯合國難民機構統計,克耶邦有約8萬5000人因為暴力衝突流離失所,許多人暫居在極為容易爆發疫情的擁擠難民營。

艾奈表示,她絕大多數病人都是這些失去家園的家庭,以及當地人民防衛部隊(People's Defense Force)的戰士。這些戰士在緬甸各地出現,挺身對抗軍政府。

更多相關新聞
緬甸軍平安夜大屠殺 小鎮含婦孺30多人被燒成焦屍
躲避軍政府 緬甸醫護祕密醫治染疫反抗軍
翁山蘇姬被控違法持有對講機 判決日延至1/10
緬甸工會要求國際制裁 成衣工人在人權與失業中兩難
緬甸主教批部隊鎮壓如天安門 卻與軍頭慶耶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