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容罪犯?「天才老爹」性侵無罪 好萊塢#MeToo反高潮

·11 分鐘 (閱讀時間)

「性侵案無罪逆轉,是程序正義還是縱容罪犯?」美國資深喜劇影星「天才老爹」比爾柯斯比(Bill Cosby),因被指控長年以藥物迷姦超過60名女性,而遭到調查和起訴。儘管多數指控都因證據不足和已過追溯期而無法成案,但最終2018年柯斯比仍以三項加重性侵罪判處有罪,入獄服刑。不斷上訴重申清白的柯斯比,案情在今年6月30日突然逆轉,賓州最高法院裁定撤銷有罪判決,即刻釋放柯斯比。驚人的逆轉裁決,讓這起被視為 #MeToo 運動里程碑的訴訟再次掀起美國社會的爭議,柯斯比無罪的依據為何?性侵指控能夠一筆勾銷?

老爹涉性侵 受害者逾60人

現年83歲的柯斯比,是美國家喻戶曉的電視喜劇演員,代表作是「天才老爹」(The Cosby Show)系列,以睿智親切的黑人老爹形象,成為美國大眾文化的人物標誌之一。然而人人稱讚的天才老爹,在2014年卻被人指控長年以藥物連續迷姦多名女性,受害者甚至超過60人,而後在美國掀起的 #MeToo 運動揭發之下,柯斯比的形象成了可怕的性侵老爹,也面臨多起調查和訴訟。

然而和許多性侵案的追究類似,柯斯比的相關指控案件中有許多已經超過了法律追溯期、又或者缺乏關鍵證據可以定罪,最終除了揭發柯斯比的惡行之外,法律上只能不了了之。直到2015年一名受害者康絲登(Andrea Constand)的性侵指控起訴,才又有所進展。

康絲登原本任職於柯斯比的母校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兩人因此結識。康絲登指控柯斯比在2004年以討論工作為由,邀請她前往柯斯比位於費城的住處,隨後以藥物迷昏後性侵。儘管後來康絲登提出控告,但卻因證據不足而遭到檢方撤回,最後雙方達成民事和解,案情遂告一段落。

康絲登一案 柯斯比曾判有罪

但是隨著天才老爹醜聞如滾雪球般越來越大,發現柯斯比慣用的伎倆都是藥物迷姦,看到有更多其他相似經驗的受害者出面,康絲登一案才在2015年被檢方推翻、重新起訴,並追究柯斯比的刑責。相關審理一直持續到2018年9月,柯斯比終於被裁定三項加重性侵罪有罪,判刑3至10年的有期徒刑,這也是柯斯比眾多指控之中唯一成立並判刑的案件。原本以為是#MeToo揭發惡行的里程碑勝利,沒想到2021年6月30日,出現意想不到的「無罪逆轉」。

被判刑入獄的柯斯比,反覆重申自己的清白、否認一切犯行並上訴至賓州最高法院。相關上訴爭點在於,認為康絲登案的判決有違司法審理的程序正義,柯斯比和辯護律師的意見聲稱,沒有獲得應有的公平司法對待。

根據賓州最高法院的說法,柯斯比之所以可以被撤銷有罪判決,主因有二:第一是康絲登當初提出訴訟之時,柯斯比已和檢察官達成了不起訴協議,最終以民事和解收場。既然已有不起訴協議,法官認為應當遵照當時的協議,而且後來第二度針對康絲登案的追究起訴,採用的卻是當時在不起訴協議下柯斯比的陳述,因此在程序正義上對柯斯比並不合理,不能以此作為定罪的關鍵。

不起訴協議、證據不足成關鍵

其二是證人與證詞缺乏直接相關性。康絲登案苦於證據不足,在2017年6月時曾一度被裁定無效,然而後來找到其他多名受害者出面作證,也藉此揭露了更多柯斯比的性侵罪行,然而其他被害者的經歷和證詞,嚴格說來都沒有找到和原告案件的直接關聯,換句話說,其他被害者的案件,並無法證明「柯斯比對康絲登的性侵」。儘管這類「傳聞證據」(hearsay)是美國司法上重要的參考指標之一,但如何採用、如何作為裁判論理的依據,仍須謹慎以對。

基於上述兩點,賓州最高法院認為柯斯比沒有得到公平受審的機會,而撤銷其罪名與有罪判決,即刻釋放柯斯比出獄。

「我從來沒改變過自己的立場,我始終堅持自己的清白。感謝粉絲、感謝法院。」

出獄的柯斯比比出勝利的V字手勢,而後在自己的推特(Twitter)上宣告天才老爹的勝利。柯斯比也認為,能夠還給他「公平司法」,對於和他一樣的非裔美國人來說更別具意義,因為過往在美國司法程序上,對於黑人總是欠缺公平待遇。

I have never changed my stance nor my story. I have always maintained my innocence.Thank you to all my fans, supporters and friends who stood by me through this ordeal. Special thanks to the Pennsylvania Supreme Court for upholding the rule of law. #BillCosby pic.twitter.com/bxELvJWDe5— Bill Cosby (@BillCosby) June 30, 2021

雖然柯斯比說的黑人司法問題確實存在,但把自己的案件上綱到美國種族問題,即便是黑人社群也不見得接受這樣的說法。尤其是柯斯比的行徑被揭露以來,他在無論是黑人或白人社群的形象早已墜至谷底,受害者之中亦不乏「非裔手足」,雖然有若干支持者的鼓舞,但更多的是社會輿論的難以置信與極度憤怒。

諷刺的是,如果是「一般的美國黑人」恐怕早早就已定罪入獄,要反覆上訴還逆轉成功的機會相當渺茫,而柯斯比的地位形象與資源,或許也帶給他更多的司法周旋的空間與時間。

出生於1937年的柯斯比,是美國著名的資深非裔演員,其成名代表作是於1984年至1992年播出,共8季的情境喜劇「天才老爹」(The Cosby Show)。該劇在當時深受美國觀眾歡迎,描述了非裔中產家庭的生活點滴,跳脫以往時常以「貧窮、低學歷、低智商」等刻板印象描繪非裔的方式,在當時被視為電視劇史上的破天荒之舉,更獲得兩次艾美獎獎項。

因此,在劇中飾演睿智、幽默「黑人爸爸」的柯斯比聲名大噪,其「美國老爹」(America’s Dad)的親民形象深入民心,扭轉了觀眾對於非裔黑人的形象與地位。劇外,柯斯比也是一名慈善家,曾在各大專學校設立獎學金,捐贈金錢用於教育發展用途,被視為「非裔黑人之光」。

除了演員和慈善家的形象,柯斯比在過去也獲頒多個榮譽獎項。他在1998年獲得美國甘迺迪中心榮譽獎,在2009年也獲得馬克吐溫美國幽默獎,這兩個獎項皆在於表彰藝術家,肯定柯斯比的成就。此外,柯斯比還在2002年獲得由時任總統小布希頒發的總統自由獎章,此獎為美國公民最高榮譽獎章。小布希在演講裡提到:

「柯斯比是一位天才喜劇演員,利用笑聲的力量治癒傷口,搭建起橋樑...透過關注我們共有的人性,柯斯比正在幫助創建一個真正團結的美國。」

性侵被踢爆 老爹形象跌谷底

然而,隨著柯斯比的性侵案件開始被踢爆之後,引起社會震驚,其建立的親民、療癒、幽默形象跟著急速崩壞。柯斯比獲頒的榮譽獎項陸續被撤銷,唯後來,美國時任總統歐巴馬在當時以「沒有先例」、「缺乏機制」為由,拒絕撤回頒給柯斯比的總統自由獎章,但也一再強調不容忍任何性侵行為。

柯斯比最早被控訴的性侵案件可以推估到1960-70年代,當時他還是個初出茅廬的喜劇演員新星,主演的電視節目「I Spy」剛奪下艾美獎,隨後開始了他往後的星途。2005年,最早出現第一位女性出面指控他的下藥性侵,就是康絲登本人。到了2014、2015年,陸續有數十位女性跟著出面指控,其中包括一名調酒師貝克-金妮(Janice Baker-Kinney)、模特兒塔特(Marcella Tate)以及博恩斯( Autumn Burns)等人。而在康絲登案中,陪她出庭作證的五名女性,則包括貝克金妮、珍妮絲狄克森(Janice Dickinson)、海蒂湯瑪斯(Heidi Thomas)、雪蘭拉夏(Chelan Lasha)、以及麗絲洛特盧布林(Lise-Lotte Lublin)。

貝克-金妮(也是陪康絲登出庭作證的五人之一)指出,在1982年,當時她在內華達州雷諾市的一家酒吧擔任調酒師,她指控科斯比對她下藥和性侵犯,當年她只有 24 歲。塔特則是在1975年,在芝加哥的威廉明娜經紀公司(Wilhelmina Agency)擔任模特兒,當時她27歲,透過共同朋友認識了柯斯比。有一天柯斯比打電話來,問她是否能來機場接她,當他上車時,柯斯比問塔特是否能順道帶他去花花公子大廈,他說當時他住在那裏。到了大樓後,他邀請塔特進去喝杯酒。

「我進去的時候還期待有其他人在附近。但那裡一個人也沒有。接著他幫我帶來了一杯酒或冰茶之類的東西。這是我最後一次清晰的記憶。接著我就失去意識了。」塔特說,「當我醒來,發現他躺在我旁邊。我們已經置身在另一個房間裡。我在床上。」

博恩斯的境遇則是,1970年,當時她24歲,在賭城拉斯維加斯擔任發牌員兼模特兒,偶爾接演一些電視廣告,她在2015年的聲明中詳細描述了自己如何被柯斯比搭訕攀談、進而下藥性侵:

「有天晚上在國際飯店(現在的希爾頓飯店),柯斯比走向我並自我介紹。接著他給了我500美金的小費,還邀請我去看他的秀。當時他正在主演「I Spy」,他還告訴我『我可以讓你接到更多模特兒跟演員的角色。』我本來還以為他很喜歡我。」

「有一天,他要我去看他的秀,演出結束後,我和他一起去了他的套房。他請我喝了一杯蘇格蘭威士忌。然後把我叫進臥室。但我遲疑了,因為我的身體突然非常不舒服。我感到頭昏眼花、無法控制身體。當我終於勉強起身走向臥室,我所記得的第一件事就是他的裸體,還有白色的床單。他把我放倒在床的邊緣,然後抓住我的後頸、直接把他勃起的陰莖塞進我的喉嚨......我記得我的頭被粗魯地上下撞擊.......當這一切結束後,我離開旅館,感覺每一雙眼睛都在盯著我看,所有人都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這些事情,除了我的老闆。」

受害者失望 恐阻礙尋求正義倖存者

然而當時這些女性的說法最終卻都未能成案,除了當時的證據不足、也有超過法律追溯期的問題,最後唯一成案的只有康絲登一案。而面對本次的判決也遭推翻,貝克金妮也表示相當震驚。另一位提告的女性瓦倫蒂諾(Victoria Valentino)就在聲明中表示對於本次的判決感到憤怒不已:

「我氣炸了。氣到連我的胃都打結了。我們是這麼努力的希望能夠提升女性的權益,卻被這項法律裁定狠狠推翻。」

代表其他原告的女性律師奧爾雷德(Gloria Allred)則表示:「我尤其替那些在他的刑事案件中勇敢作證的人們感到難過。」康絲登和她的律師表示,賓州最高法院撤銷對科斯比定罪的決定令人相當失望。

「今天關於比爾柯斯比的決定不僅令人失望,更令人擔憂,因為它可能會阻礙了其他想為性侵倖存者尋求正義的人們、或者可能會迫使倖存者們在提起刑事訴訟或民事訴訟之間做出選擇。」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Delta變種病毒拉警報 「終結疫情最大威脅」
加州預算大撒幣 1500萬戶可望退稅1100元
加州預算大撒幣 1500萬戶可望退稅11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