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可以這樣說

報載在民進黨舉辦的「人蔘轉大人」社群之夜,蔡總統除了力推18歲公民權複決案,也為自家候選人催票。她憂心忡忡的說,大選結果將影響世界如何看待台灣,若綠營選情不理想,可能會被解讀為「台灣人民是不是改變主意了?」不但會影響執政路線,更將「決定國際是否繼續支持台灣」。

讀了這條新聞,我擔心她擔心的情況真的可能發生,因為這個向來以年輕人為對象舉辦的活動,從網路看反而有不低的比例是長輩,選情好像真不樂觀。雖然就實際而言,明明這次地方選舉沒有人在爭要不要抗中保台,大陸剛開完的黨大會,也沒有任何人疾聲厲色警告台灣選民,誰贏誰輸照說不會有這樣的聯想。但如果不幸真的選得不好,關心台灣的國際媒體偏偏要扯到民進黨的執政路線時,我看屆時蔡總統別無選擇,還是只有把事實跟外國人講清楚:整個選舉自始至終都無關大陸,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人民絕大多數無法接受由一個政黨永遠專政的體制,是很清楚的事,而且就寫在憲法上,如果有政黨主張不再定期舉行普選,便是違憲,會被告到憲法法庭判決解散。

如果國際媒體追問那執政黨為何輸掉選舉,當然可以有很多說法,說黨籍地方首長、議員表現不夠好,最能表現民主風度,也許就夠了,但外國記者也都知道,這樣全國性的地方選舉就像美國州長選舉,一定程度都會有中央「期中選舉」的政治意涵,在地方議題以外,通常會看出一些普遍的民怨,不可能完全和中央政府脫鉤;蔡總統也不能不考量鎩羽的地方諸侯內心的不平,多少要由中央分擔一點責任才行。

但抗中保台不能碰,又要檢討什麼呢?我有個可能比較突兀,但相信會有非常正面效果的建議,特別是如果那些被電視、網軍照三餐修理的候選人多數都當選了,這樣的檢討或許還會讓我們的選民也感受到總統的誠意。

簡單的說,蔡總統可從國家元首的高度,表達從此次選舉看到我國仍在摸索中的民主體制存在的一些缺點,就是依憲法或法律設置的一些獨立機關,無法真正獨立,因此受到選民高度質疑。

比如受到管制的廣電頻道,在政治色彩的分布上明顯失衡,有不少公民因為防疫考量而無法行使投票權,依大法官解釋應該保持高度專業獨立的防疫指揮中心,有太多政治考量以致在防疫的下半場打得哩哩啦啦,而監督百官的監察機關好像都患了政治色盲。

蔡總統只要公開做這樣的檢討,我們已經比幾年前犯了同樣錯誤的匈牙利和波蘭,高出一大截,我保證眼睛一亮的國際社會都願意以更大的力道支持我們。

無論如何,還是祝福蔡總統順心如意。(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講座教授、前司法院大法官並任副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