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震怒 監察院還在睡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因應防疫戰略的改變,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最近推出快篩劑「實名制」,世界再度看到台灣民眾大排長龍的「國家隊」景象,這讓蔡總統憂心「快篩劑之亂」恐拖累選情,傳出日前在民進黨中常會中「震怒」,要求指揮中心尋求多管道販售快篩劑以解決民怨。儘管民進黨否認蔡總統「震怒」和反對快篩實名制,但蔡總統至少也應會眉頭一皺,覺得指揮中心採購快篩劑的案情並不單純。

最近爆出原為餐飲業的茴味食品公司,109年11月底才改登記及新增醫療器材批發及零售業務的高登環球生醫公司,以200萬元的資本額及其經驗尚淺的條件,卻能獲得指揮中心向其採購1700萬劑、合約達1.6億元的快篩劑。更加疑雲重重的是,記者前往指揮中心5月2日發函給高登環球的收文地址,大樓保全卻稱該公司1個多月前已搬走。

其次,高登本身並無生產快篩劑,也無現貨可供政府採購用於實名制。然而,指揮中心稱其係依《政府採購法》第22條第1項第3款「遇有不可預見之緊急事故,致無法以公開或選擇性招標程序適時辦理,且確有必要者」之規定,採用僅「邀請二家以上廠商比價或僅邀請一家廠商議價」的「限制性招標」。但限制性招標的結果卻是由廠商向外國洽訂,而政府因應不可預見的緊急事故,何不自己向外國採購,而要負擔再轉一手的成本?難道政府向國外採購的經驗和能力,比不上這家新手生醫公司,且還曾販賣醫療口罩涉嫌詐欺的公司?更別說,《防疫特別條例》還空白授權中央疫情指揮官可逕自向國外採購。

再者,像高登環球這樣的新手公司若都能向國外採購快篩劑,相信不少國內公司也擁有相同的能力,因此,政府僅需盡速協助他們向國外採購,讓他們依市場機制批發到市面上販售,就可達到蔡總統的指示。相對來說,政府仍可同時實施限期限量購買且較低價的「配給制」,但由政府「專賣」的部分應是用來照顧社會弱勢者。

「快篩劑之亂」還不只有高登疑案這一樁,台北市議員徐巧芯揭露,政府實名制專賣國內快篩劑品牌「羅氏」的經銷商「牛耳國際生技公司」代理人蔡朝正,是民進黨前立委蔡煌瑯的哥哥。而蔡煌瑯擔任立委時的後援會會長是南投縣前議長吳棋祥,其不僅是食藥署長吳秀梅的弟弟,也是民進黨立委羅美玲的先生。

這一串可能是朋黨化和裙帶化建構出的政府採購關係,以往因為政府官員動輒對質疑者扣上「影響防疫」的大帽子,以致缺乏透明度且難以監督。

如今,快篩劑實名制已激起漫天民怨,民進黨立委也有人認為採購不合理,連蔡總統也看不下去了,指揮中心和衛福部相關官員對外界的懷疑應該要有清楚的交代。另外,應該出面調查,防範政府防疫資源被民進黨黨內派系或不當的政商關係分食的監察院,也別再裝睡了,否則激起更大的民怨,年底選舉民進黨將自食惡果。(作者為民主文教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