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共識的中華民國台灣

戴瑞明
中國時報
(圖/總統府)
(圖/總統府)

中華民國自1996年舉行公民直選總統以來,已舉行7次總統大選,兩度政黨輪替,每逢大選造勢場合,都會出現一個不正常的現象,把一個原本和諧的社會撕裂為二:一個是中國國民黨的造勢場合,中華民國國旗旗海飄揚;另一個是民進黨的造勢場合,只見民進黨黨旗飄揚,沒有一面國旗出現。外人戲稱這是「一個台灣,二個國家」。長此以往,絕非台灣人民之福。

蔡總統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專訪時,表示「我們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們稱自己是中華民國(台灣)。」其實,在選前蔡總統就多次表達「中華民國台灣」這個「新國號」,較過去民進黨政府使用「中華民國(台灣)」更進一步,BBC的專訪也從「中華民國台灣」,修改回「中華民國(台灣)」,可見蔡政府也意識到更改國名的嚴肅性。

其中產生的爭議點在於:法理上,更改國名必須經過修憲的過程;實質上,眾所皆知,這個國號是民進黨過渡到台獨的另一個寄居殼。而這種蔡總統說了算的「口諭憲法」,似有「片面改變現狀」之虞,極可能因此導致兩岸軍事衝突,不能不慎。

為了台灣2300萬人的安危,我們誠懇籲請目前有高人氣的蔡總統,透過朝野協商,找出最符合國家利益,全民福址的台灣出路,不論是「台灣共識」也罷,或是「中華民國共識」也罷,甚至是中性的「台北共識」也罷。

為了達到凝聚共識的目的,我們或可考慮仿效美國艾森豪總統採用的辦法。1950年代,美國一方面受參議員麥卡錫主義盲目反共的影響,使得美國人民個人自由大受威脅;另一方面,二戰結束後,東西方冷戰逐漸形成,美國民主政治亦因蘇聯共產主義擴張而受到威脅。艾森豪係軍人出身,認為軍隊打仗求勝必須有明確目標,而國家的生存發展更要使人民有共同的目標。

艾氏乃在1960年任命了一個不具黨派色彩的社會菁英,包括大學校長、退休之大法官、大使、將軍及工商界領袖等組成的「國家目標委員會」,並要求在1年內提出具體可行的建議。該委員會於當年11月16日向艾森豪總統提出一份題為「美國人的目標:1960年代的行動計畫」,並建議美國政府應進一步鼓勵美國一般大眾、民間公民團體及大中學校展開討論,以期形成共識,厚植國力。這項計畫果然發生了作用,使得艾森豪總統據以做為施政參考,創造了艾森豪的政績,更重要的是讓美國擺脫麥卡錫的陰影,邁向一個全新的民主社會。

蔡總統在勝選感言時說,「我會帶著選舉過程中,所有對我的建設性批評,開啟下一個任期。而就算政黨立場不同,我相信未來,大家也會有合作的空間。」蔡總統當然不能忽視另外550萬沒有投她票的選民,他們會同意「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國名嗎?選後,重新建立朝野共識應是蔡總統的急務。(作者為退休大使、全球和平志工)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