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誘因 刑事伯現乏人問津

胡欣男/台北報導
·1 分鐘 (閱讀時間)

高雄保安大隊員警支援分局意願低,究其原因是缺乏「誘因」。年金改革後,許多警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寧可犧牲功獎,選擇勤務單純的單位。幾年前全台鬧「刑警荒」,也是因刑警地位大不如前,早年「刑事伯」走路有風,如今乏人問津,都是制度變革下的趨勢。

2017年間績效、公文壓力等制度問題,加上年改前的退休潮,全台出現刑警荒,各地分局偵查佐缺額不少,許多人想方設法調到捷運、少年、婦幼等專業警察單位。警政署當時極力提高誘因與降低負擔,盼吸引年輕行政警察報考刑警,但仍難補足。

警政署2018年出奇招,將當年警專35期刑事、科偵科的畢業生,通過特考直接派分局偵查隊,占行政警察缺,支援刑警業務,加上隔年36期,連2年人力大進補,刑警荒和全台警力一樣,表面補齊,但素質青黃不接。有菜鳥甚至連車都開不好,移送人犯途中撞死路人。

官警表示,時代變遷,刑警不可能回到過去「三組」刑事伯的榮光。目前講求科技辦案,法令也嚴格限制與黑道、業者等特定對象交往,資深刑警難再靠人脈查案,培養新生代刑警是大勢所趨。

資深刑警說,若無辦案的興趣與熱忱,及老鳥的經驗傳承,一旦無法承受壓力,菜鳥流動率一樣高。連2年警專大進補,仍有不少人最後請調派出所。官警說,在人力補足前提下,菜鳥還是在派出所歷練,再循序報考刑警,落實教育訓練,才是長久之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