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捷如果不過,國民黨要不要負責?

美麗島電子報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選會宣告黃捷罷免案成立 明年2/6投票(中央社/資料照片)
圖片來源:中央社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罷免案過關之後,深藍支持者士氣大振,不僅希望在本週黃捷罷免案上延續相同的氣勢,甚至已經喊出要繼續發動罷免陳柏惟、吳思瑤等「萊委」,而且樂此不疲。

中壢跟鳳山的藍綠基本盤大不相同,黃捷也不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不分區議員」,罷免黃捷的難度遠比王浩宇高得多。相較於王浩宇罷免案時,國民黨中壢選出的立委魯明哲、桃園市議長邱奕勝和地方議員的組織系統,全部都有用力動起來;藍軍在鳳山的政治人物至今仍然只願意宣傳萊豬公投,甚至不願意表態「罷捷」。

距離罷免投票只剩不到一個禮拜,藍綠都評估罷免案不易過關。黃捷最近更反守為攻,號召支持者出門投下罷免反對票,要和深藍「直球對決」。

雖然藍軍部分人士認為,黃捷號召綠營支持者出門投票,可能會拉高「藍綠對決」的態勢,反而有助於藍軍的催票。但即便藍綠對決的氛圍真的上升,贊成票恐怕也很難過門檻。

國民黨之所以這麼熱衷於罷免,在黃捷罷免案還沒有結果之前,就早早喊出要繼續罷萊委,主要是跟7月的黨主席選舉有關。今年國民黨主席有意參選者眾,周錫瑋、連勝文都已經放話要選,前主席朱立倫、現任黨主席江啟臣都不可能不選,還有一個動態沒確定的韓國瑜,未來幾個月的變化、合縱連橫極為複雜。

江啟臣雖有現任之利,又有8月萊豬公投的舞台,但為了提高當選的機率,當然很願意跟深藍、韓粉靠攏,所以放任黨內基本教義派不斷的鼓吹罷免,這樣未來幾個月不僅又有公投連署、又有罷免連署,可以讓深藍風風火火、熱熱鬧鬧的,一路玩到黨主席選舉為止。

為了江啟臣的黨主席選舉,國民黨中央自甘被深藍綁架,而放棄了一個黨中央應該有的政治責任、政治判斷、政治道德。

都說民主政治就是責任政治,那就自然有人必須要為自己所做的決策、決定、領導(抑或是,不決策、不決定、不領導)負起政治責任。根據以往的慣例,無論藍綠兩黨,選舉大敗就是黨主席或秘書長下台;那如果換成是罷免投票,難道就沒有政治責任的問題嗎?

韓國瑜的罷免案、高雄市長補選,國民黨連續兩次的重大挫敗,都沒有人要江啟臣跟李乾龍負責,但國民黨就可以一直繼續這樣混下去嗎?

罷免案的性質特殊,是拉下現任者而非兩黨(或多黨)競爭,所以至少在形式上,政黨或政治人物都不便扮演發起者,最多只能找側翼或代理人來發動。但無論如何,政黨總不可能永遠置身事外,遲早必須要給個講法、態度,給支持者個交代。

回到黃捷的罷免案,國民黨估票、算票這麼久,到今天連「黃捷該不該被罷免」、「要不要呼籲國民黨支持者出來投票」都沒有個明確的態度,這是負責任政黨的表現嗎?還是江啟臣認為只要不表態,罷免沒過也就沒自己的事,不算是國民黨輸?然後繼續任由深藍喊打喊殺,再繼續發動下一場罷免?

我們可以試想一下黃捷罷免投票的結果,對國民黨最糟的結果是,黃捷真的成功催出綠營支持者投下反對票,最終反對票超過贊成票,藍軍在高雄再次挫敗。不管國民黨最終有沒有呼籲支持者罷免黃捷,2月6日的晚上,江啟臣面對媒體要講些什麼?

換一個比較可能發生的情境,王浩宇的罷免案雖然過關,但其實有7,128人投下了「不同意票」,這已經是他選舉得票16,292的43.75%。以黃捷目前正面對決的態勢,最終贊成罷免票沒過門檻,但反對罷免票比當初當選票數更高,是很容易出現的結果。一旦這樣的結果發生,多數人應該都會理解為,這是選民對黃捷的再次肯定。屆時國民黨要何以自處?

民主政治就是一場一場的選舉(或罷免)堆疊而成,每一場的選舉跟罷免的結果,都關係政黨的發展、士氣的消長,身為主要政黨不可以沒有態度,也沒有置身事外、事不關己的空間。

國民黨當然也不是只有支持罷免黃捷一個選擇,黃捷並不是民進黨的議員,最大的罪狀也就有那一個「白眼」而已;雖然民進黨反對罷免黃捷,國民黨也未必就非要支持罷免黃捷,去打一場沒有把握的仗;雖然國民黨曾經投入罷免王浩宇,也未必須要一樣支持罷免黃捷。

當然,國民黨也可以決定支持罷免黃捷,那就堂堂正正、大大方方的說清楚、講明白,這場罷免對國民黨有什麼樣的意義,國民黨為什麼非罷免黃捷不可?國民黨又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旦罷免失敗,國民黨會負起什麼樣的政治責任?

如果罷免失敗沒人負責,國民黨有什麼臉還要繼續罷免萊委?還怎麼好意思繼續把政黨尊嚴、支持者的情感,全部都當成討好韓粉、激勵深藍、壯大自己的肥料?罷捷投票之前,國民黨總該把話講清楚。

【作者 單厚之/媒體工作者】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