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嘉/風水世家 憶父親當年意見

愛傳媒
羅文嘉/風水世家 憶父親當年意見
羅文嘉/風水世家 憶父親當年意見

    我們也算是風水世家。祖父在村子裡很受敬重,生老病死、結婚喬遷,任何大小事,都要問先生。

    父親接下衣缽,一面耕田一面繼承祖業。鄉裡小孩出生,男女婚喪嫁娶,排八字、取名字、對方位、看時辰、選日子,都要來找爸爸。

    我自小耳濡目染,自認也略懂一二。有次鄰居小孩吃飯被魚骨卡住,當時村裡並無醫師,每遇這種狀況必來求助,原來有道「神符」,只要服下半小時內,危機可解。

    那個傍晚,父親剛好不在,情況緊急,只好由我代筆上陣,我坐在父親桌前,研墨提筆、照書本指示,畫好神符,最後竟然也化解災厄。

    父親對自己大去之日也早做安排。課日原則、安葬方位,所有後事、鉅細靡遺,寫成文字交待清楚,所需花費一個個信封裝好,註明負責人員與任務提示。

    資產分配早有交待,連身前他最愛的黑狗都有一個信封,裡頭裝了15萬元。父親交待媽媽說:「這筆錢是用來照顧狗的,不能挪作他用。」

    離去前最後一個月,他打電話跟老友道別,找親戚來家裡敘舊,我總覺他過度誇張焦慮,還對他說:你狀況很好,沒有問題。

    後來,他進醫院住了一個晚上,第二天午後就回西方世界,我來不及跟他說一聲再見。

    3月6日臉書跳出舊文,我寫父親當年給我的意見「多因風雨花零落,欲渡清溪欠便船」,意指運不可行。

    更多年前,我曾選擇投入一場大選戰,那年他寫的文字是「朽舟休向浪中去,良馬莫行獨木橋」,講的當然是情勢險峻。

    只是我天性叛逆,從未照他的意見走。

    妻問:「你要不要看爸爸寫你今年如何?」我回:「我不想看,因為我也都沒聽他的。」「那你看去年他怎麼寫。」「看了去年,難道你不會看今年嗎?」

    妻沒再作聲……還好我把父親寫的流年藏得很好,她再想看也找不到。

 

 

作者為民進黨前秘書長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