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處處有中山 猶如回到台灣

(劉漢祥/新北市)
·6 分鐘 (閱讀時間)

2017年十月,適逢對岸十一黃金周與我方雙十國慶連假,有幸受澳門義兄邀約,赴廣州、澳門自由行。三年後的今天,回想起旅途一切所見所聞,依然記憶猶新,彷彿昨日之事,讓我回味不已。

出發前的心情

廣州是座古老的城市,我對它最大印象,是古時海上絲路起點之一,而在閉關自守的清代,更是全中國對外唯一交流通商口岸,直到鴉片戰爭爆發後,清朝戰敗,簽訂《南京條約》,被迫開放其他口岸為止。另在香港功夫片盛行的年代,黃飛鴻系列電影,聞名全台,片中許多故事場景,就在廣州。媒體也經常報導這座城市的發展現況,與北京、上海與深圳,並列為大陸一線城市。

出發前一夜,內心充滿期待,卻也緊張不安,無法成眠,因為這是我出生以來,首次深度參訪大陸,雖僅廣州這座城市,卻也來之不易。其實廣州並非我來訪大陸的首座城市,在當年元旦假期,亦曾赴珠海,但因行程匆忙緊迫,僅停留半日,逕回澳門,未能好好體驗沿途風光。另提起中國大陸,不免想起它是先父那輩來台外省老兵們,魂牽夢縈的神州故土,那裡有他們童年成長的記憶,還有爺爺奶奶的身影。而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有多少帝王將相、英雄豪傑,在那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發光發熱,使後人有所懷念。

將近兩小時飛行後,一切緊張不安,隨著飛機平安落地,一掃而空,我與義兄於白雲機場會合,隨後搭車前往中山大學,投宿位於該校的中大凱豐酒店。跟台灣某些隨處可見,以國父孫中山先生字號命名的馬路、學校相同,中大亦有「逸仙路」、「中山樓」及其銅像等,表達校方對「革命先行者」之紀念,讓我猶如回到台灣。

難忘珠江夜遊

安置行李後,這趟旅程正式展開,與義兄珠江畔漫步,並在咖啡座享用飲料,閒話家常。我來到廣州的第一個感覺,係受緯度影響,天氣真的好熱,十月的台北,已逐漸入秋轉涼,日夜溫差大,但廣州仍如盛夏,令我揮汗如雨,兄長表示廣東在古代,曾被視為蠻荒或瘴癘之地,天氣炎熱也許是其中原因之一。

或許是廣州氣候炎熱,我後來發現無論是北京路,還是上下九等鬧區,店家冷氣都開得很強烈,連走在人行道上,皆可感受從店內吹出的冷氣,雖然感到舒服,但不利健康與環保,這在近年提倡節能減碳,將冷氣溫度調高至二十六度以上的台北,已逐漸少見。而廣東人喜愛飲用涼茶,便利商店有許多涼茶飲料,喝來口感相當於台灣常見的青草茶,可降火解熱,讓我想起艋舺龍山寺周邊的青草店。

到了傍晚,我們在「天字碼頭」搭乘「信息時報號」,夜遊珠江。在台灣,我不曾搭乘郵輪漫遊江河,頂多只有學生時期,從淡水老街渡船頭,渡河前往對岸八里老街逛逛,且航程約五至十分鐘左右。但這次在兄長用心安排下,首次開了洋葷,而購票採實名制,需檢附證件,進去碼頭前,如機場、地鐵般要通過安檢,方能登船,令我感到相當新奇。

廣州夜景,最令我驚豔的是廣州塔,它可能是因為整體建築細長,所以當地人俗稱「小蠻腰」。郵輪裡附設自助餐,餐點大多為廣東人的家常菜,雖比不上粵菜酒樓來的精緻,卻也相當可口,另可欣賞藝人雜耍表演。夜遊珠江航程,約四十五至六十分鐘左右,走出船艙,廣州繁華夜景,盡在眼前,令我有身處盛世之感,難怪古時隋煬帝等帝王喜修築運河遊玩,當下用手機錄下美麗夜景。兄弟倆在美景、美食陪伴下,結束首日行程。

廣州地鐵初體驗

隔日一早,用過早餐後,趕緊前往地鐵站搭車,前往黃花崗。我將這趟旅行,定義為「地鐵之旅」,因為大多利用當地捷運系統,前往各大景點。廣州地鐵的車票為「羊城通」(廣州又名羊城),如同於台北捷運的悠遊卡。進入車站前,各處通道都有保全手持金屬探測器,對遊客進行簡單的安檢,而我在某站出站時,首次被大陸女警臨檢,她態度和善,與台灣警察臨檢相同,索取證件,將其置入機器讀取。

有鑑於近年國際恐攻事件頻繁,加上大陸內部人口稠密,且有疆獨問題,所以對岸在大眾運輸工具維穩上,似乎花了不少心力,為維護安全,可以理解實名制購票及安檢程序,有其必要性,這是在台灣土生土長的我,未曾有過的經驗。

搭乘廣州地鐵,老實說,我已習慣台北捷運的運作模式,廣州地鐵因站與站距離較長,路線繁雜,洗手間及月台公共座椅較少,加上廣州是大陸一線城市,生活步調緊張繁忙,又適逢十一黃金周,人潮眾多,旅客們爭先恐後帶來的混亂(在天字碼頭搭船時也是),令我感到不適,這點必須給台北捷運與乘客們掌聲鼓勵。

廣州的公共場所,隨處可見政府機關的文宣標語,提醒文明素質的重要性。我想起台灣媒體經常報導大陸的某些亂象,表示大陸雖然經濟起飛,民眾生活逐漸富庶,但素質仍有待提升。也有不少從大陸經商、旅遊的台灣人返台後,亦如此表示。然富過三代,才懂吃穿,我相信這些現象,會隨時代進步與教育普及,漸漸改善,這需長期進行,而非一朝一夕之功。

捫心自問,台灣在民國六、七十年代經濟起飛時,生活水準提升,但當時民眾素質、公德心又是如何?解嚴後,政府開放民眾出國觀光,當時台灣觀光客,在歐美日等國屢出洋相,當地民眾又是如何看待,殷鑑不遠。別說過往,即便現在,台灣各大景點,每逢連假或大型節慶活動結束後,人潮散去,只見滿地垃圾,或公共設施、農作物等,遭遊客破壞,少數人貪圖方便,不守秩序,造成當地居民不便,這類報導,也是層出不窮。

包容心面對亂象

對於廣州地鐵與碼頭的某些混亂,我以包容與祝福心態面對,並不影響旅遊情緒。一些台灣或香港人、媒體,覺得自己比大陸人優越,對於大陸發展,總充滿戲謔與不屑,甚至將缺失醜化放大,塑造刻板印象,經年累月,兩岸三地民間彼此誤解,也就越來越深。

由於廣州地鐵路線繁雜,建議首次來此搭乘者,出發前,應先弄清自己要搭那條路線,並時時留意車上廣播,以利前往,廣州地鐵在抵達每站前,都會廣播,該站轉乘資訊及重要景點、機關。而廣州交通,令我印象最深的是馬路無任何機車行駛,這與台灣機車隨處可見不同,所以看不到某些交通亂象如:騎士飆車,車輛改裝又製造噪音,或騎上人行道,不尊重行人,甚至飛車搶劫等,令人不悅。(《憶廣州漫遊之所見所聞》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