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實力比較!中國為什麼目前還無法超越美國?(上)

·6 分鐘 (閱讀時間)

雖然崛起、衰弱是萬物的定律,但「中國會崩潰」的話語就如同「美國會衰弱」的話語一樣,都顯示了說話者的一廂情願。人們分析兩國力量消長,必須長期針對雙方在各領域的相互對照。然而,現階段中國在中美對抗的過程中明顯處於被動與承受的地位。這顯示在經濟、軍事以及科技三個方面的物質條件上。

經濟

世界油價與金價都以美元計價。三分之二以上的全球外匯也都以美元形式儲存。使用美元交易還必須經過由美國控制的「國際支付系統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s, SWIFT)處理更多2018年3月開始,中國嘗試在上海以人民幣交易原油期貨。這一丁點的象徵動作絲毫動搖不了美元作為世界貨幣儲備的獨霸地位。然而,美國並不喜歡這樣的象徵動作。

理論上,美國也可以像排除伊朗一樣排除中國於SWIFT之外。屆時,建置數字人民幣區塊鏈尚未周全的中國將立刻走進鎖國世界。對中國來說,美國發動所謂「金融熱戰」不啻為就是金融核戰。

比較兩國歷年人均所得(per capita income) 以及人均GDP(per-capita gross domestic product),美國都超出中國不可以道里計更多根據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網站之推算數據,2020年中國人均GDP為10,500.4美元,美國為63,543.6美元。美國為中國的六倍。。根據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20年5月「兩會」期間的公開講話,當代中國還有六億人月收入僅為1,000元人民幣。即使李克強的這個公開說法並無任何佐證資料,但多少透露了中國人民在人均所得方面與美國天差地別。

因此,除非中國成功推廣數字貨幣的全球流通並繞過美國金融控制,否則在各種持續消耗資源的對抗模型中,美國最終挺住、中國必被拖垮。一種自由流通的資本市場與長期穩定的美元優勢結構,說明了美國不必考慮在任何對抗過程中產生「民窮財盡」的後果。反而,「民窮財盡」將是所有與美國長期對抗國家的必然結局。

(延伸閱讀:台灣獨立?兩岸統一?在美國制約下可能都只是幻覺)

經濟殖民:在台灣的反併吞話語中,「經濟殖民」一詞是用來形容中國一帶一路、亞投行等中國對計畫中國家的用心。2014年台灣「太陽花運動」所表示出來的強勢意見,也就是在防範中國對台灣的一種「經濟殖民」。

所謂「經濟殖民」一詞更多用於揭露跨國企業獨占市場的全球化現象。霸權國家在二戰後紛紛放棄對她國領土的占領策略,改為要求世界各地開放市場、採行自由貿易。美國更以貿易制裁為工具,在美元與石油輸出體系的混合戰略下,打開了世界上幾乎所有國家、地區的市場。

可以說,當代所有老牌帝國主義國家都已經拋棄了占領她國領土的思維。除非安全或歷史因素,只要市場是「我們的」、只要能確保甲乙雙方買賣能呈現具有默契的長期交易,那麼「我們」為何要派兵占領「他們」呢?

各國經濟部就這樣必須經常應付美僑商會透過美國國務院所施加的各種壓力。以美國影視產品在台灣市場的獨占為例。美商對台灣一個普通電影院的影廳都保有「統包排片」(block booking and blind selling)這種違反公平交易的實質影響力。

換句話說,非美商發行或代理發行的電影片若要在全年52個星期中排出檔期放映,必須尋求美商所遺留下來或准予空出的臨時空檔。

美國的跨國商品與服務貿易在全世界都有類似獨占或寡占市場的情形。美國企業在中國卻沒有這種待遇。然而,美國與站隊的各國似乎也都沒有要與中國「經濟脫鉤」的意向。2020年是美國以貿易戰制裁中國的高峰期。聯合國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卻又是外商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金額最高的國家。

(延伸閱讀:台灣的民主危機!民粹主義如何用民主制度顛覆民主?)

貿易比較利益:國際企業在全球選擇投資地點必然經過風險評估。從總體經濟學的角度,「比較利益」法則告訴人們的是國際分工的互惠原理。

中美貿易也是一樣。以美國對各國大多屬於貿易逆差的這種情形為例,美國對外貿易不管逆差順差,她都具有較優的貿易「比較利益」(comparative advantage)。比較上,逆差的美國最終還是以低廉價格取得各國外銷的高品質商品。可以說,美國人每次消費,都在享受全球勞動者所給予的種種福利。

基於美元享有主導全球國際貨幣體系的特殊地位,美國在國際收支帳上擁有絕對償債能力。因此,貿易順差國的收益多數購買美元避險,儲存為該國的外匯存底。各國將本幣換回美元回流美國的通例,就這樣一直讓美國金融市場保持繁榮。

更確切地說,在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當中,美國發達的資本市場照樣吸納外國資金、國民照樣維持經濟消費力;遇有困難時,美國也照樣可以協調貿易夥伴國的貨幣對美元升值。

可以說,即使面臨貿易赤字,美國的對外貿易逆差都不能稱為「損失」。

因此,僅管川普總統任內極力告知美國人民中國如何對美國進行商業剝削,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2020年美國還是讓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達到3,169億美元。這個數字比貿易戰開打前的2017年還高出15%(見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總署網站有關2020年中美雙邊貿易的統計數據)。

(下篇:美中實力比較!中國為什麼目前還無法超越美國?(下))

*本文摘自《意識形態階級鬥爭:中華民國的認同政治評析》,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劉立行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所專任教授。 學歷: 輔仁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畢。 美國猶他大學電影研究藝術碩士(University of Utah, Master of Fine Arts in Film Studies)。 美國楊百翰大學電影暨戲劇系哲學博士,副修傳播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Departmentof Theatre and Film; Ph. D. in Theatre and Film; Minor: Communications)。 教學資歷: 教育部部頒講師、副教授、教授證書。 產業服務資歷: 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第一任秘書長、台灣有線視訊寬頻網路發展協進會秘書長、台灣影視產業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學術行政資歷: 朝陽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系系主任、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系主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所主任、考選部典試委員等等。 曾出版書籍: 《電影藝術》、《電視節目製作》、《視覺傳播》、《當代電影理論與批評》、《電影文化與產業》、《國家電影制度》。

更多上報內容:

全台年度薪資王在「新竹縣市」 月均收入4.2萬超越雙北

中國地方負債排行榜出爐 10座城市債務率500%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