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實力比較!中國為什麼目前還無法超越美國?(下)

·6 分鐘 (閱讀時間)

(上篇:美中實力比較!中國為什麼目前還無法超越美國?(上))

軍事

中國大陸國土先天很難成為海洋國家。她周圍被14個接壤國家環繞,東邊又被數個「島鏈」包圍。屬於第一島鏈的韓、日(含沖繩)、台、菲律賓等地,都駐有美軍。其中台灣又剛好位在南海與東海的截點。台灣東沙島更位於中國進出巴士海峽的咽喉地位,南沙太平島也是美軍自由航行與戰艦停泊的補給位置。總之,台灣是阻止解放軍進入美國屬地關島周邊海域的最大屏障。

在對外的所有戰鬥中,美軍都有直接入侵敵國的案例。然而,美國仍以第三國進行代理人戰爭的方式最為常見。台灣與大陸最近距離只有140公里。中、美若在南海產生軍事衝突,台灣就具有自動成為理想交戰區的方便性。

台灣沒有任何一個政權會想把中美衝突的戰火引向台灣。然而,台灣作為中美軍事衝突最方便的戰場卻是不爭的事實。例如,由美軍操作、台灣出資500多億建置與升級的新竹大霸尖山之樂山基地,其「舖路爪長程預警雷達」所蒐集的新疆、內蒙遠程洲際彈道飛彈情資,即在提供美國戰略前沿之所需。可見,中、美發生「進攻性防禦」(offensive defense)的衝突起點都是台灣。

(延伸閱讀:台灣的民主危機!民粹主義如何用民主制度顛覆民主?)

這與日俄戰爭時,日本和蘇俄在中國東北方便開打技術上是一樣的道理。美國在打韓戰、打越戰時,台灣在安全上和經濟上都自動成為受益者。今天,中、美兩國在南海、東海的衝突,台灣顯然就是戰場的一部分。

然而,台灣沒有避險(hedging)機制。實施兩邊同時下注的主體國家有菲律賓、新加坡、韓國等國。她們把中美對抗當成「機遇」而左右逢源。台灣缺乏這種高度自主的能動性。從蔣經國時期以降,台灣就一直採取「堅守民主陣容」的一面倒政策。今天,台灣的任何政權也都不敢離開依賴一個世界超強的美國體系,轉而依賴一個只是區域強權的中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南海9段線之固有領土主張,繼承中華民國領土「南至曾母暗沙」的11段線主張。然而,目前國際法認定南海為國際水域,美軍可在此自由航行。當前美國的航母實力又遠超過中國在南海島礁上的任何軍事設施。當中國進口的過半油源必須通過南海時,美軍戰艦就此震懾中國在此「固有領土」上的生命線。

美國已經主導了全球所有海上咽喉的規則,包括蘇伊士運河與巴拿馬運河等等,中國沒有。對崛起中國而言,民族復興的預防性戰爭就是反美軍介入的戰爭。日本偷襲珍珠港本質上就是一場反美國介入日本大東亞共榮圈的預防性戰役。歷史殷鑑不遠。日本國力根本不足以重創美國,最後自己還被打到帝國解體。

科技

5G與隨後6G的科技能量注定改變戰爭模式。基此,美國對中國的科技斷鏈才是印太戰略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美中科技戰的發展趨勢顯示,美國不會只滿意於遲滯中國5G的商業發展;不讓中國的5G和6G科技有跨入軍事作戰的可能,才是美國遏制中國技術發展的最大目的。

目前,5G、AI、物聯網、大數據等全面性的尖端運用是中美科技戰的明顯戰場;「華為」、「中興」的相關產品只是這個戰場被突出的前沿而已。在美國切斷所有科技產品關鍵零組件的供應鏈與市場鏈以後,中國科技領域發展預料將嚴重遲滯。舉凡新一代高階資訊與數據應用、航太、能源、生技、機器人等關鍵項目的各種計畫,中國都很難回到以往可以持續制定短期績效指標的狀態。

美國發起全面封殺中國科技產品最早的道德理由,是這些產品潛藏資安疑慮。美國對華為手機、抖音軟體等產品可能為中國政府開後門、竊資訊的指控在政治上相當合理。對於使用個資的政策,美國跨國科技巨擘一向也都採取不透明態度。例如,即使網站用戶已經登出或刪除帳號,「臉書」仍然可以持續擷取使用者的資訊。「谷歌」的安卓系統也同樣可以追蹤手機用戶的動向,獲取人們設定經緯度座標以外的數據。

(延伸閱讀:台灣獨立?兩岸統一?在美國制約下可能都只是幻覺)

美國國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 NSA)2007年起曾實施網路監控活動。在過程中,美國科技業者也都曾替美國政府開有後門 。然而,谷歌、蘋果、Line等科技大廠為美國開設後台是為了防範恐怖主義;中國資訊產品若為政府留有後門,則是對民主世界的敵對行為。

這是西方民主國家對中國的不信任問題。美國對中政策一直保持「不信任且必須核實」(distrust and verify)的戰略態度。也就是以這種不信任、不認同的態度,美國正領導印太戰略的合縱國家,包括「五眼連盟」國家,警戒中國利用科技對世界的威脅。

美國決意保持目前的5G領導優勢以及下一代6G的超前部署。2020年底「北美電信組織」(North American Telecommunications Organization, ATIS)創立名為「次世代行動通訊聯盟」(Next GAlliance)的6G技術聯盟組織。加入聯盟的科技大廠確定排除中國公司。

這意味美國日後的行動通訊系統將與中國的行動通訊標準脫鉤。反過來說,中國日後使用自己系統(例如物連網)將與西方多數國家不相容。以西方為中心的邏輯因此推論,中國將從此失去「產業創新運用」方面過去原有的領先地位。

*本文摘自《意識形態階級鬥爭:中華民國的認同政治評析》,時報出版。

【作者簡介】

劉立行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所專任教授。 學歷: 輔仁大學英國語文學系畢。 美國猶他大學電影研究藝術碩士(University of Utah, Master of Fine Arts in Film Studies)。 美國楊百翰大學電影暨戲劇系哲學博士,副修傳播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Departmentof Theatre and Film; Ph. D. in Theatre and Film; Minor: Communications)。 教學資歷: 教育部部頒講師、副教授、教授證書。 產業服務資歷: 中華民國電影事業發展基金會第一任秘書長、台灣有線視訊寬頻網路發展協進會秘書長、台灣影視產業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學術行政資歷: 朝陽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系系主任、輔仁大學影像傳播系系主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圖文傳播系所主任、考選部典試委員等等。 曾出版書籍: 《電影藝術》、《電視節目製作》、《視覺傳播》、《當代電影理論與批評》、《電影文化與產業》、《國家電影制度》。

更多上報內容:

【圖輯】國慶預演精彩一次看!民眾實聯制觀賞 雷虎小組壓軸衝場

「最終責任包括阻止中國接管台灣」 美海軍未來新戰略指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