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疫情妖魔化與反妖魔化

王崑義
旺報

2017年美國川普政府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首次把中國定位為是跟俄羅斯一樣的「修正主義國家」,也是構成美國國家安全所面臨的三大挑戰之一。美國國防部官員海大衛後來也在一次演講中提到,中國在地區採取更獨斷的姿態,以及更具侵略性的語調,目的就是要顛覆現狀。所以他說:「北京越來越尋求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外交及安全的否決權,這使得中國已經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修正主義大國」。

美收起傲慢心態

這個「修正主義國家」的概念,變成是美國開始妖魔化中國的一個用語。其實,「修正」在中文的概念中,並非什麼壞名詞,但是在共產主義發展的歷史中,「修正」加上「主義」兩個字,就變成是一個比較敏感的概念。

在正統的馬克思主義思潮裡,「修正主義」意味著背叛,也是指在共產主義運動之中歪曲、篡改、否定馬克思主義的一些資產階級思潮和政治勢力,是國際工人運動中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反對馬克思主義的機會主義思潮。

美國把中國定位為「修正主義國家」之後,接下來就開始對中國採取貿易戰的策略,目的就是為了避免中國崛起以後,可能顛覆美國所建構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這樣就可以防止中國觸動體系內多數國家的利益,甚至進而造成世界的混亂。

可以說,美國試圖以貿易戰的策略,想把中國鎖在美國所建構的國際體系之外,但是貿易戰並沒有真正把中國鎖在國際體系之外,反倒是一場新冠肺炎疫情,讓全球清楚了世界就是不能沒有中國,否則所有產品的供應鏈一斷鏈,國際體系馬上運轉失靈,人類生活就可能回到石器時代。

這個已經變成完全互賴的國際體系,當中國的疫情受到控制,而中國以外的世界才開始出現病毒擴散與延燒之後,美國也不得不收起之前對待中國疫情傲慢的心態,重新認真的面對疫情的嚴重性,不僅美國許多州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川普更是把整個歐洲列入禁止旅遊往來的地方。看起來新冠肺炎的病毒是不分國家,只要出現疫情,再強大的美國,不需要別人幫他鎖國,他自己也要鎖起國來。

精心布局的巧合

現在中國也不想再完全處於挨打的局面,開始採取反妖魔化的措施,也追究起新冠肺炎的起源。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就說,美國疾病與控制中心主任羅柏特在眾議院的聽證會上承認,一些似乎死於流感病毒的美國人,在死後被診斷患有新冠病毒為陽性。中國於是要追究零號病人在美國到底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是否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等,希望美國公開相關資料。

中國的疑問是去年10月18日到27日,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武漢舉行,美方派出369名軍人參加。但弔詭的是,體育實力強大的美國,這次竟然沒有獲得一塊金牌。相反,在武漢街頭看到了幾百個四處遊逛的美國軍人,而首批病患集中的華南海鮮市場,就離軍運會美方賓館不遠。更大的巧合是疫情向西傳布最嚴重的國家伊朗,卻是美國的死對頭。因此,中國不禁要問:「世上的事情沒有那麼多巧合。所有的巧合,都可能只是精心的布局」。

新冠病毒是否來自美國的布局,看似一場口水戰,但卻攸關未來國際體系由誰操控的重要輿論戰,中國在川普時代一直處於被妖魔化的局面。現在中國疫情控制,美國卻出現疫情難以收拾的狀態,一場反妖魔化的輿論戰,應該是攸關疫後中國能否重新站回國際體系的大戰。(作者為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