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競爭 應是賽跑而非拳擊

連雋偉/綜合報導
·2 分鐘 (閱讀時間)

王健現職為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研究員,他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歷史系和上海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分獲世界近現代史碩士、世界經濟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方向)博士學位。曾分別入選美國國務院和日本外務省訪問者專案、美國亞洲協會21世紀青年領袖專案。

王健在接受「觀察者網」專訪時表示,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在中東戰略收縮,把重心放在亞太,組反中小集團。但中國從來無意否定他國制度,制度差異不應導致中美零和博弈。拜登的百日新政,在外交層面,有三大明顯的特點:一是依然將中國作為主要威脅;二是以所謂維護國際規則、捍衛共同價值為基礎來構建同盟關係。但這次美國的同盟新戰略中有一個特點,就是比較尊重盟國的感受,不需要完全挑邊站,甚至聲稱不是特別針對中國,但實際上還是在拉攏,組成小集團;三是重返國際多邊機構。

他認為,拜登政府一方面在中東進行戰略收縮,把重心訪在亞太地區。在中東只能靠地區大國之間的離岸平衡,這就需要美國在中東各大力量之間保有話語權。美國的戰略收縮是對現有戰略資源的調整和優化,一是將重點放在印太地區,並透過盟國關係來放大自己的戰略資源,加強對中國的遏制防範;二是將更多資源投到國內。拜登也承認,美國國力相對下降是不爭的事實。美國的對華遏制是內外兩手,比如所謂的人權問題,它藉此阻止購買中國產品,趁機占領國際市場,這對中國的影響是比較大的。

王健認為,50年前的中美乒乓外交,有當時的戰略考量,制度方面的差異沒有影響戰略合作。但今天美國面對中國的發展,有一種制度競爭的內在焦慮。拜登和美國務卿布林肯等多次表示,要證明西方政治體制是最佳模式。其實,中國從來無意否定他國制度,制度差異不應導致零和博弈。

現在中美之間仍有戰略合作需求。他記得已故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說過一句很有意義的話,中美站在一起是為了解決全球性的問題。雙方有競爭很正常,良性競爭可以促進雙方互相學習,增強內部改革創新動力,從而增加雙方國內和全球福利。雙方應該是賽跑而不是拳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