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協議對於世界的衝擊

朱雲鵬
中國時報

今年1月15日,中美兩國在白宮簽署第1階段貿易協議。典禮開始時,演奏「致敬首長」鼓號音樂,由司儀宣布川普和劉鶴進場,大約200位受邀而來的賓客全體起立,鼓掌迎接。其後,川普進行了約1小時的講話,對於受邀而來的許多企業界領袖和參議員一一唱名打招呼,並說明這個協議內容如何可以加惠賓客們所屬的公司或其家鄉選民。這是個壯觀而令人印象深刻的場面。

不到兩周後的1月28日,美國聯邦調查局宣布逮捕哈佛大學化學及生物化學系主任利博教授(Charles Lieber)。據稱利氏代表哈佛大學與中國武漢理工大學簽署了一項協議,就電動汽車用的奈米鋰離子電池進行研究,但未先取得政府許可,也沒有適當地向政府揭露,故被起訴。由此可見,兩國間的緊張局勢仍然存在,不會因為簽協議而停止。但貿易協議本身,即使只是階段性的協議,畢竟暫時終止了長達1年7個月的貿易爭戰,為日漸升高的貿易對峙起了降溫的效果,還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此協議主要重點為中國大陸同意對美國額外採購,以2017年為基準,在今明兩年採購價值超過20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美國將自2019年9月1日起,對價值約12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收的關稅降低一半至7.5%;而原定於同年12月15日開始對價值近16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包括手機、筆記型電腦、玩具和服裝等,則予暫停。中國大陸方面,原定採取的報復措施也暫停。

中國大陸另承諾,將對智財權進行更強有力的法律保護,包括改善訴訟程序,以及打擊網路侵權和盜版。大陸也承諾,不會以市場准入、許可或行政批准為條件,向外國公司施加轉讓技術的壓力;中國也將避免直接支持旨在獲得外國技術以滿足其工業計畫的對外投資。在金融方面,中國承諾放寬外資進入,包括銀行、保險、資產管理以及金融支付等。具體而言,中國大陸將在今年4月1日之前,取消證券公司的外資持股上限,包括投資銀行、承銷和經紀商。

這些內容中最有經濟效果的會是強迫採購,其金額十分龐大,如果確實執行,對世界貿易小則像一場地震,大則像火山噴發。單就商品而言,2017年美國對中出口為1298億美元,對中逆差則為3754億美元。該協議實施後,今明兩年平均每年額外購買美國商品的價值將為811億美元。以2017年數字為基準,代表美國對中國的商品出口將增長62.5%,逆差將減少21.6%。這樣的幅度令人難以置信。

但是中國大陸可能會盡力做到。現在發生新冠狀病毒疫情,也許可以協商延後一些採購的時間,但美國川普基於年末大選的到來,會給的寬限期不會太長,而且強度不會變。貿易協議如果沒有做到,會回到貿易戰的老路。以現在的情勢而言,中國大陸不會希望如此。所以會運用國家力量,盡力達成。

在總體上,進口必須和GDP連動,貿易順(逆)差等於超額儲蓄(消費),各國皆然。中國大陸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期間內做出如此重大的調整,最後的結果,應該會是「轉單效應」。中國大陸加強對美採購的同時,勢將減少對他國的採購。在農業方面,巴西的黃豆、澳洲的穀物和棉花、俄羅斯的海產、歐盟的肉品,將是受害者。

製造業方面,受害者將包含歐盟的工具機、汽車、藥品、飛機、光學和醫學儀器,還有日本的電機和鋼鐵。在能源方面,俄羅斯的原油、澳洲的煤和液化天然氣,以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石油煉製產品都可能受害。在電子產品和雜項製造業產品方面,墨西哥本來應當是受害國,但是因為接近美國,反而可能受利。有些產品會被轉運到美國境內,做一些加值,而後包裝成美國的產品,外銷到中國大陸。

至於台灣,所受到的最大影響應當還是製造業的轉單。由於2500億美元的關稅還在,台商有動機移轉其生產基地到越南及其他同樣有勞動成本優勢的東協國家,甚至墨西哥。有較大加值效果的產品,也可能移回台灣,但前提是找得到價格合理的土地和工人。

移回來的廠商,就和留在大陸或轉往東協的廠商一樣,還是必須不斷地往前進步。這個必須靠人才。有了人才,才會有高效能的管理和生產力的提升。下一階段,中、美也好,世界其他地方也好,人才培育,才是所有競爭的核心。(作者為大學講座教授、前行政院政務委員)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