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關係新走向 務實才是硬道理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總統原本的對中戰略是八分鬥爭二分聯合,一方面運用單獨或結合盟邦的力量,增加對北京在軍事及外交上壓制的力度,另一方面,在環境、限核武等議題上則盼與北京交流互動。

雖然拜登上任以來一步步按照上述戰略,推動其對中政策的動作非常明晰,但美國疫情久久無法有效掌控、大規模經建社會改造方案遭共和黨抵制縮水、國債過高、通膨壓力迫在眉梢,加上阿富汗變天,美軍倉皇而逃,重創拜登政府國內外威信,導致改善與北京在經貿關係的措施,及防止北京抽美國銀根等事項被迫提前執行。

另在阿富汗情勢混亂之際,從北京展現的巨大影響力及與美方務實配合所獲得的即期觀感,更加強了拜登政府與北京提前重啟實質合作協商的意願。9月10日拜登與習近平的電話交談即是上述美方近期對北京期盼及研判的具體呈現。

軍事外交按原本的布局續行不斷,經貿貨幣方面的諮商儘快開展,是當前及可預見的未來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主軸。至於我駐美代表處改名、邀請台灣參與全球民主會議、防疫會議等,則是最新一輪與北京較量時,隨時可拿出憑空揮舞的凶器。

較令拜登政府頭痛的,是北京對美方過去幾年來的各種制裁、恐嚇及杯葛似乎都已安然挺過,不僅受傷有限且步伐依然穩健。而拜登政府8個月以來拉盟國打群架的努力,效果不如預期。然而,最迫切的問題還是共和黨對手及危如累卵的國內經濟問題。最佳之策,恐怕還是公開仍不輕易放鬆攻擊的姿態,但私下則審慎地與北京展開經貿談判。

經貿談判的重點有二,一是逐步調降川普時期課徵的懲罰性關稅,減輕國內通膨壓力;一是防止北京大幅拋售美元,穩住美元幣值。

關於調降懲罰性關稅,獲得北京充分的配合絕不可免,因需要北京落實對美承諾,以便為降關稅找到合理化的論據;也須確保北京亦同時調降其對美方課徵的報復性懲罰關稅。

在美元問題上,北京持有約1兆1千億的美國國債,過去數月每月均減持一定數額的美國國債,為數雖不大,但仍會有影響,倘大幅減持,定會有不利影響。另北京手中3兆多美元的外匯儲備中,約6成是美元,絕對是可影響美元價位的一股力量,如不能獲得北京同意配合,是美國經濟的隱憂。因此,拜登政府必須探明北京意圖,以便協同步調,避免北京落井下石。

距離明年11月期中選舉所剩時日已不多,阿富汗撤軍的失分也會漸漸被選民遺忘,如何在選前有效扭轉美國經濟的頹勢,在未來1年多的時間交出一張漂亮的經濟成績單,讓人民有感,才是勝選的不二法門。對現在的拜登政府來說,只能外交保持現狀,對北京動口不動手,設局布陣為上,經濟則錙銖必計,與北京該合作就合作,務實才是硬道理。(作者為前駐紐西蘭大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