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介入台灣「反滲透法」和選舉 創惡例

世界新聞網

台灣在新年前夕通過「反滲透法」。法律雖只有短短12個條文,影響卻極深遠。它讓在大陸的超過百萬台商、台生陷入險境,人人自危,明顯是蔡英文政府為兩岸交流設置新障礙。更重要的,「反滲透法」疑是美國介入台灣大選與立法過程的結果,創下惡例。

「反滲透法」引起很多反對與批評,是因程序上未經正常步驟,此法政治性如此高、爭議如此大,理應先交由立院委員會逐字逐條審議後,再交院會三讀表決,但事實卻未經一讀、逕付二讀,短短一個月內強行通過,與當初「太陽花學運」時民進黨猛批國民黨主導ECFA服貿協議條文審查「黑箱作業」,根本毫無差別。

為達到讓該法幫自己助選,蔡英文在臉書公開指示,要在12月31日通過,與憲法規定,總統有權協調院際爭議,無權直接命令立法院立法相悖,違反五權分立憲政架構,政治目的太明顯。

法律內涵上,「反滲透法」對犯罪行為、犯罪過程要件,用語非常不精確,法條文字空泛,甚至沒有規定主管機關,純粹為了「政治表態」而通過。依這項法律,未來台灣民眾只要去大陸,甚至在島內和大陸有關的個人、企業、學校吃一頓飯、簽一個契約,或談某種交流合作,都可能被羅織入罪。不但是綠營批判的「白色恐怖」復活,「綠色恐怖」更專制獨斷,目的就是嚇阻兩岸交流,阻絕台灣任何人所有對大陸友善、交流的言行。

過去幾個月,台灣政壇盛傳執政黨要硬行通過「中共代理人」相關法律,防堵為中共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宣傳,可是立法一直擱置。當時考慮是避免總預算或軍購預算審查節外生枝,擔心該法反作用力太大,不只難以執行,更會引發大陸經商、留學的民眾反感,流失選票。

然而11月底澳洲爆發「共諜」王立強案,出口轉內銷,澳媒播出王立強訪問,台灣媒體廣為宣揚,情治單位並控制據稱是王立強「上級」的向心夫婦行蹤,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立即跟進,宣布反滲透法草案11月28日公聽,次日就逕付二讀。

但王立強案漏洞太多,情節不可信,反而看像刻意炮製的政治個案,台灣民眾相信者不多。但蔡英文直接下令立法,民進黨立委不得不服從黨中央指示,強行通過。如此急迫,是為催出深綠選票的目的很明顯。民進黨選情並不如民調說的樂觀,深綠選民對蔡不滿,投票意願偏低,使民進黨急於和時代力量、基進黨爭奪深綠票源。

國際層面,包括前副總統呂秀蓮、藍營都議論紛紛,懷疑反滲透法是否是美國授意下立法?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今年6月,就美國「印太戰略報告」發表演說表示,「我們所有人都應清楚,對台灣正進行中的威脅和軍事恫嚇,不僅破壞台灣穩定,也破壞整個地區穩定」;強調美國將協助台灣抗衡中國壓力,直接協助台灣建立防範大陸對台灣選舉的干預。

美國號稱協助台灣,首先台方須顯示抗衡中共的立場。依民主原則,再過一個月新選出的立委將就職。「反滲透法」為何不能等新立委就職再議?答案很簡單,民進黨擔心下屆立院無法過半,難以掌控議事日程,屆時反滲透法無法通過。

其次,美國如介入「反滲透法」制訂,做法和要求北約盟國抵制華為5G類似。華府警告各國採用華為5G有竊聽洩密危險,妨害國家安全,美國將不再與使用華為設備的國家分享情報。澳洲、日本等宣布抵制華為,但歐洲各國態度不一。

美國也要求盟國制訂對抗中共的法律,或仿效美國1938年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FARA),規定與外國有關的個人、機構須向司法部登記,公開所有活動及金錢來往關係。目前在美的中共官媒新華社、央視等都須向美國登記為中共代理人,新聞採訪受限制。

美國要求盟友有類似反滲透法規,澳洲去年實施「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畫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Act),要求外國人從事政治遊說須登記,活動和經費透明化;香港出生的國會女議員廖嬋娥數度遇攻詰。

台灣被認為是與中共鬥爭最前線,美國視台灣為試驗場,想瞭解中共對台灣選舉與美國11月大選的影響力,以及如何因應中共干預的能力,要求台灣制訂反滲透法順理成章,使美國介入台灣內政、干涉主權,立下不良新惡例。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不滿母重男輕女 17歲少女帶妹輕生:以後指望妳兒子吧
駕照轉「真實身分證」方可搭機 排除無證客
黑鷹失事生還者 曹進平中將冷靜說明失事現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