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以新三角平衡

張慧英
·3 分鐘 (閱讀時間)

為解決川普留下的伊朗核武僵局,美國總統拜登打算放軟作法,撤銷部分對伊朗的制裁,換取伊朗重新遵守核協議。結果,剛進行了第一輪非直接對話,11日伊朗的核子設施就遭破壞引發大爆炸,以色列多家媒體報導,下手的是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很明顯,美國想和伊朗破冰,激起了以色列的不滿與阻撓。

在中東,最仇視以色列的國家是伊朗,最有可能建立核武威脅的也是伊朗,加上多次在其他國家進行代理戰爭,伊朗不但被以色列視為頭號敵人,也持續和沙烏地阿拉伯等國進行什葉與遜尼兩派的對抗。川普為了爭取國內福音派選票,撕毀與伊朗的限核協議,追加超過1500項制裁,還在各方面力挺以色列,包括承認耶路薩冷為以國首都,說服阿聯、巴林與以色列建交,沙國對此也樂觀其成。

當時的戰線,是美國、以色列與以沙國為首的遜尼派聯手打壓伊朗,伊朗一怒而重啟核發展。川普的算盤是用制裁打擊伊朗,由以色列出手破壞伊朗核計畫。2020年11月伊朗頂級核武專家遇襲身亡,便是其中一例。但現在美國換了總統,拜登想改變美、伊愈來愈惡化的對峙,並勸服伊朗重回限核協議中,免得中東出現第二個北韓,但以色列這下可不爽了。伊朗核設施大爆炸當天,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正在以色列訪問,這下要怎麼說服伊朗和西方談協議,可要傷腦筋了,因為伊朗決策高層斷沒有被如此羞辱後還進行和談的空間。

以色列的不滿,在於原本受到嚴厲壓制的伊朗,可能因為和西方關係緩和而恢復經濟,繼續把影響力延伸到中東各地。而在另一方面,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近年來一直陷於政治泥沼中,貪瀆官司纏身,以致於2年內辦了4次大選,政府一直搖搖欲墜。3月大選納坦雅胡的政黨聯盟雖然領先,但還是難以組成穩定的執政多數。如果再次大選、再次無法形成多數執政聯盟、再次讓納坦雅胡看守,那他會成為政治僵局中最大的獲利者。比起政局的一片混亂,納坦雅胡至少在施打新冠疫苗和外交突破方面是有成績的,美國如果和伊朗改善關係,以色列牽制伊朗的價值就會下降一些,這不是以色列樂見的。

美伊能否化解緊張,還要看伊朗的內部路線。2018年川普突然翻臉撕毀協議,讓伊朗面子裡子盡失,執行對美和解政策的高層官員,當然都必須灰頭土臉地把這個罪責擔起來。因此,現在伊朗內部鷹派氣勢高漲,鴿派早已躲到角落裡反省去了。美國再想來重新談一談,面對的會是一個態度更強硬、要求更多、讓步更少、對美國也更不信任的伊朗。現在的重新接觸,伊朗就不肯和美國直接談,而是透過參與核協議的英、德、法、俄和大陸傳話。而這一根剛遞出來的橄欖枝,卻被以色列給炸焦了。

川普的外交政策像蠻牛般亂衝,常意外開創出新的空間,但也常讓問題更加複雜。拜登新總統上台,可以重新和伊朗接頭,把川普的制裁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不過他也要在川普留下的美伊惡劣氛圍下操作,並且維持原有的美、以、沙策略聯盟不致分裂離心。問題是,現實已變,想回到過去絕無可能,只能設法尋找一個比現在好的將來,不過未必找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