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伊衝突 陸憂喜參半

本報訊

美國和伊朗的衝突,很明顯是川普總統選舉年的政治操作。美國將戰場轉移至中東,對大陸而言亦喜亦憂,喜的是可緩衝先前的戰略壓力,憂的是油價高漲,可能造成通膨和能源安全問題。

美國3日空襲伊拉克巴格達國際機場,擊殺了伊朗革命衛隊聖城部隊指揮官蘇雷曼尼,被視為準戰爭行為,美國和伊朗衝突必然不斷。

川普擺明出於內政考量,貿易戰和大陸耗了兩年,沒有撈到太多好處,選舉到了又碰到彈劾,只有趕快清理中國戰場,並對伊朗叫戰,透過對外衝突來達到連任的目的。

軍事衝突對美國而言,可以帶來經濟利益,所謂的「大砲一響、黃金萬兩」,中東緊張,首當其衝就是石油價格上漲,近年來頁岩油大量生產,美國已取代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全球最大原油生產國,並從去年9月由能源進口國轉成出口國。

過去幾年由於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展開價格戰,油價相對疲軟,頁岩油開採成本相較中東油田高出不少,美國頁岩油產業飽受油價低迷衝擊,如今油價上漲,對美國油氣業者當然是利多。另外,軍工產業也是美國重要產業,戰爭對於他們也是利多。一般而言,這兩個產業多數是支持共和黨,由川普一上台就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可見一斑。

美伊緊張雖可緩解美國先前視大陸為假想敵的壓力,但也有一些併發症,2018年中國對外石油依存度約70%,是全球最大原油進口國,其中來自中東的進口比例超過40%,中東情勢不穩可能影響到能源安全。另外,油價上漲可能進一步推動PPI(生產者物價指數)上升,造成企業成本壓力,帶來通貨膨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