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 工作制為何引發眾怒,讓馬雲也中槍?

換日線
·6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Mark Lin/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

中國網路(互聯網)產業近年來迅速發展,各行各業對電腦應用的依賴程度也不斷增強,遂造就了「碼農」的空前盛世──話說「碼農」一詞,最早正是出現於北京。

「碼農」的由來:曾經風光、羨煞眾人

從地緣上來說,北京城西北角從西直門往外看:中關村、五道口、西二旗,是全中國「碼農」最為集中的一帶。海淀區大學城一帶的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交通大學、中國農業大學等,更是源源不絕供應「碼農」的大本營。

「碼」與「農」兩字可以分開探討:由於 IT 工程師自然要寫 code 和編程,所以稱之為「碼」;加上互聯網大企業的總部,通常坐落在城市邊緣的開發區,例如北京上地、深圳的科技園,所以自嘲為「農」。

碼農們儘管自嘲是「編碼的農民」,但起初因為市場上人才供不應求,只要有著基礎的編碼能力,之後逐漸熟悉編程、設計、開發等技巧,薪資待遇多半並不差:近年碼農們起薪大致都有 1.5 萬人民幣(約新台幣 6 萬元)以上;同時只要年資夠久在行業內作出口碑,升職、加薪、跳巢,甚至創業變成「碼農主」,都是可預期的出路。在美國金融海嘯後,留學生搶著歸國當碼農,自然也是家常便飯。

「996 工作制」遭致碼農們撻伐

碼農們的社會經濟地位相比一般的農民工,自然優越了許多,但如今同樣的「勞動」的本質,卻越來越明顯。

所謂的「996 工作制」,正是如今引發大量碼農集體抗議的主要原因。其意思是碼農們需早上 9 點上班、晚上 9 點下班,週六或假日還得加班。

『僅管原本正常下班時間已經到了,手裡的事情也已經完成,但「996」的潛規則下,辦公室卻沒有一個人敢走出去⋯⋯』於是主管壓力成為同儕壓力,碼農們的工作變為「責任制」的業界文化正在蔓延。

對此,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說了一句「名言」:「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 996,你什麼時候可以 996?」卻遭到碼農在網路上無情的砲轟與嘲諷,「掉下神壇」的馬雲,意外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事實上,當「碼農」近年不再供不應求、同時中國的互聯網產業也陷入廝殺割喉戰的幾日,IT 工程師們的勞動權益已越來越苛刻──如今當「996」蔚為中國各大互聯網的公司的「默認規則」後,平時順從的碼農們終於在網路上「大舉造反」,眾多針對 996 工作制的激烈批判,更讓這 3 個數字開始遭到當局「嚴重關切」。

筆者前一陣子在 Clubhouse 的房間內閒晃,就偶然發現一群中國碼農翻牆開啟房間,抱怨當局對 996 言論的箝制──起因是某家知名互聯網公司的人力資源部,要求員工實行 996工作制,而且不能請假、也沒有任何補貼和加班費,不少公司職員遂利用社交媒體表達不滿。

不少資深碼農認為 996 工作制其實是「變相裁員」,逼迫一些員工主動辭職,公司可以節省數額不菲的賠償金。同時大家都指出,996 工作制未必會強化工作效能與效率,只是看似讓高層「好管理」,卻容易導致基層人心渙散、陽奉陰違的不滿情緒發生。

可嘆的是,隨著時間軸線的拉長,IT 始終是一個屬於年輕勞動者的行業──碼農們倘若步入中年之際沒有上升到中高管理階層,還能繼續從事碼農的工作嗎?答案是在各國都不太容易。

「互聯網產業、官僚化管理」

碼農的工作性質單調,996 工作制的不滿現象,恐怕危急碼農的家庭關係、人際交往及生活品質。中國碼農們的集體憤慨程度,此刻似乎愈演愈烈──在諸多討論區,都可見到無數碼農指責公司老闆不能動輒以「理想、願景」等要求員工達到這樣的境界。

更有許多人指出,中國的互聯網公司看似「創新、自由、平等」,但再有使命的互聯網公司擴張之後,都會面臨官僚化的現象。

他們認為,「互聯網產業官僚化」的傾向正不斷蔓延,讓中國的網路公司實際上已逐漸缺乏真正的互聯網精神:『碼農們的犧牲讓互聯網公司坐大,但互聯網公司卻祭出 996 工作制來剝削碼農。』

當局維穩壓倒碼農維權

更諷刺的是,深入挖掘與探聽之下,筆者發現近日中國政府(ZF)正基於「維穩」目的,開始強化管控網路上關於 996 的相關內容討論,以防止碼農為爭取合法勞動權利的抗議活動,危害到代表性大企業甚至黨國的形象。逼得長期超時工作的碼農們,如今甚至連藉由 996 來聊表一下無奈都不可得,遂激起更大的公憤。

自美國與中國相互開啟的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以來,近來中國產業局勢越來越緊張,伴隨就業機會不若經濟騰飛時充足,於是資本方藉由與政府當局的合作,通過市場的壓力,壓迫著年輕的 IT 產業從業者。

暫且不提「996 工作制」能否從中國的勞動法體系中獲得法制上的調整,如今中國碼農們不僅不得維權,甚至還不能任意地對「996 工作制」提出評論,否則可能遭到打壓,這也難怪他們要千里迢迢地翻牆上 Clubhouse 、集體抒發情緒了。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中國碼農造反中:「996 工作制」為何引發眾怒,讓馬雲也中槍、當局急消音?》,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23 歲女孩過勞致死、「007」工時成常態——中國互聯網產業「用命換錢」的血汗紀實
中國互聯網人生:燃燒青春、帶著工作入眠,35 歲就算「老人」⋯⋯

作者簡介:

Mark Lin,台北出生、高雄長大、北京委身。專長為私募股權基金研究,曾任職政府產經智庫及外商顧問諮詢,就讀過台大政治學系國際關係組、北大公共行政暨政策研究所、台大國企所博士班,兼讀過五道口男子職業技術學校博士班。有感華人世界仍無法擺脫製造業思維的包袱,重視有形財富,忽視無形價值,宜自主建立一套世界觀及哲學觀。此外,體悟到凡事不能囿於兩岸關係的利益,台灣青年必須要培養全球化競爭的能力。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