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裔仇恨犯罪,為何難以定罪?

換日線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Dr.Phoebe/小牙醫的觀察站

美國近日發生一起震驚全美的槍殺案,一名 21 歲的主犯 Robert Long 持槍去亞特蘭大三間不同的按摩院,槍殺了八名員工,包括六名亞裔女性。根據報導,Long 承認多年以來都有性成癮的問題,這些按摩院在他眼裡都是導致他沉迷的試探,偏激的認為解決方法是開槍殺人。如果沒有即時遭到逮捕,他還準備一路向南殺到佛州去。

很不幸的,槍殺案在美國不算稀奇,但稀奇的卻是警方維護嫌犯的誇張說詞,除了努力重申主犯並沒有種族歧視以外,更表示他之所以犯下多起命案,是因為:

「他只是今天過得很糟。」(He is just having a bad day.)

這起案件在網路上迅速燃燒,有人聲援在美亞裔、有人主動關心我們是否安好、有人分享身為亞裔從小被霸凌的故事、有人說這見怪不怪,但不可否認的是,恐懼正迅速蔓延在亞裔的社區當中。根據 NBC 新聞報導,光是去年被舉報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就高達 3,800 起,其中 68% 都是女性。

BBC 新聞也整理出亞裔被歧視和攻擊案件,包括舊金山 84 歲的婦人被推倒而喪命、91 歲的長者在北加州奧克蘭(Oakland)走路時被推倒而受傷、89 歲的布魯克林婦人在被打之後還被縱火,以及不同的亞裔家中被無故丟石頭等等。類似的仇恨犯罪在美國各地層出不窮,在洛杉磯近郊橘郡(Orange County)就增加了 1200%,而我住的洛杉磯也沒能倖免,增加了 115%。

亞裔仇恨犯罪,過去為何難以定罪?

仇恨犯罪是指一件犯案的動機在於對被害人的種族、膚色、宗教、國籍、性傾向、男女或殘障等的仇恨,其中最常見的是因為對特定種族或宗教所犯下的案件。一個單純的殺人或傷害罪一旦扯上跟種族有關的仇恨犯罪,在美國大部分的州都會加重刑罰,比如喬治亞州的仇恨犯罪,光是偷竊就會加重兩年的刑期和 5,000 美金的罰款(約台幣 15 萬元)。

在過去眾多針對亞裔的攻擊中,明顯都是衝著膚色種族歧視所犯下的案件,然而能夠逮捕且定案的例子卻是少之又少。紐約時報撰寫長文指出,要證明一樁案件是因為種族歧視所犯下極為困難,除非主事者邊攻擊時邊大聲說出「滾回你的國家去」、「China Virus」或是「KungFlu」這種明顯的案例;不然不管是暴力攻擊或是掠奪商家,只要沒有大聲嚷嚷歧視言論,就難以定罪這是仇恨案件,讓主犯得到該有的懲罰。同時,亞裔仇恨犯罪的警方小組負責人 Stewart Loo 指出,很多亞裔美國人都因為語言隔閡、在美身分問題、又或是害怕會遭到攻擊者的反擊,因此往往都選擇息事寧人。

壓垮亞裔的最後一根稻草:警方聲稱無歧視

這次亞特蘭大的案件讓全美亞裔近乎沸騰有諸多原因,除了這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以外,另外也是因為警方在第一時間宣布這起事件和仇恨案件沒有關係,只因為主犯沒有承認自己是因為歧視而去殺人,因此不能成立為仇恨犯罪(後來因為與論壓力改口說尚未能定案)。問題是主犯把自己無法對抗性成癮的精神問題賴在亞裔開的按摩院上面,在我看來,這背後的意識形態,明顯地帶有白人優越感。

而在他這番言論之後,甚至也有言論在檢討是不是因為這些亞裔開的按摩院有提供「其他服務」才會淪落這等下場(中文叫做黑的,英文叫 Happy Ending)。亞裔女性在美國的刻板印象除了溫柔賢淑聽話以外,另一方面也有性慾高漲、尺度玩很大的東方迷幻色彩。假如今天是其他人種開的按摩院,我非常懷疑是否會有這樣帶有歧視性的檢討被害人的言論和說詞。

美國亞裔的沉痛反思:模範生必須替自己發聲

另一方面,NPR 國家廣播電台指出,美國亞裔一直都成功的成為政府面對少數族裔的利器,用來向其他族裔炫耀,「如果亞裔可以,你們也行」的論述,導致在面對各種歧視案件,亞裔的做法往往就是忍氣吞聲把書念好,讓自己隱形。時代雜誌發表一篇美國亞裔普立茲獎得主阮清越所撰寫的深刻描繪,「所謂少數族裔的模範生(Model Minority),意思就是指我們做該做的,直到因為太優秀而變得鶴立雞群,然後少數族裔模範生就變成亞裔入侵(Asian Invasion)。」

我曾經在換日線另一篇文章〈永遠的外國人〉中提及,在疫情當下我也被種族歧視過,遇到一個陌生人在路口瘋狂對我比拇指朝下,對前面一台車則是比著拇指朝上。當我把這個故事分享給身邊人時,卻有一名亞裔長輩說,他從小移民來美,遇到的人都非常友善,因此他認定這不是因為我的膚色而遭到歧視,而是因為前面那台車是小車,我的車是休旅車,所以才會讓人對我比拇指朝下。

「畢竟你知道的,疫情下經濟都不好,他不滿你開大車,應該是這樣他才對你比負面手勢。美國是個美好的國家,不可能有類似這樣的種族歧視,一定是你想太多了。」這段對話讓我相當傻眼,卻也讓我見證到有多少亞裔往往在面對同儕被歧視時,第一反應不是和被害者站在一起,而是先檢討被害人,然後漠視或將任何歧視性行為最小化。

藉由這次事件,讓在美亞裔發現:原來不是把書讀好把學位拿到把工作搞好就可以在美國穩穩的生活,這個國家有太多的歧視性思想鑲嵌在各個角落中。疫情讓這些議題浮上水面,但亞裔必須放下過去一味的忍讓心態,重新的為自己發聲和站立。紐約州的台裔美籍議員孟昭文(Grace Meng)在過去這周為了修復針對亞裔仇恨犯罪的相關法案,在聽證會上和德州的議員 Chip Roy 正面槓上,該議員覺得法案會影響言論自由,對此孟昭文下了最好的註解,「亞裔美籍的社區正在流血,我們正經歷傷痛。在過去這一年,我們一直不斷的發聲來尋求幫助,我們需要針對這樣的傷痛找尋方法,你別想將我們的聲音奪走。」

願所有的傷者盡快復原,也願死者的家屬和朋友心中能得安慰。這篇文章獻給所有的在美亞裔,你我都值得好好的被看見。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他只是今天過得很糟」──亞裔仇恨犯罪「亞特蘭大槍殺案」為何震驚全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永遠的外國人」:亞裔美國人的沈重宿命,還能翻轉嗎?

美國亞裔仇恨犯罪,疫情中暴增 1900%!連加州科技公司徵才都敢直言「不要亞洲人」

作者簡介:

Dr. Phoebe,從台灣小學畢業就背著行囊到美國當起小留學生,開始像候鳥一樣的飄泊飛行。大學畢業於UCLA分子生物系,研究所畢業於NYU牙醫系,曾工作生活於紐約和舊金山,目前在洛杉機執業的小牙醫師。熱愛牙醫的工作,尤其傾聽病患訴說千奇百怪的真實故事。同時熱愛到處旅行,因而愛上寫作,成為兼職旅遊作家。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