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贏下佐治亞州參議院決選 拜登政府立法道路掃除障礙

·6 分鐘 (閱讀時間)
Raphael Warnock and Jon Ossoff
Raphael Warnock and Jon Ossoff

美國國會進入緊急封鎖狀態的同時,佐治亞州參議院決選結果出爐,總統當選人拜登所在的民主黨贏下兩席,這意味著民主黨在接下來的兩年將控制白宮及國會參眾兩院。

民主黨候選人拉斐爾·沃諾克(Raphael Warnock)與喬·奧索夫(Jon Ossoff)分別擊敗了共和黨對手,拿下參議院兩個席位。

換言之,民主黨會掌握國會參眾兩院,為下一任總統拜登的立法道路掃除障礙。這一結果將對即將離任的總統特朗普及他的共和黨帶來沉重打擊。

沃諾克將成為佐治亞州——這個美國內戰時期的奴隸制州份——歷史上的第一位黑人參議員,是美國歷史上的第11個。

如果得到證實,沃諾克將成為佐治亞州的第一位黑人參議員。
沃諾克將成為佐治亞州的第一位黑人參議員。

另一名民主黨人、年僅33歲的前記者奧索夫也宣佈勝選,他的得票率與共和黨對手十分接近。多家美國媒體在周三下午宣佈他勝選。

Democratic US Senate candidate Jon Ossoff at the Dunbar Neighborhood Center
Democratic US Senate candidate Jon Ossoff at the Dunbar Neighborhood Center

在周二(1月5日)進行的投票中,各候選人得票率極其接近。

決選在共和黨人凱利·洛弗勒(Kelly Loeffler)和大衛·珀杜(David Perdue)與民主黨人拉斐爾·沃諾克和喬·奧索夫之間進行,票數不相上下,四人的得票率一度都僵持在50%。

候任美國總統喬·拜登的民主黨需要贏得全部兩個席位,才能完全取得國會控制權;而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共和黨則只需要贏得其中一席,就能保住參議院的控制權。

2021年1月5日,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市佐治亞世界會議中心,富爾頓縣的一名選舉工作者在選舉觀察員注視下,將缺席選票放入掃描儀中。
2021年1月5日,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市佐治亞世界會議中心,富爾頓縣的一名選舉工作者在選舉觀察員注視下,將缺席選票放入掃描儀中。

這場選舉決定了什麼?

這場選舉決定了參議院的控制權歸屬。

由於兩名民主黨人均勝出,參議院議席由兩黨平分,這樣即將上任的民主黨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賀錦麗)就可以打破這個平局。

這對於推動拜登的政治方程是決定性的,包括像醫保和環境法規等關鍵議題——這些政策領域一直受到共和黨的強烈抵抗。

參議院亦有權力通過或者否決拜登對內閣和司法人員的任命。

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都將在民主黨的控制下,這將是自奧巴馬在2008年當選之後的第一次。

Kelly Loeffler and David Perdue
參議員凱利·洛弗勒和大衛·珀杜是共和黨的參選人。
Jon Ossoff and Raphael Warnock are the Democratic challengers
喬·奧索夫和拉斐爾·沃諾克是民主黨參選人。

分析:佐治亞州補選的最大贏家和輸家

BBC中文駐北美記者馮兆音

暱稱為「桃子州」的佐治亞州在近幾個月來是美國政治舞台上毋庸置疑的焦點。

這個盛產桃子的南部州傳統上是保守紅州,人口結構的變化讓其迅速成為競爭激烈的「戰場州」。去年11月的大選中,特朗普與拜登在此爭持激烈,拜登最終以11000多票勝出。

民主黨拿下佐治亞州參議員補選的兩場勝利,最大的輸家無疑是共和黨與特朗普,共和黨建制派會將敗局怪罪於即將卸任的總統特朗普。

通常而言,一個黨派在總統大選中失利後,會在隨後的國會選舉中佔有一定優勢。同時,民主黨候選人在投票率較低的補選中獲勝的難度較高。然而,本屆補選的投票率顯著高於總統大選,一方面是民主黨投入了大量資源助選,在2018年以微弱差距在州長選舉中敗北的民主黨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動員當地的非裔選民中起了關鍵作用。

另一方面,特朗普在總統大選之後將重心放在顛覆大選結果,散播對佐治亞州選舉系統的不信任,降低了共和黨郊區選民的投票熱情。他近日向共和黨籍州務卿施壓「找到」能扭轉該州大選戰果的選票,隨之而來的做票爭議與輿論壓力,或成為在佐治亞補選中壓倒共和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而對於拜登的民主黨來說,拿下參議院多數意味著,新政府在頭兩年中可走上立法的快速通道,也在最高法院法官任命上佔據優勢。而最立竿見影的影響是拜登可大膽提名內閣重要職位人選,無需擔心無法得到參議院確認。

「舞弊」指控影響選民信心

根據出口民調機構愛迪生研究(Edison Research)的調查,特朗普未經證實的選舉舞弊指控可能削弱了選民對選舉系統的信心。

該機構的出口民調發現,70%的受訪者表示非常或者比較有信心他們的選票會被凖確計算,與11月總統選舉時相比有近15%的下跌。

出口民調顯示,佐治亞州民眾對於希望誰控制國會有著明顯的分歧:49%的人支持共和黨,48%則表示支持民主黨。

這個比例分佈大致上與11月美國大選時一致。黑人選民佔總投票人數的29%,而這個群體的選民以9比1的比例支持民主黨候選人;而共和黨人則得到大多數白人選民的支持。

這些調查顯示,大多數選民都會重覆他們在11月時的選擇。支持特朗普的佐治亞州選民多數仍然將票投給珀杜和洛弗勒,拜登的支持者則支持沃諾克和奧索夫。

為什麼會有佐治亞州的決選?

11月的大選中沒有候選人成功取得所需的50%票數,無法直接勝出,根據佐治亞州的選舉法,將要進行周二的兩輪決選。

珀杜在第一輪當中幾乎擊敗曾從事電影製作的奧索夫,但最終以49.7%的得票率而未能直接勝選。

其他議席則有更多的候選人,民主黨人沃諾克贏得32.9%的選票,洛弗勒則有25.9%。

民主黨人已經有20年沒有贏得過佐治亞州的參議院選舉,但是拜登於總統選舉時在這個州擊敗特朗普,令民主黨士氣大振。拜登當時的勝利優勢大約是500萬選舉當中以1.2萬票勝出。

假如當選,沃諾克將會成為佐治亞州歷史上的第一位黑人參議員,而33歲的奧索夫則會成為參議院最年輕的成員。

沃諾克在亞特蘭大教學擔任牧師,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就是在這個地區成長與傳道的。

政治大戲的下一步

周三,國會議員齊聚國會大廈,正式認可11月總統選舉的結果。

這個例行程序如今變得極不尋常,不僅有十幾名共和黨參議員挑戰選舉結果,還有數以百計的特朗普支持者強行闖入國會大廈。

認可選舉結果的國會會議被迫中止,國會進入緊急封鎖狀態,華盛頓當晚將進入宵禁。

民主黨人拜登定於在1月20日宣誓就任總統。

拜登以306張選舉人票對特朗普的232票贏得總統選舉,但是特朗普總統拒絶承認拜登當選。

拜登在大選中的絶對票數至少比現任總統多700萬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