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倡議設「最低企業稅」鋪路加速 拜登稱與中國的競爭不能等

·4 分鐘 (閱讀時間)
珍尼特·耶倫
珍尼特·耶倫

4月7日,二十國集團(G20)舉行財長和央行行長線上會議,會議承諾於2021年年中,就全球最低企業稅等稅收議程達成「全球性和基於共識的解決方案」。此前兩天,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公開發表演講呼籲,各國應當實施統一的「全球最低企業稅」。

「全球最低企業稅」成為焦點,一方面是全球在後疫情時代,各國都更注重公共產品的建設和保障,需要財政支持;另一方面,美國開啟大規模基礎設施計劃,亟需提高稅率。而設置「全球最低企業稅」有助於防止企業資金外流到國外的「避稅天堂」,充實本國財政。

何為「全球最低企業稅」?

經合組織(OECD)在去年底發佈報告提出,如果各國合作,使跨國公司的利潤更公平地在相關國家之間分配,同時設置一項「全球最低企業稅」,則可謂各國創造數百至上千億美元的收入,同時產生的經濟損失則微乎其微。

耶倫表示,長達30年來,各國競相削減企業稅,設置「全球最低企業稅」將有助於終結這一逐底競爭。

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國家間競爭也在加劇,一些國家為了留住跨國巨頭的利潤,而大幅降低本國企業稅率。40年間,全球平均企業稅率也從40%,下降到20%多。

跨國集團也樂得在這些國家設立子公司來轉移利潤,形成了一批「避稅天堂」國家。但其他國家的企業稅基被侵蝕,財政開支的能力也被大幅削弱。

耶倫表示,各國應當實施統一的「全球最低企業稅」,以緩解為吸引投資而競相削減企業稅的壓力,從而確保各國政府都有充足的財政能力用於公共項目的投資,以應對危機和投資必要的公共產品,並保障所有公民都公平地分攤政府的財政負擔。

A woman attends the annual Easter Parade and Bonnet Festival on Fifth Avenue, amid the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pandemic, in New York City, U.S., April 4, 2021.
紐約街頭的復活節遊行。雖然就業數據有所好轉,美國總統拜登也發出警告,「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野心勃勃的基建計劃

耶倫的觀點背後,是拜登政府的現實需求。

為了應對危機,華盛頓已經批准數萬億美元的復蘇援助,包括上個月的1.9萬億方案,其中包含為美國人提供1400美元支票,延長失業救濟,並資助學校重新開學等政策。

拜登並未停下刺激的步伐,又公布了一項2.3萬億美元的計劃,包括對農村寬帶、退伍軍人醫院和學校,以及道路和橋樑的投資。籍此升級美國基礎設施、重振製造業、加強對基礎科學的投資,以全面提高美國的競爭力。

拜登稱其為「不是那種小修小補的計劃」,而是「美國一代人僅有一次的投資」。

這些雄心勃勃的計劃,涉及巨額資金,資金從哪兒來引起巨大爭議。

「中國一刻都沒多等」

為支持大規模的經濟刺激和基建計劃,拜登提出對大企業稅收從21%增至28%,並表示增稅將會在未來15年時間內抵銷計劃成本。

此外,耶倫在本周還公布更多企業稅增稅計劃細節,包括與主要經濟體談判將全球最低企業稅率設定為21%,並針對美國最大型企業的「賬面」收入設定15%的最低稅率。

從基建,到增稅,拜登的計劃遭到共和黨、大型企業、甚至部份民主黨同黨議員的強烈反對。

拜登表示,稅率和基建毫無變化是不可接受的,如果美國無法進行這些投資,美國作為世界霸權的地位將面臨中國的威脅。

「你覺得中國在數字基建、研發方面的投資會拖拖拉拉的嗎?」面對質疑,拜登反問道。「我向你保證。他們一刻都沒多等。但他們正指望美國民主制度太慢、太受限、太分歧,導致美國趕不上他們。」

拜登補充說,如果他們是對的,其結果是我們無法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