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先保護好國民才能幫助中國 何錯之有

杜心武
上報

中國爆發武漢肺炎,自顧不暇,還四處輸出病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不致力於向國際社會解釋和道歉,承擔責任,反而把精力放在指責美國上。

對美國武漢撤僑,華春瑩說「美國做法不厚道」。對美國向中國發出旅遊警告,華春瑩說美國「帶了一個很不好的頭」。對美國禁止十四日内到過中國的非公民、非永久居民入境,華春瑩更指責美國「反應過激」,與世衛組織建議「背道而馳」。她反唇相譏,認爲美國流感死上萬人,暗指美國疫情比中國還嚴重。中國網民紛紛指責華春瑩,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在微博上指責批評聲音「這些人的智力被狗吃了」、「 這樣帶節奏非壞即二。」。

華春瑩一開始還指責美國沒有援助中國:「希望美方的援助早日到位」。在美國物資到後,胡錫進繼續在中國人正常情況下無法使用的推特上向世界抱怨:「美國口頭上承諾的比武漢人民看到的要多得多」。

中國外交部和官方傳媒對美國的指責毫無道理。恰恰相反,在這次疫情中,美國發揮了大國應有的影響力,充分承擔大國的責任。

美國撤僑減輕了武漢負擔

首先,在一個國家發生緊急情況時,外國撤僑是正常行爲。這既對本國人民的負責,也幫助受災國家減輕負擔。

中國千萬人級別的大城市武漢「一夜封城」,正如中國自己宣傳,這是史無前例的大事。中國認爲這體現了中國「制度優勢」,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這讓中國自己吹噓,但這不能否認武漢正在(和已經)成爲嚴重的疫症災區。

武漢人口衆多,中國封城毫無預警又毫無規劃,簡單粗暴地一封了之。封城造成很大混亂,衆人在恐慌之下蜂擁到醫院,交叉感染嚴重,醫療物資嚴重不足,醫療系統不勝負荷。在這種情況下,留在武漢的美國人(和其他外國人)很危險。撤僑是唯一的正確做法。

其實,撤僑應越早越好,中國也應該鼓勵。但中國想方設法要給外界一個「中國安全」、「可防可控」的印象,這才向世衛組織施加壓力,借用世衛組織建議各方不必撤僑。但如果真這麽安全,又何必封城?中國的説法連自己人也説服不了吧?

中國這種做法不但給各國發出錯誤混亂的信息,還給有意撤僑的國家造成一定壓力。事實上,美國「帶頭大哥」率先宣佈撤僑,給各國開了一個好頭,各國紛紛效仿。美國撤僑早,似乎還沒有人患病。其他撤僑晚了國家,則不乏有人已經感染。撤僑再晚後果不堪設想。可以說,美國負責任的行爲幫了其他國家一個大忙。

從另一個角度考慮,武漢政府和醫療系統連本地人都照顧不來,一旦有外國人患病,又有何能力照顧呢?中國政府的做法一向「外國友人優先」,即便資源不足也會調撥給外國人先用。這樣本地人分得的資源更少。美國撤僑及帶動其他國家撤僑,減輕了武漢的負擔,也變相為當地人民作了件大好事。華春瑩又抱怨什麽?

美國撤僑專機。(湯森路透)

美國人未再到中國「添煩添亂」

其次,美國向中國發出旅遊警告,呼籲美國人沒有事不要到中國去,這更是正常不過。

不必强調美國著眼於國民的健康,合情合理;事實上,在指責美國之後不久,中國自己也已停頓了大部分旅遊,就連農民工復工也要等國家批准,很多大城市實行「封閉性管理」(俗稱「半封城」)。即便美國不提出旅遊警告,中國不但沒有地方可供人旅遊,外國旅客還寸步難行。

美國發出旅遊警告,不但對國民負責,更不讓美國人到中國「添煩添亂」,又幫了中國的大忙。當然,美國同樣也給其他國家帶頭示範,衆多國家跟隨。

再次,限制中國人和從中國出發的旅客,同樣對本國人負責,對中國有利。

疫情擴散風險之下,隔離和「封關」始終是最有效的方法。當然封関代價也很大,正常的生活和經濟活動都會被打亂。因此,在風險不太大的情況下,如果有較爲「溫和」的手段,封關不是第一選擇。

風險大不大,與對該病毒的了解多少有關。了解多的病毒,科學家和疾控中心的官員都心中有數,能準確地估量風險。如果中國發生流感,美國一定不會封關。這是因爲大家都對流感認識很深,能掌握其風險之故。

但武漢肺炎是一種新傳染病,也多少因爲中國不斷瞞報的原因,各國不知道其伊於胡底。只是從當時的數據已經看到它有很強傳染力,也能致死。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疾控中心的專家把風險往高估量才是負責的態度。相反,中國疾控專家在也承認當時「保守、謹慎」了。誰對誰錯一目瞭然。

有人認爲,美國對中國封關是種族歧視。其實美國「封關令」說得很清楚,不針對中國國民,所有在十四天内到過中國的人,除非是美國公民和永久居留權擁有者或他們的直系親屬,否則任何國籍都不得入關。可見,這根本不涉及歧視的問題。

其實,把病毒關在國境外,不但是對國民的保護,更反而有助減少歧視。設想中國(或從中國出境的旅客)把病毒源源不斷地傳到美國,引發美國本土大流行,這樣美國的「反華情緒」豈非濃烈得多?

問中國那幫腐敗庸碌官員救援物資哪去了

同樣,保護好國民才能更有利地幫助中國。如果美國(和其他國家)也因病毒襲擊而自顧不暇,萬一中國「挺不住」,急需國際幫忙的時候,誰還能幫助中國呢?

事實上,美國不是第一個宣佈對中國封關的國家。中國的友好鄰邦朝鮮才是第一個。習近平的「好朋友」普京全線封閉中俄四千多公里的邊境也毫不猶豫。就連中國力撐的伊朗和「巴鐵」(巴基斯坦)也對中國封關。華春瑩不責備朝鮮,不責備俄羅斯,單單責備美國,真是不可理喻。

再次,華春瑩等指責美國沒有援助中國,同樣無理。

美國是一個公民社會發達的民主國家,以民間形式的捐款往往遠超國家捐款。這和中國那種事事都要國家牽頭的捐款才算捐款的思維截然兩樣。

根據不完全記錄,美國企業在對疫情中的中國的捐款一馬當先。截至2月2日,美企共捐款2.8億美元,高居第一位,比排第二的香港企業捐款還高1億美元。所謂美國沒有援助中國從何說起?

即便是美國政府也給中國提供物資,一向極爲「摳門」的川普還承諾撥款1億美元援助中國。胡錫進問爲什麽美國捐獻的物資武漢人民看不到。我相信,爲何收到這麽多物資都送不到武漢人民手上,這問中國紅十字會那幫腐敗庸碌的官員更加合適。

美國還打算因爲武漢肺炎的緣故,讓中國暫緩剛剛在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承諾大筆購入美國產品的計劃,這當然也是一種援助。

再者,提供援助並不限於金錢和物資。疫情當前,醫學意見和醫療援助恐怕更是救命金丹。美國一早已提出派醫療專家到中國考察病情。中國連續拒絕兩次,直到最近才答應。

對病人來說,沒有任何援助比得上「神葯」。美國藥物企業Gilead Science開發的試驗藥瑞德西韋(Remdesivir)在治療美國首例武漢肺炎患者時效果明顯,是世界上首只臨床實驗中明顯有效的藥物,也是目前唯一能在權威醫學雜誌(新英格蘭醫學)發表的可能適用藥物,意義重大。Gilead迅速與中國機構合作,在中國展開臨床實驗,還「全免費」,給中國病人帶來福音。如果該藥真有效,將是對抗疫情的「終極方案」。倒是中國科學院和軍事科學院等機構惡意搶先申請該藥物的專利,令人側目。

拿美國流感來「比爛」

最後,華春瑩把武漢肺炎和美國冬季流感對比,說美國疫情比中國更嚴重,這更是「非蠢即壞」。

事實上從武漢肺炎剛開始,中國反美勢力、香港「藍絲」、臺灣紅媒等就已紛紛用美國流感來「比爛」。可是這根本不合實情。

實情是,季節性流感是全球性的季節病。季節性流感通常致死率很低,而且病人多死於併發症。美國流感死亡人數的估算數字是把和流感相關的呼吸道併發性等都統計進「死亡與流感相關」。在中國這些併發症並不算入流感死亡的統計中,而被歸類為各種呼吸系統致死病例中。中國官方也不進行類似因流感死亡數字的估算,更不發表結果。於是在中國,沒有人感到流感是多嚴重的病。

事實上,中國流感每年的致死率和其他國家大同小異。一篇由中國科學家做的研究表明,2009年全球H1N1豬流感中,中國的致死率是14.1%,和美國幾乎一樣。另一篇中國科學家的論文也顯示,若按照類似美國的統計方法,中國每年因流感致死的病例是8萬8千人。美國CDC估算每年流感致死人數為1萬2千到3萬人。中國每年因流感而死亡的人不比美國更多,算上人口的比例則大致相當。

如果武漢肺炎的嚴重性真的比不上美國季節性流感,那同樣也比不上中國的季節性流感。那麽中國又何必「大驚小怪」地全國封城呢?華春瑩認爲美國流感比中國武漢肺炎「更嚴重」,真是一派胡言。

綜上所述,中國外交部指責美國毫無道理。在整個武漢肺炎事件中,美國不但沒有「落井下石」,反而步步料得先機。無論從撤僑、旅遊警告、還是封關,美國早早做出部署都被證明決策正確。這些措施不但保護美國國民,還預警了世界其他國家,也減輕了中國的負擔,實在是功勞「大大的」。美國對中國的援助雖不是天文數字,但已在各國中排第一,最關鍵的是美國藥物的科研力量讓中國人民看見了曙光。這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

中國應該對美國心存感激,而不是延續傳統的反美思維,為找一個敵人而故意抹黑美國對中國援助。

※作者為國際關係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7-11 草莓季!超過50款期間限定新品 酸甜滋味的「莓好派對」

【2020奧斯卡】《寄生上流》獲4項成大贏家 創下外語片贏得最佳影片首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