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勞動部長:美缺乏真正公共衛生系統 疫情大爆發將無力因應

劉瑞芬
鏡週刊Mirror Media
美國總統川普因曾接見確診武漢肺炎病毒的巴西訪問團,也接受了篩檢,結果為陰性反應。(翻攝白宮網站)
美國總統川普因曾接見確診武漢肺炎病毒的巴西訪問團,也接受了篩檢,結果為陰性反應。(翻攝白宮網站)

美國前勞動部長羅伯.萊特(Robert Reich)在《衛報》專欄撰文指出,美國疫情一如武漢初期,確診病例以等比級數增加,這也暴露出這個全球首富大國的窘境──美國並無真正的公共衛生系統,這意味著,萬一疫情大爆發,美國恐怕無力對付。

萊特在文中開宗明義引用了國家過敏與傳染病學會理事長Anthony Fauci針對武漢肺炎疫情的評論,「我們現在所需要的,這體系根本不足以應付……我們沒能力讓民眾像其他國家那樣進行普篩,這點我們徹底失敗了,我們必須承認。」萊特目前在柏克萊大學教授公共政策,他說Fauci可能是川普政府中有關疫情唯一值得信任的官員。

至於為何堂堂美國恐無法應付疫情大流行?萊特解釋,正是因為美國缺乏公共衛生體系,有的只是為了追求最大利益的私人保險業者,僅幸運少數負擔得起,社會保險制度又脆弱無比,只有擁有全職工作的幸運人士才能享有。

也就是說,美國的醫療保險和社會保險頂多只能支應個人的需要,而非整體大眾的需求。萊特說,在美國「公共」這字眼(好比「公共衛生」、「公共教育」 或「公共福利」)指的是個人需求的總和,而非公共利益。

相較之下,美國的金融市場的整體體質,則有聯邦準備理事會(Fed)負責監督,12日Fed 決定挹注1.5兆美元給美國金融體系,確保銀行的流動性,15日又緊急降息4碼(1個百分點),以減緩武漢肺炎疫情對經濟的衝擊。

但談到全美的醫療衛生,卻沒有類似的機構把關,更遑論應急的資金,因而無法在短時間內迅速擬出指導方針,預防公共醫療的大災難。

就算及時研發出武漢肺炎檢測,也沒有機構可以免費安排讓數千萬美國人受檢,聯邦級或州政府衛生部會自2008年以來喪失了四分之一的人力,幾乎發揮不了太多效用,因此,美國的醫療照護主要是由追求利潤的企業提供,這樣以來造成的結果是,全美可供給的呼吸器數量,完全不足以提供給預料屆時無法自主呼吸的武漢肺炎重症患者,加護病房只有45,000個病床,遠低於可能需要的290萬床。

聯準會可以下令銀行關門,以抑制金融危機,但美國卻無法讓公司行號停止上班,因為全國的社會保險體系必須靠人們繼續上班才能持續運行。

約有三成的美國勞工沒有給薪病假,這包括70%時薪低於10.49美元(約合319新台幣)的低收入勞工,大量的自雇工作者更無法負擔請病假,即使眾議院通過了臨時因應條款,內容包括提供免費武漢病毒檢測;在勞工確診感染、必須照顧確診的家人或孩子等條件下,將可獲得有薪假,保障平均月薪三分之二達12週,但以不超過4000美元為上限,然而這也有個但書,只有雇員少於500人的公司員工得以享受這項福利,實際上美國超過半數的公司行號雇用超過500人。

多數美國人不享有失業保險,因為沒有在一份工作上累積足夠的年資,同時,超過3千萬美國人沒有醫療保險;提供低收入家庭的醫療補助計畫(Medicaid)、糧票和其他支援也都和是否積極找工作連動。

為防堵疫情擴大,在目前武漢病毒的「震央」歐洲,義法西等國宣布學校停課,但美國很難關閉公立學校,因為多數父母負擔不起托兒照顧,許多窮困家庭的兒童一天中唯一像樣的一頓往往來自學校供應的午餐。以洛杉磯為例,約80%的學生符合免費享有午餐或減免午餐費用的資格,甚至有近2萬學生在學年中某時刻曾經無家可歸。

萊特說,美國身為全球最富有的國家,卻沒有公共衛生體系,無法捍衛整體國民的健康,眾議院急就章的方案雖然總比沒有好,還是遠不足以彌補空缺。

美國在1月20日宣布出現第一例確診案例後,截至3月16日凌晨,確診個案已達至少3602人,死亡人數66,目前除了西維吉尼亞州,其餘各州均已出現患者。

資料來源:衛報、NBC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