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會騷亂:這場混亂到來前的65天

莎伊安·薩達里扎德赫(Shayan Sardarizadeh)、傑西卡·盧森霍普(Jessica Lussenhop) -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BBC駐華盛頓新聞部
·16 分鐘 (閱讀時間)
國會大廈一片混亂
國會大廈一片混亂

很多人對於華盛頓發生的事件感到震驚,但是對於那些在網上密切跟蹤陰謀論和極右團體的人來說,各種警號一直都在。

選舉日當晚,美國東部時間2時21分,總統特朗普走上設在白宮東廳的一個講台,宣稱自己獲勝。

「我們本來在凖備贏得這場選舉。坦白說,我們確實贏得了這場選舉。」

他在講話之前一個小時曾發推文:「他們在試圖竊取這場選舉。」

他沒有獲勝,沒有勝利便無所謂竊取勝利。但是對於他的很多狂熱支持者來說,當時的這些事實並不重要,直到現在也仍然不重要。

Donald Trump Tweet
Donald Trump Tweet

65天之後,各色人等組成的騷亂者衝擊了美國國會大廈。他們當中包括相信「匿名者Q」(QAnon)陰謀論的人、「Stop the Steal」(阻止竊取)組織的成員、極右活動人士、網絡噴子等各種人。

1月8日星期五——大約是華盛頓的騷亂48小時後——推特(Twitter)開始清除一些最有影響力的親特朗普帳戶,它們一直在鼓吹陰謀論和敦促人們採取實際行動推翻選舉結果。

然後最大的一個來了——就是特朗普自己。

特朗普總統隨後被永久禁止在他有超過8800萬關注者的帳戶上發推文,原因是「由於有進一步煽動暴力的風險」。

華盛頓的暴力事件震驚了世界,並且似乎令當局措手不及。

但是對於所有一直仔細觀看事件發生的人——在網上和在美國各城市的街頭——來說,它並不令人驚奇。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在投票之前的多個月裏,選舉被操縱的想法就已經由總統本人就在各個演講和推文當中播下了種子。

在選舉日當天,美國人走向票站之際,謠言就已經傳開了。

費城一個票站一名試圖監督投票的共和黨人被拒絶進入的視頻開始瘋傳。那是一個切實的失誤,原因是對規則的理解有混亂。該名男子之後被允許進入票站監督投票。

但是它卻成了之後幾天很多在網上瘋傳的視頻、圖片、圖表以及言論當中的第一個,一個叫做「#StopTheSteal」(阻止竊取)的話題標籤開始流行起來。

https://twitter.com/willchamberlain/status/1323615834455994373

背後的訊息很清晰——特朗普贏得了壓倒性的勝利,但是建制集團「深層政府」的一些黑暗勢力從他手中偷走了選舉勝利。

11月4日星期三的清晨,選票仍然在點算,美國各大電視台宣佈拜登獲勝前三天,特朗普總統宣佈自己獲勝,並聲稱對手「欺詐美國公眾」。

特朗普沒有提供任何證據支持自己的說法。過去對美國大選進行的研究顯示,選民欺詐是極其罕見的。

特朗普
特朗普

至下午中段,臉書(Facebook)上有人建起了一個名為「Stop the Steal」的群組,並且很快成為該平台歷史上增長最快的群組之一。至周四早上,該群組已經有超過30萬成員。

當中很多的帖文都聚焦在沒有根據的大規模選舉舞弊指控上,包括無中生有地指控有數以千計不在世的人投了票,還有一些投票機器設定了某種程式,將投給特朗普的票變成投給拜登的。

但是有一些帖文是更加令人警惕的,它們提到需要進行一場「內戰」或者「革命」。

至周四下午,臉書撤下了「Stop the Steal」群組,但是在這些之前,該群已經製造了近50萬條評論、分享、點讚和回應。

之後又有其他幾十個群組很快出現,代替它的位置。

2020年11月5日,亞利桑那州示威者
2020年11月5日,亞利桑那州示威者

選舉被竊取的想法繼續在網上散播並且站住了腳。不久後,一個專門關注「Stop the Steal」的網站上線,試圖召集「實地部署的人員來保護選票的誠信」。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11月7日周六,大型新聞機構宣佈拜登贏得選舉。在民主黨的據點,在批人群上街慶祝;但是在網上,特朗普最狂熱的支持者對此的反應是憤怒和對抗。

他們計劃在之後的周六在華盛頓特區進行一場集會,將它稱為「百萬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令美國再次偉大)大遊行」。

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可能會試著到示威現場「打個招呼」。

過去在華盛頓的親特朗普集會都沒有吸引大量的人群,但是在那個陽光普照的早晨,有數以千計的人聚集在自由廣場(Freedom Plaza)。
過去在華盛頓的親特朗普集會都沒有吸引大量的人群,但是在那個陽光普照的早晨,有數以千計的人聚集在自由廣場(Freedom Plaza)。

過去在華盛頓的親特朗普集會都沒有吸引大量的人群,但是在那個陽光普照的早晨,有數以千計的人聚集在自由廣場(Freedom Plaza)。

一位研究極端主義的人士將它稱為「親特朗普叛亂的開端」。

隨著特朗普的車隊穿過市中心,支持者興奮地尖叫著衝過去要一睹總統的身影,特朗普則戴著一頂紅色的「MAGA」帽子向他們微笑。

隨著特朗普的車隊穿過市中心,支持者興奮地尖叫著衝過去要一睹總統的身影,特朗普則戴著一頂紅色的「MAGA」帽子向他們微笑。
隨著特朗普的車隊穿過市中心,支持者興奮地尖叫著衝過去要一睹總統的身影,特朗普則戴著一頂紅色的「MAGA」帽子向他們微笑。

除了主流的保守派人物在場之外,這場活動主要都是極右團體的人們。

極右、反移民和全男性團體「驕傲男孩」(Proud Boys)的數十名成員加入了遊行,他們多次參與街頭暴力抗議,後來也身在衝擊國會大廈的人群當中。武裝組織、極右媒體和鼓吹陰謀論者亦在場。

隨著夜幕降臨,特朗普支持者和反抗議者之間爆發了衝突,包括在距離白宮約五個街區之外的地方也發生了對罵。

雖然那一次大體上受到警方的控制,但是那一次的暴力是一個明確的訊號,預示著之後即將發生的事。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到現在,特朗普總統和他的法律團隊已經寄希望於數十宗法律訴訟。

Donald Trump Tweet
Donald Trump Tweet

雖然已經有一些法院駁回了舞弊的指控,在親特朗普的網絡世界,很多人已經開始對兩名與總統關係親密的律師著迷——西德妮·鮑威爾(Sidney Powell)和L·林·伍德(L Lin Wood)。

鮑威爾和伍德承諾,他們對選舉舞弊的案件凖備如此充分,到案件公布時,他們將會徹底催毀拜登贏得選舉的說法。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Iplayer
Iplayer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65歲的鮑威爾是一名保守派活動人士和前聯邦檢察官。她向福克斯新聞(Fox News,霍士新聞)表示,這場訴訟會「放出克拉肯(Kraken)海怪」——這是斯堪的納維亞傳說中從海中殺出吃掉敵人的海怪。

這個「克拉肯」很快就成為了一個網絡貼圖,代表著廣為流傳卻沒有實質證據的選舉舞弊指控。

鮑威爾和伍德在「匿名Q」陰謀論的信奉者當中成了英雄——這些人相信特朗普和一支秘密武裝情報團隊正在對抗一個由民主黨、傳媒界、商界和好萊塢內部崇拜撒旦的戀童癖人士組成的深層政府。

兩名律師成了在總統和他最崇尚陰謀論的支持者之間的一個管道——這些支持者當中有一些就在1月6日闖進了國會大廈。

鮑威爾和伍德成功地在網絡上煽動起了喧鬧與憤怒,但是他們的法律行動卻毫無結果。

去年11月,他們公布了將近200頁的文檔,這時候才清楚顯示,原來他們的訴訟當中大部分都是陰謀論和已經被戳破的不實指控,已經被數十所法院拒絶受理。

這些訴訟當中有一些簡單的法律錯誤——還有基本的拼寫錯誤。

只是,那個網絡貼圖仍然流傳。「克拉肯」和「放出克拉肯」的詞組還是在國會騷亂之前被使用超過100萬次。

隨著法院拒絶受理特朗普的法律訴訟,極右活動人士就越來越多地以選舉工作人員和官員為目標。

佐治亞州一名選舉工作人員收到了死亡威脅,而包括州長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州務卿布拉德·拉芬斯帕格(Brad Raffensperger )以及負責管理該州投票系統的加布裏埃爾·斯特林(Gabriel Sterling)等在內的一些共和黨人則在網上被標籤為「叛徒」。

12月1日的一場記者會上,斯特林向總統發出了情緒激動而又有預見性的警告。

「會有人受傷,會有人被槍擊,會有人被殺的,而這樣並不對,」他說。

12月初在密歇根州,州務卿、民主黨人喬瑟琳·本森(Jocelyn Benson)剛剛和她四歲的兒子在底特律的家一起修剪完聖誕樹,就聽到外面一陣騷動。

大約有30名抗議者帶著橫幅站在外面,就著擴音器大叫「停止竊取!」

「本森,你是個惡魔,」其中一人這樣叫道。

「你是民主的威脅!」另一個叫道。

其中一名示威者現場用臉書直播了抗議,說她的團體「不會離開」。

這只是針對牽涉選舉人士的眾多抗議當中的一個。

在佐治亞州,不斷有特朗普的支持者開車經過拉芬斯帕格的家門前,按響喇叭。他的妻子還收到了性暴力的威脅。

在亞利桑那州,示威者聚集在州務卿、民主黨人凱蒂·霍布斯(Katie Hobbs)家門外,一度警告她說:「我們在盯著你。」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12月11日,最高法院拒絶了得克薩斯州廢除投票結果的申請。

隨著現任總統的法律和政治窗口正在關閉,網上親特朗普圈子內所使用的語言越來越暴力。

12月12日,另一場"停止竊取"的集會在首都進行。再次有數以千計的人出席,示威者當中亦再次出現一些著名的右翼活動人士、「匿名Q」支持者、邊緣的「MAGA」群組和民兵活動分子。

2020年12月12日,聚集在華盛頓的特朗普支持者
2020年12月12日,聚集在華盛頓的特朗普支持者

特朗普的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將示威者比喻成《聖經》裏突破耶利哥之牆的士兵和牧師。這響應了集會組織者用「耶利哥遊行」來顛覆選舉結果的呼籲。

極右組織「格羅伊珀軍」(Groypers)針對共和黨政客和他們眼中的溫和派,其領頭人尼克·福恩特斯(Nick Fuentes)向人群說:「我們要摧毀大老黨(GOP,即共和黨)!」

那一場遊行再次演變成暴力。

兩天後,選舉人團確認拜登勝選,這是他入主前的最後步驟之一。

在網上,支持者開始接受循法律途徑推翻選舉是走不通的路,而只有直接行動才能拯救特朗普的總統之位。

自選舉日開始,在弗林、鮑威爾和伍德之外,親特朗普的網絡圈子裏又冒起了一個人氣驟升的新人物。

羅恩·瓦特金斯(Ron Watkins)是吉姆·瓦特金斯(Jim Watkins)的兒子,後者是「8chan」和「8kun」背後的策劃人——那是充斥著極端語言和觀點、暴力與極端性內容的貼圖討論版。是它們令「匿名者Q」運動的冒起成為可能。

在12月17日一系列瘋傳的推文當中,羅恩·瓦特金斯建議,總統特朗普應該仿效古羅馬帝王凱薩,充分利用「赤誠的軍隊」來「光復共和國」。

羅恩·瓦特金斯鼓勵的50多萬關注者將「#CrossTheRubicon」(跨過魯比孔河)變成一個推特話題標籤,它指的是凱薩大帝在公元前49年領軍跨越魯比孔河發動內戰的歷史時刻。這個話題標籤還被一些更主流的人物使用——包括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主席凱利·沃德(Kelli Ward)。

在另一條推文中,羅恩·瓦特金斯說,特朗普必須動用《反叛亂法》(Insurrection Act),該法賦予總統派遣軍隊和聯邦武裝力量的權力。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之後那天,即12月18日,特朗普與鮑威爾、弗林以及其他人在白宮開過一個戰略會議。

據《紐約時報》報道,在會議中,弗林呼籲特朗普強制實施戒嚴法,並派出軍隊「重新進行」大選。

這個會議進一步引發網上極右圈子關於「戰爭」和「革命」的討論。很多人開始將1月6日那個通常只是例行公事的國會聯合程序看作是最後一搏的機會。

當中的如意算盤開始在「匿名者Q」和一些「MAGA」支持者中間扎根。他們希望主持1月6日儀式的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能夠無視選舉人團的投票。

他們說,總統之後會派出軍隊鎮壓任何動亂,下令拘捕操縱選舉的"深層政府朋黨",並將他們送到關塔那摩灣(Guantanamo Bay)軍事監獄。

回到現實世界,上述一切都遠沒有實現的可能。但是它卻掀起了一場運動,組織「愛國者車隊」在1月6日開順風車將全國各地數以千計的人送到華盛頓特區。

特朗普的支持者(2021年1月1日,加利福尼亞帕薩迪納市)
特朗普的支持者(2021年1月1日,加利福尼亞帕薩迪納市)

長長的遊行車隊揮舞著特朗普的旗幟,有些還拖著精心布置的拖車,在肯塔基州路易維爾、佐治亞州亞特蘭大和賓夕法尼亞州斯克蘭頓等城市的停車場出現。

「我們凖備出發了,」一名參與者在推特上說,並貼上一場有大約20多名支持者的照片。

在北卡羅來納州一個宜家家居(Ikea)的停車場內,另一名男子在炫耀他的貨車。「旗子有點破爛——我們現在都說它們是戰旗了,」他說。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隨著彭斯和其他關鍵共和黨人將會遵照法律允許國會認證拜登勝選的事實越來越明朗,針對他們的評論開始變得惡毒。

「彭斯將會進監獄,等著以叛國罪受審,」伍德發推文說,「他將會面臨火槍隊的處決。」

網上的討論到達沸點。武器、戰爭和暴力的說法在自詡為「言論自由」社交平台的Gab和Parler以及一些網站甚囂塵上,它們得到了特朗普支持者的歡迎。

在成員一度支持警方的「驕傲男孩」群組,一些人開始調轉槍頭反對當局,認為它不再站在他們一邊。

在親特朗普網站「TheDonald」上,數以百計的帖文公開討論突破路障,違抗華盛頓市嚴格的禁槍令攜槍支及其他武器遊行的計劃,還有人公開談論硬闖國會大廈和拘捕「叛國」的國會成員。

1月6日星期三,特朗普在白宮南邊的橢圓形草坪向人群演講,超過一個小時。

較早前,他鼓勵支持者「和平、愛國地讓你們的聲音被聽見」,但是他用一個警告作結尾。「我們拼了命地戰鬥,而如果你們不拼命戰半的話,你們就將不再有國家了。」

「所以我們會,我們會走到賓夕法尼亞大道……我們會去國會大廈。」

對於一些觀察者來說,那一天的潛在暴力威脅,從一開始就很清晰了。

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喬治·布殊)總統政府的前國土安全部長邁克爾·切爾托夫(Michael Chertoff)指責國會大廈警察,他們據報在事前拒絶了龐大得多的國民警衛隊提出的增援。他形容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差的警力部署失敗」。

「我認為那是事情非常可以預見的潛在負面轉折點,」切爾托夫說。

「直白地說,它很明顯了。如果你有看報紙並且是清醒,你就明白有很多人已經相信發生了一場舞弊的選舉。當中有些人是極端和暴力分子。當中有些團隊是公開地說:『帶上你的槍』。」

很多美國人卻還是被周三的場面震驚了,比如詹姆斯·克拉克(James Clark),來自弗吉尼亞州的一名68歲共和黨人。

「我認為這絶對是令人震驚的。我沒想到會變成這樣,」他向BBC表示。

但是,相關的跡象已經存在很多個星期了。極端和陰謀論組織的大雜燴,相信這場選舉是被竊取了。在網上,他們反覆地談論將自己武裝起來,談論暴力。

或許當局沒有想到他們的帖文是認真的,或者足夠具體到可以調查。他們現在面對的是很具體的問題了。

對於喬·拜登在1月20日的就職儀式,切爾托夫預計將會有比上星期三晚上"強有力得多"的安保措施。

但是這並沒有令極端平台上的很多人停止呼籲在當天進一步行使暴力和擾亂。

此外,還有擺在主要社交平台面前的問題,是它們讓陰謀論得以傳播給數以百萬計的人。

上周五晚上,推特刪除了特朗普前顧問弗林、「克拉肯」律師鮑威爾和伍德,以及瓦特金斯等人的帳戶,然後就是特朗普本人的帳戶。

對闖入國會大廈人士的逮捕行動在持續,但是很多騷擾者仍然活在網上的平行宇宙中——一個充斥著「另類事實」的地下世界。

他們已經為特朗普在騷亂第二天推特上的視頻聲明想出了各種奇幻的解釋。特朗普在當中第一次承認「一屆新的政府將會在1月20日宣誓上任」。

他們辯稱,他不可能放棄的。他們的各種新理論包括,視頻裏的不是他,而是通過電腦「深度仿冒」(deep fake)的影像,又或者說總統正被劫持。

很多人仍然相信,特朗普最終將會勝利。

這背後沒有任何證據,但是它確實證明了一件事。

不管特朗普的下場如何,闖進國會大廈的那些示威者並不會很快就退縮。

*奧爾加·羅賓遜(Olga Robinson)與傑克·霍頓(Jake Horton)參與報道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所有圖片均受版權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