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台海封橋搭擂台

黃介正
中國時報

本月初中共人民解放軍連續兩日派遣機艦在台灣周邊海空域進行「遠海航訓」,美軍隨即派遣軍機沿台灣東西兩側飛行,隨後亦有戰艦航經海峽。在官方聯繫中斷4年,大陸新冠肺炎傳染病疫情大幅降低兩岸往來之時,美、中的戰略爭霸以及具有針對性的海空巡航,不但形同強力封阻兩岸交往的橋梁,而且把台灣海峽變成兩強比武的擂台。

《孫子兵法》論述地緣戰略的〈九地〉篇稱「用兵之法,有散地,有輕地,有爭地,有交地,有衢地,有重地,有圮地,有圍地,有死地」,以美、中兩強在西太平洋之爭,台灣在9地之中,至少居其4:誰先據為己有者,誰就得到有利位置的「爭地」;一方可以來,另一方也可以去的「交地」;多國鄰近而率先到達者,便於連結盟友的「衢地」;以及能速戰決勝則生,無法速戰者亡的「死地」。

台灣位於長三角與珠三角的中間點,三地構成的三角形區域正是最富庶的精華重心。以軍事價值而論,台灣位於日本那霸與菲律賓蘇比克灣,日本橫須賀港與越南金蘭灣港的中間點。台灣向北往鄂霍次克海,向南至麻六甲海峽,是西太平洋航運交通線以及第一島鏈的中間點。地理位置決定了台灣的戰略價值,地緣戰略也決定了台灣的命運。

台灣本身具有雙重身分,既是Gateway(聯通道),也是Gatekeeper(守門將);是中國大陸早期經濟對外開放,華人社會對接西方政治體制與人權自由,西方理解或試圖轉化中國社會文化與催化政治體制改革的Gateway;而在安全與競爭上,台灣更對美、中雙方同時兼具Gatekeeper的戰略價值。

當日本安倍首相為夏季奧運而對北京善意盡釋,菲律賓杜特蒂為政爭而宣告終止美菲《軍隊訪問協定》(VFA),位於東北亞與東南亞交匯的台灣,現今更有可能會被華府緊緊地綁住。

台灣是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中間點,永不沉沒的巨型航空母艦,是美國遏制中國戰略突穿的關鍵節點,也是中國航向蔚藍色大洋的必經之路,美國無台灣則聯防破口,中國無台灣則海防虛空。在強權爭霸與經貿戰略的部署上,台灣海峽自是「爭地、交地、衢地」。

自從1991年波斯灣戰爭以降,後冷戰時期美國發動戰爭,約均在3周的時間即可結束主要大規模戰鬥,蓋因最終軍事勝負結果基本確定。中國人民解放軍因之鑽研「新軍事革命」(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20餘年來致力探索並建構「遠戰速勝、首戰決勝」的對台軍事能力,故台灣海峽亦為「死地」。

再從地緣經濟的視角來看,美中貿易大戰1年多來,許多跨國企業就降低在中國大陸營運比重,若干甚至逐步撤出中國大陸,美中供應鏈脫開的勢頭出現。大陸爆發新冠肺炎,且疫情不知何時得以趨緩,中國生產能量受到嚴重影響的情況下,更易加速美、中兩大供應鏈的脫鉤。

台灣和亞太周邊鄰邦一樣,長期以來在地緣戰略上仰賴美國,在地緣經濟上連結中國。在美國川普總統掌起「美國優先」的大旗,將貿易放在國家安全決策之中,把資金回流及產業鏈遷回美國,視為美、中全球爭霸的一部分,「脫鉤」就成了各國政府必須重視的挑戰。

美國自將大陸電信設備巨頭華為列入「實體」清單,及對若干大陸科技廠商祭出貿易禁令,台灣的晶片龍頭台積電就必須隨時應對美中貿易談判的變化,以及未來加深的移轉與脫鉤壓力。

在美中爭霸的棋局中,如果台灣選擇只作美國戰略與貿易利益的Gatekeeper,而完全放棄聯通東西交匯的Gateway功能角色,是否真能保障台灣自身的長遠利益,仍值得有識之士深入探究。

台灣的決策者必須明白,美國研讀《孫子兵法》的菁英不在少數,川普即使未必詳參兵法,但他本身向來也依循「合於利而動,不合於利而止」的思維。

我們要把自己放在砧板上,心甘情願地成為美中對抗的「擂台」,還是想方設法保住「搭橋」的功能,為擴大戰略主動與行動自由審慎謀畫,可能還是得稍稍放下鍵盤與網路,靜下心來把《孫子兵法》再溫習幾遍。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副教授、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