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導演下次珍珠港嗎?論戰略持久/張競

台灣好報

張競(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全球爆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但亞太地區軍事活動亦有升溫跡象。儘管美國海軍羅斯福號航艦染疫,影響到美軍區域戰備實力,但美國仍三不五時透過軍艦硬闖南海島礁周邊海域表態,更安排情報蒐集空中儎臺不斷在大陸沿海空域活動,同時再派遣戰略轟炸機由關島以遠程奔襲架式,直衝大陸周邊國際空域示威,共軍機艦亦是不干示弱,不斷突穿島鏈進行遠海航訓,雙方分庭抗禮互不相讓,是否有可能擦槍走火,確實讓周邊各方提心吊膽。

再從政治與經濟層面觀察,華盛頓雖與北京達成經貿協議,但在疫情爆發後,先是以幸災樂禍態度,不斷冷言冷語,口上雖說提供援助,但最後證明支票跳票,所有承諾並未實際到位。但當美國本土疫情爆發後,白宮高層原先是擺出輕慢態度,未能準確估算疫情嚴重程度。最後發現狀況失控後,就開始推卸責任,與北京雙方演出甩鍋大戰,希望透過責怪北京掩蓋疫情資訊,並且揚言將採取懲罰與索賠求償手段化解民憤,來挽救大選年岌岌可危之政治票房與民調危機。

此時面對華盛頓不斷透過點名叫陣,北京是否想通美國不無可能在導演下次珍珠港事變戲碼,希望獲得在全球圍堵北京口實,透過布局讓本身扮演受害者,以便獲得展開報復行動之道德制高點。此種說法從表面上看起來顯得離奇,但若是回顧美國處理對外關係歷史經驗,就會發現此種佈局挑釁,其實是隱含以強凌弱盤算,能夠順利師出有名,確實不是憑空想像杞人憂天。

人類歷史長河中,強權利用特定偽造假戲惡意設局,作為找機會動用武力口實,確實是不乏先例。回顧中國近代史上最明顯案例,就是蘆溝橋事變前,日本軍閥存心找碴,聲稱在演習時有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索檢查未果,就開始發動攻擊當地駐軍,最後就點燃全面抗日戰爭導火線。

就美國歷史來說,1898年2月15日夜間,成為美西日後開戰主因之美國海軍軍艦緬因號哈瓦那港爆炸事件,到今天還是個導致戰爭之無頭公案。該艦爆炸產生眾多傷亡,引起美國社會譁然;雖然當年並無任何斬釘截鐵證據,但美國國內輿論矛頭依然指向西班牙,聲稱係受其陰謀所害。

儘管當年4月美國對西班牙宣戰時,帳目上所列開戰理由並未明述緬因艦爆炸案,但能夠讓美國民眾接受政府政策,順利完成宣戰所需社會動員,亦讓國會同意向西班牙開戰,其實完全就是靠此意外所致,儘管到今天為止,仍然還是項歷史懸案。

此外誠然在歷史學家論證中,一直存在著珍珠港陰謀論說法,認為當初美國存心透過經濟封鎖與鋼鐵石油禁運,逼著日本必須拼命一搏,並且亦理解到聯合艦隊將進襲珍珠港,而不是歷史表面上所講的那麼單純,完全就是日本希望在珍珠港擊潰美國艦隊,逼迫美國循著甲午戰爭與日俄戰爭歷史軌跡,與其達成城下之盟接受屈辱結局;整個偷襲珍珠港發展過程,其實是華盛頓戰略家精心安排設計。

但不論如何,東京總是在整體戰略佈局層面上,循著華盛頓所操弄安排之軌跡,逐步走向開啟戰端不歸路,將雙方衝突擺在檯面,最後讓美國能夠在1941年12月珍珠港事變爆發後,找到足夠理由動員美國社會,展開對日全面戰爭。

所以究竟是華盛頓高明到能夠左右著東京決心開戰意念,抑或是東京本身雖有自主意志,但仍在華盛頓佈局下走向全面戰爭,讓美國獲得全面宰制太平洋契機,純然只是歷史巧合呢?恐怕在歷史上還有很大辯論空間。

假若對美國社會最強烈心理衝擊,以及讓美國公眾產生高度威脅感之武裝衝突,恐怕就是發生在2001年之911恐怖攻擊事件。美國在911事件後,順勢通過大量影響美國政治體制與限制內部公民權利之法律,並且對外發動全球反恐戰爭,最後是入侵伊拉克以及進軍阿富汗,付出美軍傷亡以及戰爭成本極高代價,亦讓美軍師老兵疲元氣大傷。

但回過頭來細想,前述每個歷史事件都有相同規律,整個過程都讓美國感受到本身是受害者,所以才能夠在民眾間進行心理動員,讓整個社會支持美國政府對外用兵,並且願意付出經濟與美軍傷亡作為復仇平反代價。

在華盛頓與北京建交後之交手過招歷程中,1993年7月至9月銀河號遭致攔截檢查,1999年5月美軍誤炸中國大陸駐南斯拉夫大使館,再加上2001年4月1日發生南海撞機事件,這些都是讓北京數度感受到國際社會強權政治欺凌,令決策者刻骨銘心難以釋懷之衝突事件。

國際社會中,政治指控毋需證據,帝國主義不用理由,確實是無奈現實;但是否為刻意安排以強凌弱存心設局挑釁之場景,希望激起對手急躁冒進訴諸武裝衝突,其實都在考驗戰略定力以及政治智慧。

大國博弈對壘過招,在戰略指導上只有兩種基本選擇─決戰與持久。假若戰略環境內各項客觀條件有利時,就應當進行決戰。不論是透過經濟、商貿、金融、社會、文化、宣傳、情報或是軍事任何層面,進行較勁、角力或是公開衝突;能夠運用有利條件存在時機,果敢進行決戰,才有可能有所斬獲底定全局。

但若是客觀條件並不有利,時機亦並不成熟,敵我實力消長尚未到達對我完全有利,差距亦不夠顯著到穩操勝券時,此時就應當選擇持久作為戰略指導,希望透過各項努力,逐漸改變敵我優劣條件,建構有利戰略態勢,以便在適當時機點進行決戰。

目前北京面對美國,美國不斷積極叫陣施壓,在戰略上顯然就是要迫使北京過早投入決戰,但在戰術上如何達到此種態勢,顯然就必須佈局成類似珍珠港之情境,讓北京主動出手挑起戰端,才能讓華盛頓獲得充分口實,在國際社會針對中國大陸展開全面封殺,取得戰略主動權。

美國是否在導演下次珍珠港?假若未能從戰略持久視角來思考問題,恐怕就會因操之過急而失算。能否從歷史軌跡中看出玄機所在,就可檢證出華夏文明戰略思維是否仍然蘊含生機。

(原刊北京「國觀智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