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兩次南卡防火牆的對比

嚴震生
中國時報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在民主黨初選連輸3場後,竟能在南卡羅萊納州鹹魚大翻身,不僅首次拔得頭籌,同時還是獲得壓倒性的勝利。3天後的超級星期二,他一舉贏得14個州中的10個,並首次在黨代表人數上領先對手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

儘管拜登在愛荷華及新罕布什爾兩州分別排名第4及第5,但他堅持這兩個白人為主的小州,不是他的強項,他的支持者很大一部分是人口較為多元、有相當比例非洲裔選民的南部各州。基於此,他將競選的防火牆設在南卡羅萊納,認為這個非洲裔選民占民主黨初選投票族群過半的州,將是拜登能夠起死回生的關鍵。

在南卡初選之前,許多專家及評論員都認為拜登有機會在此勝過桑德斯,但大部分估計勝負的差距在個位數到10個百分點左右,沒想到開票出來後拜登竟然獲得近半的選票,大贏桑德斯28個百分點。除了選民結構有利外,南卡的資深民主黨眾議員、也是眾議院民主黨黨鞭克萊蒙恩在選前表態支持、為他背書,則被視為另一個重要因素。

在南卡勝選後,拜登帶著氣勢進入2天後的超級星期二、14個州的初選,一舉拿下10州,在黨代表人數上首次超過桑德斯。在這兩天多的時間內,民主黨溫和派的兩位頗有實力的候選人—前印第安納州南灣市長布提吉莒和明尼蘇達州聯邦參議員克勞布查宣布退選並轉而支持拜登,另一位先前已退出的溫和派候選人、前德州眾議員歐陸克也為他背書,讓他在超級星期二大有斬獲,成為改變歷史的逆轉勝創造者。

拜登的浴火重生不禁喚起2016年共和黨初選的類似經驗。4年前共和黨建制派的代表、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希,也是在前兩站的初選中表現欠佳(愛荷華州排名第6、新罕布什爾排名第4),而領先的正是非建制派的川普。當時布希同樣將南卡羅萊納當作防火牆,認為這是他可以絕地逢生、重新出發的地方。就如拜登一樣,他獲得了該州共和黨重量級參議員葛拉姆的支持。然而,傑布.布希在南卡僅獲得不到8個百分點的選票,排名落後前3名約15個百分點以上,表現大失所望,不得不退選。同樣是建制派的人物,同樣是要對抗非建制派的激進競爭者,同樣是以南卡當作防火牆,同樣獲得該州重量級政治人物的支持,為何兩人的結果有如此大的差異?

首先,傑布‧布希的兄長小布希曾在2000年的共和黨初選中,在新罕布什爾輸給另一位候選人馬侃18個百分點,動搖了他原先看好的局面,但他在南卡羅來納的勝利,成功地讓他氣勢再起,最終奪得共和黨的總統提名。這是為何傑布.布希認為有機會在南卡築防火牆的原因,但他忽略了2016年共和黨對建制派的不滿,而今年民主黨雖然有改革派支持桑德斯和華倫,但並沒有想要完全推翻建制派。

其次,傑布.布希已是布希家族第3位總統參選人,選民多多少少希望看到不同的政治人物出線,同時小布希總統任內的表現不佳,因此並沒有留給弟弟太多正面的政治資產。反觀拜登雖是政治圈的老面孔,但因為曾擔任第1位非洲裔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副手,而歐巴馬仍受到民主黨選民的愛戴,因此非洲裔選民的移情心裡就產生了決定性的作用。

再者,儘管傑布.布希和拜登都獲得南卡資深的政治人物背書,但前者的支持者是本身參選落敗的葛拉姆,他提前退出就以意味著建制派的不受歡迎,而後者的背書者不僅是非洲裔,更是眾議院的第三號政治人物,具有關鍵性的影響力,無怪乎拜登要特別謝謝他讓自己能夠重新再起。

最後,2016的總統大選是一個沒有在位者的開放席次選舉,而2020年民主黨候選人要挑戰的是具有現任優勢的川普。由於民主黨許多黨員抱著擊敗川普為首要的考量,希望挑出一位最有可能勝選的候選人,因此眼看激進的桑德斯領先,他們充滿了焦慮,而盡速自我整合地將選票集中在當選可能性較高的拜登身上,才會讓後者的防火牆策略奏效。(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