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分歧的反向外延

張登及
·4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選舉的記票爭議尚未落幕,由於各州選舉人團將在12月14日投票,選舉結果至少要到當天之後才能決定。川普總統必須在多個州都逆轉目前落後的近70票,同時得到州政府、法院甚至最高法院支持,可能性相當小。所以雖然白宮仍拒絕開啟移交,但部分官員甚至情治界與共和黨高層都默認大局已定。

現在令全球關注的,短期是不認輸而變得更不可預期的川普,是否要導演美國首齣「歲末驚奇」;長期的問題則是拜登在「沒有川普的川普主義」美國,能有多少作為。後者意味著即使拜登就職、民主黨又勉強控制兩院,從歐巴馬第一任以來美國日益深化的分歧仍很難緩和。

美國社會分歧嚴重,不僅影響華府政局;因為美國是二戰以來國際上各種制度的設計者和執行者,美國對世局的躊躇,也使戰後秩序動搖。

這樣的分歧首先體現在媒體報導選情時的地圖上:看似壓倒性的大面積「紅色幻象」(red mirage),竟不敵東西岸與湖區的幾塊「藍色浪潮」(blue wave)。布魯金斯學會一項新研究顯示,拜登全國票數優勢的郡只有約500個,但其GDP總和卻達全國70%。而川普在逾2400個郡領先,但這些地方GDP總和不足全國30%。

美國的州郡間不僅經濟發展懸殊,人口亦然。有些民主黨領先7成以上的都會大郡人口達數百萬,如洛杉磯郡與舊金山郡都開出約400萬票。共和黨一些鄉村區小郡比台灣的一些村里還小,只有數百人。這次令人印象深刻的不是加州的一面倒或川普取勝佛州,而是有大量通訊投票的人口大城如費城,漫長開票最後拜登拿到80%,喬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拜登最後開出70%,都逆轉全州,使川普陣營質疑後來海量湧到的都市票,是軟體舞弊或死人投票。

川普律師團甚至進一步懷疑,涉及記票問題的選務軟體多米尼恩系統(Dominion Voting System)背後,有來自委內瑞拉與古巴的投資,曾經幫委國左派總統馬度羅做票。而中情局、聯調局、主流媒體、矽谷、外國利益團體乃至某些共產國家都共謀,無端畫給拜登的甚至可能達到3000萬票。誇大疫情以推動通訊投票,歷來被指是民主黨陰謀,如果最後總投票數確定為1.5億,等於舞弊票數達到20%。

這樣的臆測不僅被美國國土安全部駁斥,多數盟國主要媒體也不隨之起舞。有趣的倒是狂熱美選的兩岸媒體與社群,對「拜登舞弊」各種故事大量轉載。

筆者自己就曾提醒海外群友,一則微信所謂民主黨州級官員選務弊案認罪的新聞,時間是2016年。假如依川普團隊與川粉指責的,微信受中共控制,理應反川挺拜,不應放任「拜登舞弊」訊息漫灌。又或許北京不特別抵制川普連任,這實際上已經見諸中外學界許多分析。

與中共的媒體政策相比,台灣媒體與網路生態「理論上」應較不受政府影響。但台灣近年來的社會分歧,卻呈現出一種美國「反向外延」的現象。

與美國相同,中國大陸在全球化中獲益甚多,台灣和美國都有社會貧富、城鄉差距問題,將這類社會問題歸責所謂「中國因素」,情感上輕鬆無礙,「中國因素」甚至在美國也多少是兩黨共識。

但台美社會連動卻呈現「反向外延」:台灣擁抱各種「進步多元」價值、以防「武肺」卓越而自豪者,此番卻更熱烈擁護僅不足1年前曾經全島嘲笑的出言不遜、「輕蔑婦女」、堅持「撐警」、支持「法律與秩序」的美國民粹保守派。而主張防疫優先、限制警權、保障示威、多元教育、種族平權、健保普惠、高薪增稅的美方友人,竟成為勾結社會主義、全球獲益、脫離在地的傲慢「黑命貴」,與毫無憲政信念的腐敗科技界與做票「白左」。這在所有西方民主國家中,幾乎是絕無僅有的例外。

台灣社會對美國大選的這種「反向外延」現象,如果只是「反中」的簡單反射,或許只需要拜登上任後繼續制衡北京,就可療癒一半。但如果美國新政府自己也無法緩和其社會分歧,台灣的憲政民主道路恐怕將更為艱難扭曲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