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歷史上五次爭議激烈、影響深遠的總統選舉

·9 分鐘 (閱讀時間)
投票站的美國選民
投票站的美國選民

歷史不會簡單重演,但有可能跟現實相呼應。諸多跡象顯示,2020年特朗普和拜登之間的選戰將是一場火藥味十足的角力,其爭議和影響可能超過2016年;那次大選特朗普全靠選舉人團選票勝出。

美國歷史上曾經有過幾次觸發時局動蕩、影響深遠的總統選舉。

Section divider
Section divider

1824 - 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和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

1824年大選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由眾議院投票最終決定總統人選的選舉。

當時參加總統角逐的有4名候選人,都來自同一個政黨 — 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安德魯·傑克遜、約翰·昆西·亞當斯、威廉·克勞福德和亨利·克雷。

選票點算結果是傑克遜勝出,贏得選民和選舉人團多數票。但是,他獲得的選舉人票數比當選總統所必需的票數少了32張。

根據憲法規定,在這種情況下由眾議院投票決定,而且眾議院只能在得票最多的三名候選人中投票。因此克雷出局。克雷當時是眾議院議長。

眾議院投票,最後選舉亞當斯出任總統。實際上,傑克遜獲得的選舉人團票數比亞當斯多,99票對84票。

傑克遜是戰爭英雄,代表西部挑戰當時一直被東部精英把持的白宮,被視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代表「民粹」主義的候選人;亞當斯的父親是美國第二任總統;克雷屬於代表當時美國社會精英階層的「輝格派」。克雷及其陣營與更傾向於普羅大眾的傑克遜對立。

最後,眾議院投票確定亞當斯當選總統。亞當斯組閣時任命克雷擔任國務卿,傑克遜當即怒斥黑幕操作,「腐敗交易」。

傑克遜力主在美國政治精英圈「反腐」,他的敗選引發了要求廢除選舉人團制度的呼聲。

當時一個重要時代背景是美國大多數州在陸續取消必須擁有一定產業才有資格投票的規定;這個規定被認為是腐蝕民主共和黨的「舊世界特權的遺毒」。

傑克遜1828年再次參選獲勝,入主白宮。他是特朗普總統最崇拜的前任之一,還設法確保傑克遜肖像保留在20美元面值紙鈔上。不過,諷刺的是特朗普本人2016年靠選舉人團票數當選總統,再次引發廢除選舉人團制度的呼聲。

Section divider
Section divider

1860 - 亞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和約翰·布雷金利奇(John Breckinridge)

那次大選是美國歷史上爭執最激烈、分歧最嚴重、衝擊最大的一次,一個主要原因是當時的社會背景:圍繞黑奴制的去留形成的美國南北撕裂加劇。

選舉結果,林肯以獲得40%選民票當選,直接導致南加利福尼亞州宣佈脫離聯邦;他宣誓就職前又有六個州先後宣佈脫離聯邦。林肯是1854年成立的共和黨的旗手 ,這個新成立的黨反對新納入聯邦的西部疆域實行黑奴制。南方部分州對此恨之入骨,設法將林肯排除在候選人名單上。那次大選林肯只贏了北方各州。

民主黨推舉出來跟林肯角力的是史蒂文·道格拉斯(Stephen Douglas)。他1858年曾經在國會選舉中擊敗林肯當選伊利諾斯州參議員。

同時,南方各州的民主黨卻推舉了另一名候選人,布雷金利奇,來代表和保護南方的利益。

那次大選中還有一位來自南方田納西州的憲法聯邦黨參議員約翰·貝爾(John Bell)。布雷金利奇和貝爾分走了部分本來可能會投給道格拉斯的選票,結果道格拉斯只贏了一個州,夾在南北方中間的密蘇里。

抵制廢奴的南方州認為林肯率領的共和黨上台必將危及奴隸制,因此大選結束後南方掀起脫離聯邦的浪潮,南北戰爭的陰雲開始積聚。

換而言之,南北戰爭的種子在那個時候埋下。

1876 - 塞繆爾·蒂爾頓(Samuel Tilden)和拉瑟福德·B·海斯(Rutherford B Hayes)

1876年大選直接引發了一場憲法危機,以及終結南方重建計劃的「1877年妥協」。

這次大選時,美國內戰已經結束,共和黨掌控了聯邦政府,開始在南方推行政治重建和北方模式的經濟發展,遭到強烈牴觸。到了1876年,重建努力陷入停滯,因為溫和派與激進派之間的矛盾加劇,而南方白人的抗拒日趨強烈。

同時,共和黨政府從聯邦到地方各州都不斷爆出腐敗醜聞,最常見的是政客和商人之間的違法權錢交易。

1873年美國經濟嚴重衰退,共和黨政府的民意支持率大跌,直接導致民主黨在1874年取得眾議院多數席位;這是內戰後第一次。

在這個背景下,來自紐約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蒂爾頓1876年參選時輕鬆贏得多數選民票,在選舉人團投票中也領先對手。

但是,當時民主、共和兩黨都聲稱本黨候選人在佛羅里達、路易斯安那和南卡羅來納州勝出,因此共和黨拒絶接受那三個州的選舉人團選票,俄勒岡州選舉人團成員的人選也出現爭議。多種原因導致蒂爾頓最終以一票之差未能在選舉人團勝出。

有爭議的大約是20來票。而當時選舉人團有四個州的代表缺席,眾議院正休會,因此國會不得已成立了一個兩黨共同參與的聯邦選舉委員會(FEC),成員包括眾議員、參議員和最高法院的法官。

結果是海斯以185票對184票淘汰蒂爾頓,當選總統。這個結果被稱為「1877年妥協」。

不少歷史學家認為,南方的政治領袖們私下跟海斯的支持者達成協議,推舉他任總統,作為交換,海斯同意將聯邦軍隊撤離南方,南部各州恢復「自治」。

這筆政治交易一方面避免了第二次內戰爆發,另一方面宣告「南方重建」終結,,而獲得自由不久的黑人的境遇再度惡化。解放的黑奴曾經是共和黨在南方的鐵桿支持者,但種族隔離政策在南方大部分州捲土重來,白人至上主義得到法律保護,黑人選舉權利受到各種新規定的限制。

Section divider
Section divider

1960 - 約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

1960年,肯尼迪決定代表民主黨競選總統,跟尼克松一決高下。當時在選民眼中他並非總統最佳人選,他的得票率是49.9%,尼克松49.8%。尼克松勝出的州比肯尼迪多,但選舉人團票數比肯尼迪少。

對肯尼迪勝選起了決定作用的是伊利諾斯和德克薩斯這兩個州。傳聞肯尼迪得到芝加哥民主黨的強大支持,而肯尼迪的百萬富翁父親據說用錢換來黑幫老大們對兒子競選的支持。德克薩斯則是因為肯尼迪的副總統候選人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據信這個競選搭檔對德州一些少數族裔聚居縣的投票率和點票結果有利於肯尼迪起了很大作用。

面對這種情況,耳邊又有不少敦促他質疑選舉結果的聲音,尼克松最後決定接受現實,表面理由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尤其當時美國和前蘇聯關係緊張日益加劇,但分析人士認為他很清楚伊利諾斯州的選舉官員中也有涉嫌偏向共和黨的行為。

代表共和黨的特朗普總統和代表民主黨的肯尼迪總統雖然分屬兩個政黨,但也有不少共同點:出身富裕家庭,家族財富為他們的競選起到關鍵作用;本人都緊跟科技潮流,對新媒體接受很快 — 肯尼迪競選時電視辯論還沒有人嘗試過,他和尼克松的電視辯論開了歷史先河,而特朗普則嫻熟運用社交媒體和電視「真人秀」。

Section divider
Section divider

2000 - 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和艾爾·戈爾(Al Gore)

2000年大選,因為佛羅里達州點票出現爭議,結果懸而未決,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由大法官們定奪,被稱為選後大戰。

當時,選舉人團投票結果是民主黨候選人戈爾267票,共和黨候選人布什246票。佛羅里達有25張選舉人團選票,決定勝負的25票。

兩人在佛羅里達爭奪激烈,不相上下。這時,投票過程中的一些問題浮出水面,在點票階段成為爭議焦點。

那是兩個不起眼的技術問題:「懸孔票」( hanging chad),即選票打孔不徹底,還有殘留孔屑,需要人工檢查核准;另一個問題是當地自己設計的選票,所謂「蝴蝶選票」(butterfly ballot) ,導致選民投票時產生困惑;蝴蝶式選票上,兩黨候選人名字排列在兩側,打孔的地方在中間。

於是重新點票。當時布什的弟弟傑布·布什任佛州州長。

2000年,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
2000年,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贏得了271張選舉人票,但是其實民主黨候選人阿爾·戈爾(Al Gore)在全民投票中的得票比他多50多萬(資料照片)。

州政府11月26日宣佈,布什以537票的微弱多數獲勝。戈爾陣營不服,要求在部分縣繼續重新點票,訴諸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法庭支持戈爾。但布什訴諸美國聯邦最高法院。

聯邦大法官們12月12日投票,5比4推翻了佛羅里達州法庭的裁決,叫停重新點票。

這樣,布什拿到了佛羅里達的選舉人團選票,以271對266的多數勝出。但是,他得到的選民票數比戈爾少50萬張。

圍繞佛州選舉投票不規範現象的懷疑從未停息,但戈爾最後決定休戰。

自那以後,廢除了打孔選票,以免重蹈舊轍,但2020 大選又帶出一個新的技術問題:「裸票」(naked ballot)。所謂「裸票」問題源自民主黨推動的郵寄投票。賓西法尼亞的選舉官員已經宣佈,如果直接把選票塞進覆函信封郵寄,而不是按規定先把選票放進規定的專用小信封,然後再放進覆函信封,那麼這張選票算作廢票。特朗普反對普及郵寄投票,認為那會給民主黨提供機會「竊取白宮」。

但是,「裸票」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懸孔票」,就像歷史上幾次爭議最大的選舉一樣,還有待時間驗證。

Section divider
Section divider
地圖
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