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官員拒見、無法直達普京!俄羅斯駐美大使成華府外交圈最不重要人士

·6 分鐘 (閱讀時間)

「坦白說,我們被封鎖了」,俄羅斯駐美國大使安東諾夫接受政治網媒《POLITICO》專訪時直言,「當我到華府赴任時,我想用『提升』一詞來形容我對(俄美)此關係的目標,但現在我偏好使用『維持』形容」。他隨後笑著說,「殘存」一詞也可以考慮用來形容俄羅斯與美國的關係。

《POLITICO》18日刊登安東諾夫(Anatoly Antonov)的專訪內容,訪問是在俄羅斯駐美大使館的烏克蘭廳(Ukrainian Room)進行,即將被驅逐出境的使館廚師還準備茶點給記者,而見不到美國官員,甚至也無法直通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安東諾夫,則是極力為俄羅斯辯護。

66歲的安東諾夫2017年8月就任駐美大使,當時美國內部質疑俄羅斯干涉總統大選,幫助川普(Donald Trump)勝出,因此極少人願意與安東諾夫會面。不過川普任內,美俄關係每況愈下,雙邊輪流驅逐對方外交人員。安東諾夫說:「我就問,我的廚師待在美國,對美國國安會帶來什麼問題?」

俄羅斯要改變世界秩序

安東諾夫2月21日上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面對全國》(Face the Nation)時,才說「沒有入侵(烏克蘭)行動,沒有這類計畫」,3天後俄羅斯就展開所謂的「特別軍事行動」。《POLITICO》直言,安東諾夫根本不知道普京內心想法。

安東諾夫在訪談中,也用「特別軍事行動」形容侵略烏克蘭行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說法太目光短淺,我們正在討論改變蘇聯解體後,由美國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NATO)成員國所建立的世界秩序」。他表示,每件事都是一體兩面,而他有想要美國人考慮的事實。

《POLITICO》稱,安東諾夫拿出厚厚一疊關於烏克蘭戰爭的投書、聲明,以及談話要點看板。「我不是在勸說,但我想要你看看」,安東諾夫告訴記者,「俄羅斯大使提供的是不是假新聞,這由你決定」。他強調,俄羅斯並非無故發起此軍事行動。

2022年4月11日,布查大屠殺的受難者遺體。(美聯社)
2022年4月11日,布查大屠殺的受難者遺體。(美聯社)

2022年4月11日,布查大屠殺的受難者遺體。(美聯社)

俄羅斯大使有沒有用?

安東諾夫說,俄羅斯的目標是清剿「烏克蘭納粹」和其他壞的行為者,確保烏克蘭不會成為北約和其他人的舞台,而這些對俄羅斯來說是威脅。被問及俄羅斯軍隊進行布查(Bucha)大屠殺、使用化學武器,安東諾夫全給否定答案。俄羅斯的行動節節敗退?他則稱,沒有任何軍事行動完美無缺。

《POLITICO》提到,不論前任或現任美國官員,都認為安東諾夫,甚至任何俄羅斯大使,對克里姆林宮的影響力有限,可能只有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擠進決策圈。曾與安東諾夫交涉的俄羅斯分析師匿名表示:「講白了,他根本不知事情怎麼發生,因為他不知莫斯科的下一步。」

不過曾任北約副秘書、美國國務院軍控及國際安全事務次卿的高特莫勒(Rose Gottemoeller)告訴《POLITICO》,曾有情報經歷的安東諾夫,能扮演可信賴的幕後信使角色。高特莫勒和安東諾夫曾談判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京。(美聯社)

無法直達普京是常態

安東諾夫表示,無法直達普京是正常狀況,「我與克里姆林宮(Kremlin)高階官員,在許多議題上有多次談話」,強調俄羅斯有不同的系統。對於就任駐美大使後,是否曾和普京通過電話,安東諾夫則反問:「這是要給(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聽我和普京對話的機會嗎?」

儘管鮮少和普京直接通話,安東諾夫卻駁斥普京未能得到更多資訊的說法,「他知道所有事,他能看每個部會提交的報告,且在看過報告後,會考慮俄羅斯國安會成員的建議來做出決定」。另外,安東諾夫稱,看到烏克蘭「橫屍遍野」、「哀號民眾」的照片,他也感到難過。

「戰爭對美國、烏克蘭、俄羅斯都沒好處,這不用說」,安東諾夫向《POLITICO》表示,他認同普京想法,即蘇聯解體是個悲劇,並引用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的話,強調外交政策上應尊重其他國家的國家利益,而非只有自身的意識形態。

美俄不能一直不互動

安東諾夫直言:「我們在國際情勢上犯了許多錯,我們信任美國,認為雙方會成為真的夥伴。」他批評美國祭出制裁,等於竊取俄羅斯的財產,因為俄羅斯在歐美國家的銀行存款,現在因制裁而無法使用,「這要我們怎麼相信你(美國)?」

不過俄羅斯進犯烏克蘭,又要世界怎麼信任俄羅斯?安東諾夫回道:「這由你們決定如何看待我們,我們是不是你們的夥伴?對手?反對者?或是我不想用的詞:『敵人』。」他強調:「對我來說,我仍確定我們(俄美)要當夥伴,只是先前我會說我們是夥伴,現在不是了,很可惜。」

「我們(俄美)注定要在許多議題上合作」,安東諾夫直言,無法想像在美國和俄羅斯沒互動的情況下,氣候變遷、COVID-19疫情、對抗恐怖主義等問題能獲得解決。對於和俄羅斯的互動,美國國務院回覆《POLITICO》:「歐洲及歐亞局維持與俄羅斯駐美大使館的聯繫。這不是容易的關係,但溝通仍保持開放。」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烏克蘭戰爭的歷史脈絡:美國的「霸權重力場」vs.俄羅斯的帝國主義幻夢
相關報導》 全球生計受威脅、烏克蘭難民受歡迎、俄羅斯經濟「去全球化」 《華郵》盤點俄烏戰爭為世界帶來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