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宣佈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 背後意味著什麼

·5 分鐘 (閱讀時間)
Boycott Beijing 2022 flag
Boycott Beijing 2022 flag

美國白宮周一(6日)宣佈對北京東奧會進行外交抵制,不派遣任何外交或官方代表參與,但運動員仍將參加比賽。

這一舉動的緣由是「中國在新疆持續進行種族滅絶和反人類罪行」,白宮新聞秘書珍·普薩基(Jen Psaki)說。

中國政府一直對該指控予以否認。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周一在回答有關外交抵制的提問時說,「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必將採取堅決反制措施。」

本周也是美國召開民主峰會之際,來自110個國家的代表將出席由拜登總統主持的線上峰會。該峰會被視為拜登政府上任後在外交政策方面的一次重要考驗,考驗他能否帶領美國重返全球領導地位,以抗衡中、俄兩國的勢力。

美中關係持續緊張,兩國在貿易、軍事、人權等多方面針鋒相對。兩國領導人上月舉行視頻會晤,但沒有出現重大突破。

「程度最輕的抵制方式」

美國一些政客在數月前就開始討論抵制冬奧會,主要涉及三種方案,包括外交抵制、經濟抵制和全面抵制。本次外交抵制遠不如上一次美國在1980年全面抵制莫斯科夏季奧運會,即拒絶派出運動員參加,以抗議蘇聯入侵阿富汗。

奧運會每四年一次,很多運動員在其職業生涯內只有極少數機會能夠參與奧運會。拒絶讓運動員參加奧運會不僅將獲得獎牌的機會拱手讓給其他國家的運動員,也很可能令政府背負罵名,被批評有違體育精神。經濟抵制是指不與主辦國的商業機構進行合作,不轉播主辦國的電視台節目等。

周一白宮發言人普薩基被問道為何不選擇讓美國運動員退出奧運會,她說,「懲罰那些一直在訓練、為這一時刻做凖備的運動員不是正確的一步。」她表示不派遣官方代表團已經「發出了明確的信息」。

「此時我們正直言不諱地指出有關侵犯人權的行為,並且已經採取了行動,因此不能再像往常一樣行事,也不適合像往常一樣行事。」 普薩基說。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Wen-Ti Sung)認為,美國此次選擇外交抵制是「程度最輕的抵制方式」。

他對BBC中文說,選擇這種方式一方面有助於美國鞏固以意識形態為導向的價值觀外交,另一方面也維持與中國「鬥而不破」但全面競爭的主基調。

上月拜登總統剛剛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視頻會晤,是拜登政府上任後的首次美中領導人會晤。兩位領導人見面被視為兩國關係緩和的信號,但並沒有產生重大突破。

宋文笛認為,領導人會晤確保了兩國「彼此都會在鬥而不破的前提下進行競爭」,而這次美國外交抵制冬奧會正是與中國全面競爭的其中一環。

長期來看,美國將與中國進行競爭、對抗、合作三方面的互動。「這三方面互為表裏,相互輔助」,宋文笛說。

普薩基周一稱,領導人峰會中並沒有談到有關奧運會的話題。

外交抵制將對中國帶來什麼影響

奧運會通常是主辦國展示其國家實力的重要時機。2008年北京奧運會為中國贏得了國際聲譽和認可,被視為中國走向強國之路的重要轉折點。時任美國總統布什曾參加了當時開幕式。有分析認為,美國此次外交抵制在一定程度上將影響中國在世界上的積極形象。

「如果說2008年北京奧運是中國在世界上嶄露頭角的出場秀,那麼2022年冬奧會是中國走向世界,同時走向跟美國所謂平起平坐的另一場出場秀」,宋文笛說。他認為,「美國的外交抵制將對中國這一套論述和新時代的國際地位帶來抵消效果。」

而對於美國的外交抵制能否切實敦促中國改善其國內的人權狀況,宋文笛持保留態度。

「目前正是中國領導人走向換屆的時間點,北京正努力鞏固及辯護過去的既有路線,而不會因為外國施壓而改變治理模式」,他說。

明年下半年將召開具有重要意義的中共二十大會議,外界關注下一屆領導人的部署。

針對美國的外交抵制,中國已經在考慮反制措施。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6日表示,「根據奧運規則,各國政要出席奧運會由本國奧委會發出邀請。是否邀請是由該國奧委會決定。」

他措辭嚴厲地表示,「冬奧會不是政治作秀和搞政治操弄的舞台。美國政客在沒有受到邀請情況下不斷炒作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完全是自作多情、嘩眾取寵、政治操弄,是對《奧林匹克憲章》精神的嚴重玷污,是赤裸裸的政治挑釁,更是對14億中國人民的嚴重冒犯,只會讓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看清看透美國政客的反華本質和虛偽面目。」

美國的外交抵制能否對於其在印太區域的重要盟友產生示範效果?宋文笛認為,「很有可能」。「首當其衝是澳洲,很有可能跟進;其次是英國、加拿大、乃至日本,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參考美國」。

他還說,在目前新冠病毒依然全球流行的情況下,執行外交抵制的成本更低。一來存在散播病毒的風險;二來往返需要隔離。如果西方高層領袖出席奧運會開幕式,所帶來的行政、政治、治理成本都很高。

周一普薩基被問道是否嘗試讓盟國加入到美國的外交抵制行動中去,她說,「我們已經將我們決定通知了他們,會讓他們自己做決定。」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此前被問到相關問題時稱,將考慮是否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