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從阿富汗撤退,台灣人如何真正看懂眉角?

·7 分鐘 (閱讀時間)

作者:林伯雍/換日線專欄

2021 年 8 月美國撤離阿富汗,美軍終於結束了自 2001 年 911 恐怖攻擊以來在阿富汗的復仇之旅。如果說,讓 911 的元凶伏法、翻掉蓋達恐怖組織老巢是美國的短期和中期目標,那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在巴基斯坦的伏法、神學士承諾不再窩藏恐怖份子,似乎代表著美國已然大獲成功。

然而,隨著神學士在美國離境後迅速取回阿富汗政權,美國在阿富汗的長期目標——建立一個親美的民主政權,宣告失敗。在阿富汗的歷史舞台上,美國似乎沒有得到一個最完美的謝幕。

美軍的阿富汗大撤退,國內外評論逐漸聚焦在美國的「聯盟政治」之上,這些評論聚焦在美國的誠信問題、美國的戰略轉向,或者台灣本身的作為。這些評論雖切中要點,但少有從美國外交政策的角度來探討。

讓我們從美國外交政策的角度來看這一場「阿富汗大撤退」,發掘一些新的視角與台灣人可以觀察的重點。

台灣輿論的擔憂:怕美國重回外交孤立

美國的阿富汗大撤退當然會讓其盟友懷疑美國的誠信問題,然而,如果從最新的「地位爭奪」的理論來看,我反而認為這是美國其他盟友的重大戰略機遇。

且容我快速科普:地位爭奪理論預測,領導人認為國家的利益是透過國際地位來促成,因此,領導人的「虛榮心」對於國際地位相當敏感,進而會嘗試透過軍事行動來確保其國際地位。從這理論來預測,美國在阿富汗失利,自然會讓美國的政治精英更加努力確保其國際地位不繼續「電梯向下」;讓我用更直白的話說就是:「美國精英受不了一敗再敗」。

有學者形容,美國的外交政策像鐘擺一樣:有時擺盪到積極出兵,有時擺盪到重回孤立。對此次阿富汗大撤退的疑慮,可能有些是根基於對美國國內、甚至是美國國會討論的擔憂——擔憂這一次大撤退的反省,會不會將美國的外交政策推向了孤立那一側的鐘擺。我認為這樣的疑慮固然有其道理,但這樣的擔憂我認為不僅言之過早,且大可不必。

首先,美國政府不認為出兵阿富汗是一件錯誤的事情,打擊蓋達組織與抓到賓拉登在 911 之後是全美上下的共識。然而,「如何」與「何時」離開阿富汗,早已討論多年,也是美國目前輿論的討論重點;換句話說,美國的輿論並沒有指責美國當年出兵阿富汗。自然,我們要推論美國的輿論與外交鐘擺會因此對出兵保衛國家採取更加保守的態度,是過於跳躍性的想法,這樣的推論並不嚴謹。

第二,傳統大國政治方興未艾,如果說 911 像一道閃電,照亮了大地,讓美國人意識到恐怖份子是美國的重大威脅;那中國崛起則是轟然作響的雷鳴,讓美國意識到,民主世界的存續正直危急存亡之秋。

這一道雷聲,讓美國人重新重視傳統的大國政治對抗,因此,美國外交政策要重新擺盪回到孤立保守的態度,在現階段的確是很難想像的外交方向。拜登總統在勝選不久後,面對記者提問中美對抗的問題時,早已對此做出明確的定調:「我可以跟你保證,你的孫子輩們將會寫一篇博士論文,關於民主與威權,誰輸誰贏。」拜登總統如是說。

台灣的意外收穫:美國主動重申支持不變

「戰略模糊」向來是台美夥伴關係中一個被責難的主題,這一個美方想出來的權宜之計,已經運行了 40 年,目前看來依然有效。中美雙方還沒有到要攤牌的時刻,美國貿然行動,也只會增加台海局勢的不穩定。因此,美方即便對台灣的承諾如同美國政府所說的一樣「堅如磐石」,美方也不會主動提高當前的對抗成本。討論上,用戰略模糊來懷疑美方的態度,是對美國政府的過分苛求。

更何況,從過往的數據來看,聯盟政治的相關研究早已表明,就算是成文的盟約,也一樣會遭到盟友背叛,而且概率還不小。值得關注的是,美國政府在這一次阿富汗大撤退後,主動提出對台灣與以色列的支持一如既往,這反倒是這一次阿富汗大撤退中的重大啟發。

那台灣要高枕無憂了嗎?當然不是。阿富汗大撤退的討論,必然會讓美國重新檢討其對盟友的政策。可以想見,美國政府、國會與學界勢必會重新衡量盟友的反抗意志和盟友的素質。這些討論,目前可以見諸於各大媒體,部分評論也早已明確指出這些論點。

從美國學界對於冷戰的檢討中,我們發現,美國對在冷戰中一些只追求對抗而忽略合作訊號的作法,早已暗自警惕;而這一次的阿富汗大撤退,只會益加落實上述想法的體現。也因此,我認為,懷疑美國的確也有幾分其學理上的根據。然而這樣的懷疑,在我們加入美國的戰略態勢、美國政治精英對國際地位的敏感,以及台灣政府軍隊的素質後,應該會自然而然的逐漸消弭。

對台灣的啟發:世上沒有毫無保留的盟友

那麼,台灣人應該怎麼看阿富汗大撤退?

首先,美國已在阿富汗的長期目標上受挫,要讓美國一直受挫,可能性並不高。其次,美國收回的更多資源,可以讓美國更集中精力去追求他的新戰略目標——傳統的大國政治對抗。第三,台灣意外獲得美國更懇切的承諾。第四,台灣本來就該更細膩的看待美台關係,外交政策的本質是一個自下而上且細膩的一門學問。外交政策和國關史學者從冷戰的教訓中早已學到,美國應該更細膩的執行與檢討其政策,同理,也應該置於台灣。

最後,我同意美國《紐約時報》上的一個副標題——「美國的支持不是毫無限制」。但,說到底,又有誰的支持是毫無限制且毫無保留的呢?這樣的二分法討論顯然沒有辦法帶我們到更高的層次。

國際處於無政府狀態,國家間彼此為了生存而努力奮鬥,這是國際關係千百年來的真諦;而這個世界大概只有數學不會背叛你,因為數學不會就是不會。阿富汗大撤退是不是證明美國靠不住?我最簡單的回答是:不是。美軍都已經在阿富汗駐軍了 20 年,花了這麼多錢,這麼可靠的盟友要去哪裡找?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媒體都在熱議的「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這場不完美撤退,台灣人如何真正看懂眉角?》,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20 年苦戰終結!美軍撤出阿富汗──接下來可能轉陣到鄰近中亞國家嗎?
即將援助阿富汗 2,000 名難民!──烏干達的收容系統並不完美,但善舉依然令人動容

作者簡介:

林伯雍,紐約州大政治系博士生,人生現階段正坐在一葉孤舟上,漂流在知識與人生的長河中。偶而遭遇暴風雨,偶而見到那燦爛的星光。現在只希望速速寫完論文,趕快畢業。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