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快速支付」引發的「快速詐騙」問題

·8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在國內,支付寶和微信等支付方式非常安全便捷,國內的線上支付進程比國外快很多。隨著疫情的蔓延,在美國人們也越來越多地使用Cash App、Venmo和Zelle等即時支付應用。不過,支付是方便快捷了,但同樣為線上欺詐提供了便利,使用該服務造成了線上詐騙的盛行,讓人不得不在線上支付及傳統銀行業務之間抉擇。本文原標題為" When Your Last $166 Vanishes: 『Fast Fraud' Surges on Payment Apps",希望對您有所啟發。

查莉‧莫布里(Charee Mobley)在德克薩斯州沃斯堡的一所中學教書,她和17歲的女兒在8月的最後兩週只有166美元可以花。

但37歲的莫布里在使用Square公司的Cash App(一款即時支付應用程序)時遇到了問題,這些錢消失了。在疫情期間,莫布里一直使用它來支付賬單和處理銀行業務。

莫布里在Cash App上看到了一個錯誤的網上購物收費,之後她打給一個她誤以為是幫助熱線的電話。但這些都是由一個人設置的,他讓她下載一些軟件,然後控制了這個應用程序,盜走了她賬戶裡的錢。

莫布里說:「我現在連油錢都沒有,也付不起女兒的高中學費。我們基本上只能堅持到下一週拿到工資。」

在疫情期間,人們紛紛使用Cash App、PayPal的Venmo和Zelle等即時支付應用,因為他們不想去銀行網點,而電子商務也變得更加根深蒂固。為了鼓勵這種轉變,支付應用增加了借記卡和路由號碼等服務,使它們更像傳統銀行。

但許多人沒有意識到,當人們繞過銀行使用這些服務時,他們的賬戶很容易遭受損失。安全公司Sift和Chargeback Gurus的數據顯示,長期以來,在線支付應用的欺詐率一直是信用卡和借記卡等傳統支付方式的三到四倍。

近幾個月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使用這些應用程序,欺詐行為似乎在激增。根據《紐約時報》對追蹤移動服務的Apptopia公司數據的分析,Venmo的日常用戶自去年以來增長了26%,而提及欺詐或詐騙的用戶評論數量增長了近四倍。

推動這股熱潮的是這些應用的易用性。人們只需要一個電子郵件地址就可以創建一個Cash App賬戶,一個電話號碼就可以創建一個Venmo賬戶。這種簡單性使得小偷也可以無縫地建立賬戶,並向其他用戶發送取款請求,這在傳統的銀行支付中是不可能做到的。

與標準的銀行轉賬需要兩三天的時間相比,這些應用程序的即時交易也意味著,Venmo和Cash App檢測交易是否為欺詐行為的時間更短。

安全公司PointPredictive的首席欺詐策略師弗蘭克‧麥肯納(Frank McKenna)表示:「快速支付也等同於快速欺詐。」他說,這些應用有時被稱為p2p支付服務,「對客戶來說非常方便,但這也使它們成為盜竊的目標。」

Square、PayPal和Zelle沒有披露其應用程序的欺詐率。PayPal的一名發言人表示,公司將採取措施「限制潛在的欺詐行為,減輕對客戶的影響」,但她沒有說明是否發現了更多的欺詐案件。

安全專家說,由銀行聯盟成立的Zelle似乎受到的欺詐較少,因為它對新用戶有更可靠的認證,在損失的情況下也有更多的法律保護。

「保護消費者免受欺詐是Zelle的首要任務,」運行這款應用的 Early Warning公司的女發言人梅根‧芬特蘭(Meghan Fintland)說。

在所有的支付應用程序中,Square的Cash App的欺詐問題尤其嚴重。根據Apptopia的數據,在過去一年中,每天使用該應用程序的人數增長了59%,而該應用的評論中提到欺詐或詐騙的數量增長了165%。

美國商業改善局(Better Business Bureau)還表示,過去一年,他們收到的有關Cash App的投訴是Venmo的兩倍多。根據Apptopia的數據,鑑於Venmo的用戶數量是Cash App的兩倍,這一點意義重大。

Square的女發言人莉娜‧安德森(Lena Anderson)表示,該公司「意識到,最近試圖利用包括Cash App在內的金融產品欺騙客戶的詐騙者有所增加。我們已經採取了一系列積極措施,並將其作為我們的首要任務。」

由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領導的Square在2013年推出了Cash App。多爾西也是Twitter的首席執行官。雖然這家舊金山公司成立之初是為小企業提供支付平台,但如今Cash App已成為其最大的收入來源。第二季度,Square的收入為19億美元,其中12億美元來自Cash App。

但安全專家表示,Cash App更容易受到欺詐,部分原因在於它服務客戶的方式。直到最近,Square還只為該應用程序提供電子郵件支持,而沒有為客戶提供電話服務。這導致一些客戶很容易撥打虛假的熱線幫助號碼,就像莫布里遇到的那種情況一樣。相比之下,Venmo在其應用程序上提供服務熱線,客戶可以得到快速回覆。

安德森說,Square從10月6日開始為某些客戶提供電話服務。隨著時間的推移,該公司計畫讓所有客戶都能得到電話服務。

行業分析師表示,鑑於Square建立業務的方式,Cash App似乎更容易出現欺詐行為。

2017年,Square啟動了一項名為Cash App Fridays的營銷活動,在這個活動中,用戶可以轉發Cash App發佈的推文,並在推文中附上 $Cashtag或者用戶名。官方就會選中一組幸運的用戶,通過$Cashtag打錢到幸運者賬戶中。安全專家表示,該活動為詐騙者提供了潛在受害者的電話簿。

這些活動還引發了一些模仿活動,騙子聲稱自己是Cash App的工作人員,並表示如果用戶先發送較小金額的款項,他們就會返給用戶一大筆錢。一個名為@CashappG的推特賬戶自2019年上線以來,一直打的口號是:「歡迎使用Cash App,先付出一小筆,我們會雙倍返還!」

「這給騙子提供了一個成熟的機會,」安全公司Tenable的研究員Satnam Narang說,他寫過關於Cash App的欺詐內容。

華盛頓21歲的失業人士艾米麗‧布拉德福德(Emily Bradford)說,她上個月在推特上收到一條消息,如果她先支付一筆「清款」,就可以通過Cash App得到3000美元。但當她寄完錢後,給她發短信的人消失了,她因此損失了75美元。她說,她聯繫了Cash App的郵件,但沒有得到回覆。

談到Square時,她說:「我想,既然他們是和錢打交道,尤其是和別人的錢打交道,那麼他們應該有很好的安全系統和客戶服務。」

Square發言人安德森(Anderson)說,該公司最近在有關Cash App Fridays的活動信息中增加了對詐騙方式的警告。

2018年,Square還引入了在Cash App上進行比特幣交易的功能。這使得從應用程序轉移非法收益變得更容易,因為比特幣可以被發送到匿名地址,這比傳統金融交易更難追蹤或逆轉。而Venmo和Zelle不提供比特幣交易功能。

從犯罪分子聚集的論壇上的對話和列表中可以明顯看出,Cash App在欺詐計畫中的受歡迎程度。安全公司Sixgill的一項分析顯示,今年8月,Cash App在暗網論壇上被提及10577次,比去年同期增長450%。同期,Venmo和Zelle在暗網的出現數量增長了約50%。

31歲的阿什利‧托利(Ashley Tolley)是南卡羅來納州Travelers Rest的三個孩子的母親,她最近在Cash App親身經歷了詐騙活動。

她說,今年8月,她收到了一個來自看似合法的地址的請求,但有一兩封郵件被更改了。雖然有些交易被Square拒絕了,但有一筆交易在沒有得到她的批准的情況下進行了。犯罪分子從她的賬戶中盜走了560美元,這是她兩個最小的孩子的父親給的一個月的撫養費。

Square告訴托利,她可以要求詐騙者把錢返還給她。但此人已經刪除了自己的Cash App賬戶。

她說:「我是家裡唯一能養家餬口的人,現在錢沒了,我太崩潰了。」

譯者:Jane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