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推翻墮胎權 蔡政府失去捍衛女權時機

6月24日,美國最高法院推翻了美國憲法過去50年來對婦女墮胎權的保障,可以預見美國的許多州會開始將墮胎定為非法。

台灣《優生保健法》為墮胎提供了法律依據,超越了《刑法》對墮胎的刑事定罪。這保障了台灣女性能獲得避孕、節育等資源。其中也包括一些尚有爭議的限制,像是已婚婦女必須獲得配偶同意,或20歲以下必須獲得監護人的同意才能進行人工流產。

至本文截稿前,對於美國墮胎權議題,外交部回應,此為美國內政問題,不予置評。但事實上,蔡政府經常就美國、中國等他國內政發表評論。很明顯蔡政府在這個議題上選擇避重就輕。

放眼國際間,西方盟友如加拿大、法國、冰島、紐西蘭、蘇格蘭、瑞典、英國等國元首或政治領袖都針對美國釋憲墮胎案做出嚴厲批評。只有極少數國家如巴西、梵蒂岡表達支持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

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台灣近期和支持墮胎權的國際組織進行不少低調的合作。如外交部打著「女力外交」口號,在參加一些國際非政府組織、國際婦女組織,如「亞太婦女與法律發展論壇」中,特別強調婦女墮胎權力。換句話說,蔡政府對婦女的墮胎權所持的立場已經很公開。因此在美國最高法院裁決了墮胎非法之後,台灣本應公開表態、全力支持美國或世界上其他婦女的權利。台灣能做的事很多,例如可提供醫療團隊協助遠程醫療英文諮詢,或向美國婦女提供郵寄藥物的協助。這樣做肯定不但會讓拜登政府提高對台灣的青睞,也可能為台灣提供與歐洲國家更多的合作機會。

很可惜,在這時機點上,台灣失去了在外交場合發表其民主與人權價值的好機會。尤其是在與外國的保守勢力或政界人士接觸時,台灣政府更是盡其所能扭捏迴避討論其立場。

日前民進黨代表團出席了在保加利亞舉行的國際自由聯盟(LI)大會。國際自由聯盟是民進黨長期以來一直熱衷參與的一個國際進步派團體。這明明是一個充分表達台灣立場的好時機,但蔡總統在以影片致詞時,對於女性權利議題卻隻字未提。

蔡政府之所以不願對美國墮胎釋憲案發表評論,難道是因為不想得罪美國共和黨?那麼反觀2021年駐美代表蕭美琴受邀至極度保守的「全美議會交流理事會」(ALEC)發言,當時她對台灣的墮胎權利、LGBT等也是隻字未提,似乎就很合理了。

如果蔡政府在國際間對於墮胎的合法性採取更高調的立場,這會讓他們看起來與國內政策的論調一致,也會讓國民黨相形見絀,讓兩黨在社會議題上形成更鮮明的區別。急需鎂光燈的國民黨為了在國際間提升存在感,最近開始積極與許多中間偏右政黨的國際民主聯盟展開接觸,這些保守人士之中有很多人都是反對墮胎的。而國民黨在墮胎議題上並未表達過明確立場,這使得國民黨無法在美國的兩黨之間建立同溫層,儘管他們一直努力跟美國人求好、叫人家「老朋友」。

如果蔡政府真的支持墮胎權或LGBT權利,實在不需要對這樣的話題三緘其口。外交部經常宣稱,台灣與志同道合的民主同盟站在同一陣線、「Taiwan Can Help」,如果台灣有意要在這些民主同盟之間建立其全球倡議的合作地位,那麼婦女權利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這也可成為美國共和黨與台灣關係之間的一個好測試。

總之,如果台灣想要在國際舞台上擁有聲量,有時候也需要勇敢向盟友提出不同的意見,而不是永遠只會保持與敵人意見相左。(作者為美國共和黨前亞太區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