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的空前挑戰

愛傳媒
美國民主黨的空前挑戰
美國民主黨的空前挑戰

    【特約記者謝維倩報導】民主黨的初選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選戰中高舉社會主義大旗,為他們贏得廣泛年輕族群與藍領的支持,同時受到富裕階層的自由派人士抗拒,認為社會主義不是美國的主流價值觀。

    沃倫一度有共主的氣勢,但她的極左讓中間選民憂心,以至於她不得不一再強調她是資本主義,沃倫在全民健保的政策上難以自圓其說。理想的背後需要財務支撐,美國政府日益龐大的負債想要為全民醫療買單是個盲點。

    桑德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堅持初心,可能為民主黨建制派帶來威脅,一是他最終獲得黨內提名,二是加劇黨內分裂。 桑德斯去年10月心臟病突發,在安裝兩個心臟支架、發起一輪創紀錄的募款之後,桑德斯很可能在下個月愛荷華州的首場初選勝利,並於接下來的一週,在新罕布夏州拿下另一個勝利。 突顯出他的基本盤相當牢固,連他心臟病發作也毫不減弱他們的信念。

    桑德斯的鐵粉和其他候選人的戰況起伏形成鮮明對比,去年此時初選剛剛開打時,桑德斯和沃倫並不是數一數二的領先,數個月之後,沃倫成為領跑者,但激進的言論造成損害。 民主黨左翼看重堅定的真誠,而這正是桑德斯的強項。

    桑德斯可能獲得黨內提名,這並非不可能。 拜登有可能輸掉最早的兩場黨內初選,最後仍然獲得黨內提名,但他將受到重創。果真如此,彭博(Mike Bloomberg)可能取代拜登,成為民主黨攔阻「伯尼快車」(Bernie Express)的最大希望。

    情況會升級為來自佛蒙特州的草根社會主義者與華爾街億萬富翁之間的鬥爭。桑德斯看上去不太可能贏得提名,要在民粹主義與富豪之間做出選擇,桑德斯未必會輸。

    在某種程度上,桑德斯可能會堅持到最後,並促使民主黨分裂,他有這樣做的資源和人脈。2019年最後一個季度,他從個人捐款者(180萬)處籌集了3450萬美元,比拜登的個人捐款者數量多出一倍多,金額高於拜登籌集的2200萬美元。

    桑德斯是在未獲企業幫助的情況下做到這一點,拜登則獲得44名億萬富翁的支持,桑德斯獲得的捐款平均每筆20美元,這證明了藍領階層對他的死忠。

    如果在另一個民主國家,拜登的中間路線和桑德斯的社會主義之間的路線之爭會是不同政黨之間的鴻溝。民主黨人正遭逢去年12月英國大選的柯賓(Jeremy Corbyn)模式問題。工黨上月在英國大選中慘敗,部分原因在於柯賓的左翼經濟學,但主要是因為柯賓在脫歐問題上的搖擺。2016年的桑德斯差點擊敗希拉蕊,如今他打敗拜登的可能性不減當年的力道。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