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翻轉北溪二號政策 「拜梅會」宣告美德關係回暖

·6 分鐘 (閱讀時間)

梅克爾會面拜登

美國時間7月15日,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於美國華府舉行峰會。梅克爾為拜登上任後,首位訪美的歐洲領導人,顯現出美德關係對拜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重要性。而梅克爾也是繼日本、南韓、以色列和阿富汗領導人後,第五位造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

此行,雙方專注在美德關係、中國、俄羅斯、疫苗專利豁免、氣候變遷......等議題的討論。其中,又以雙方分歧最大的中國議題和德俄北溪二號問題最引人關注。

中國問題的共識和分歧

就這次雙方會談的內容來看,雖然分歧仍在,但看得出雙方在對中國的某些共識上有所進展。在拜登和梅克爾的聯合記者會中,拜登表示:「美國、德國已達成共識,未來兩國在看到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試圖破壞自由和開放的社會時,將挺身捍衛民主體制和普世人權價值。」

此外,梅克爾也表示:「德國願意在勞工權利、貿易、網路安全等問題上與美國共通協調對中政策。」並且,她也特別提到,在與中國貿易上,在遵守共同的規則和標準的前提下,雙邊應建立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

從上述兩段中,能看出雙方在針對中國問題上的交涉,比以往更加深入;且在某些議題上的共識也是逐漸靠攏。不過,考慮到中、德間密切的經貿關係,梅克爾在對中態度上仍相當謹慎,即便在某些議題上靠攏美國,她也不會因此讓合作密切的德中關係受影響。

梅克爾訪美本身,已向美國和世界傳遞美德關係友好的訊息。(湯森路透)

綜觀來說,美、德在對中政策上的分歧點雖然仍在,但雙方對中的共識確實是有變多。這對美國接下來要聯歐抗中確實是好事。不過,現實面來看,美國應該也了解到,德、中在經貿上的緊密關係,要德國完全靠攏美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

平心而論,美國能做的,就是在德國有相關利益或涉及價值議題上,才能拉攏德國抗中。否則,最後只會變成是美國在唱抗中的獨角戲。

拜登轉變北溪二號決定背後祕辛

美國在歐巴馬時期和川普時期,對於德、俄間「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輸送管線的反對立場就未曾變過。原先「拜梅會」結束後,雙方對北溪二號的分歧並未化解,在會後也未有任何共識。然而,在梅克爾結束訪美約一週後,《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披露,美、德雙方已經就北溪二號的爭議達成共識。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指出,拜登政府將捨棄華府長久以來對此議題反對的立場,同意北溪二號進行。同時,雙方將共同在針對此議題上的相關配套措施取得共識(如烏克蘭能源基礎建設投資、終止開關機制.....等)。

此訊息一出令人感到訝異,畢竟長久以來,美國反對北溪二號的立場從未改變,甚至是拜登剛上任的前幾個月,對北溪二號立場也相當堅定。那究竟是什麼原因,促使拜登政府翻轉這長期不變的立場呢!?

《霧谷晶策》分析以下三個原因,導致拜登政府改變北溪二號的立場:

一、「拉攏德國共同抗中」

回溯到今年5月20日,當時拜登政府解除對負責北溪二號建設的主要公司Nord Stream 2 AG和其執行長華寧(Matthias Warni)的制裁。當時外界多認為,這是當時為了籌備美俄峰會向俄國釋出的善意。然而,多數人卻忘了,這個解除制裁,也會幫到此計畫另一端的合作夥伴:德國。

因此,這不僅僅是對當時的俄國釋出善意,也是向德國釋出善意,換取梅克爾在G7峰會和美歐峰會,與美國站隊抗中的立場。同時,也是進一步建立雙方的信任關係。此次美、德能在此議題上達成共識,很可能也因德國願意在更多中國議題上與美國合作。

二、北溪二號已「生米煮成熟飯」

除「中國因素」外,此計畫在實質上也已不是美國所能阻止。政治上,德、俄領導人對此都表示正面態度,且相當堅定。因此即便美國反對,也難以改變雙方推動計畫的決心和動力。

北溪二號的工程進度已經完成95%,在今夏即能完工。因此,德、俄不可能讓這長期投資的項目因美國干預,就此打停。(湯森路透)

此外,根據報導,北溪二號的工程進度已經完成95%,在今夏即能完工。因此,德、俄不可能讓這長期投資的項目因美國干預,就此打停,讓所有投資打水漂。而美國也了解要阻止這幾近完成計畫的困難度。因此拜登政府在考量到上述原因後,決定與其眼睜睜看著這個計畫完成,不如利用此議題,獲取美國在政治上的利益。

三、「修復美德關係,間接強化跨大西洋夥伴合作」

拜登上任後,面臨到川普時期遺留下破碎的美德關係,當時兩國因北約軍費問題、北溪二號問題、鋼鐵貿易問題......等吵得不可開交。從拜登上任後一連串的作為,可說是一個又一個的將這些問題解決,逐漸修補破碎的美德關係。此次兩國能就此議題取得共識,也可看作是美德關係的一大突破。

回暖的美德關係

《霧谷晶策》觀察,此次梅克爾訪美本身,已向美國和世界傳遞美德關係友好的訊息。峰會中,雙方的互動和取得的共識,更證明美德關係不斷朝正面方向前進。

對拜登政府來說,鞏固美德關係,等同鞏固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基石。拜登上任後,前半年將外交重心放在歐洲,也是為了修復跨大西洋夥伴關係。從G7峰會、美歐峰會、北約峰會和「拜梅會」能看出,拜登在這半年投入的心血確實沒有白費,一步一腳印的修補了這個川普時期留下的「坑」。

接下來,我們要看的,就是聯合完盟友後的拜登政府,在下半年會怎麼與中國「打交道」!

※「FBC²E 霧谷晶策的國際事務」專頁旨在幫助更多台灣人了解國際事務相關的正確資訊,進而促進台灣人在國際視野上的持續開拓和更新。

更多上報內容:

拜登政府放行德俄天然氣北溪二號管線 烏克蘭批:俄羅斯是唯一受益者

梅克爾卸任畢旅飛華府 與拜登重溫跨大西洋關係、對中俄各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