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疫情重災區》每天有20人倒下 紐約市重災區醫護最害怕的一件事...

邱立玲
·6 分鐘 (閱讀時間)

紐約市重災區醫院慘狀:醫護人員雖乾咳,仍繼續上班;每天近20人遺體裝上冷凍櫃卡車。(圖片來源/NY Post截圖)

紐約布朗克斯區(Bronx)受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該區醫院護士諾斯坦(Christina Norstein)目睹前所未有的慘狀:每一個急診室每天有5個人死於武漢肺炎,該醫院有4個急診室;遺體暫時存放冷凍櫃卡車;40多歲的壯年患者上午還有說有笑,下午就被醫生發出病危通知。

沒有充足裝備的醫護人員被推上戰場

《華爾街日報》報導,諾斯坦聲音嘶啞,鼻子被口罩壓出痕跡,有些腫脹。她睡很少,工作12個半小時後的早晨醒來就哭了。她說:「我覺得我們被看不到的敵人屠殺了。」

諾斯坦是布朗克斯區蒙特菲奧雷(Montefiore)醫學中心摩西分校的加護病房(ICU)護士,該醫院已被新冠肺炎病患淹沒。

紐約市是美國新冠病例最多的都市。周二(3月31日)晚上為止,紐約市通報累計43,139例確診,已有932人死亡,全美國的確診3月31日逼近19萬。

在過去幾周,57歲的諾斯坦和其他護士說,他們看到冷凍櫃卡車進出醫院,用於運送病逝患者的遺體。

前一天健康的護士第二天突然病危

每一間急診室有4名或5名患者死亡;廣播器以「代號」稱呼那些心跳或呼吸停止的患者,前一天健康的同事第二天突然病危。

儘管兩個月來,護士們多次警告院內傳染的風險,但是她說,醫院制定的防範院內感染方案依然失敗,並將準備不足的護士和職工送上戰場

工作人員說,醫院的急需用品已經耗盡,包括呼吸器、透析機、鎮靜劑、輸血輸液器材。諾斯坦說,一位醫生告訴她,因為呼吸機耗材銳減,醫生在討論要讓那些病患活下來。

Montefiore多家醫院共收治800多名新冠病人

諾斯坦和Montefiore衛生保健工作人員說,許多護士和醫生都有乾咳等症狀,但被醫院拒絕檢測,並繼續工作。

與冠狀病毒患者長期相處的諾斯坦擔心,她有感染家人的風險。星期五晚上,她問自己:下班後她要回家嗎?她擔心自己會傳染病毒給家人。她有個女兒患有狼瘡和其他自體免疫疾病,她會讓女兒置於險境。

醫院負責人在電話會議上表示,截至本周一,紐約州蒙特菲爾體系多家醫院有800多名新冠患者,其中381人在布朗克斯的摩西分院。

192個ICU病床住滿新冠肺炎病人

諾斯坦和另外兩名護士說,在蒙特菲奧雷醫療中心的摩西分院,4間加護病房的48張病床住滿冠狀病毒患者,醫院在將ICU延伸到其他地區。

她驚訝地說,住院的重症病人有些很年輕,年齡在20至50歲之間。她說,另一位50多歲的ICU護士3月初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現在已經病危。

數周以來,蒙特菲奧雷(Montefiore)醫療中心一直拒絕向護士透露院內員工感染人數。本周,Montefiore執行長Philip Ozuah與員工進行電話會議,宣布311名員工確診,並隔離1,000多名職工。

外科醫生加菲因(Evan Garfein)說,醫生都意識到這是戰爭狀態,而且後勤補給總是不足。ICU護士諾斯坦習慣面對死亡。但病毒傳播速度之快,對人體破壞支巨大,都令她不寒而慄,這病毒像是從科幻小說走出來。

短缺止痛劑、呼吸器、灌食幫浦、N95口罩等醫療物資

她說,上周六值班時,主治醫師告訴她開始降低呼吸器的止痛劑劑量,醫院藥房對麻醉用鎮靜劑和止痛藥物的供應在減少,然而,這些藥劑對於插管患者而言,非常重要。

她有天早上來到ICU,想幫病人拿一個灌食幫浦(feeding pump),以前一個小時就能拿到,但是當天到下午6點才拿到新的幫浦。這些天她每天早上7點上半,一直工作12個半小時才下班,ICU護士沒有套在腳上的防護套,暴露在感染風險。

布朗克斯蒙泰菲爾的另一家分院的醫生3月19日對護士抱怨,由於庫存所剩無幾,他們沒辦法戴著特殊的「N95」口罩來檢查病人。

摩西分院第一例新冠肺炎病患曾去中國

而摩西分院原本只是低收入患者的醫療院所。根據急診室護士發送給主管的電子郵件,許多醫務人員看到的第一例新冠肺炎病例於2月3日到院。急診室護士卡斯蒂略(Samantha Castillo)表示,當天急診室被警告說,一名剛從到中國回來、並有病毒症狀的患者正在路上。

郵件顯示,這一名病人被帶到急診室,當時有100多名病人和醫護人員暴露在病毒風險中。 「每一個人都感到非常震驚,認為我們都危險了。」急診室護士馬修(Benny Mathew)心有餘悸地說。

根據2月4日的電子郵件,主管告訴馬修說,紐約市「似乎不可能避免傳播冠狀病毒,醫院只能遵守政府的衛生指南。當時紐約市都還沒有通報過Covid-19病例,在早期,整個美國並未採取特殊的預防措施。

醫護人員最害怕傳染病毒給家人

就這樣急診科「變成傳播病毒的培養皿」,醫療保健人員3月20日向蒙特菲奧雷醫院行政部門散發的請願書如此寫道。

許多護士說,他們很害怕無意間將新冠病毒傳染給親人。已有幾名護士的家人檢測呈陽性。目前還不清楚護士是否為病毒帶原者,很難追查誰是感染源,所以,醫護人員現在最大的恐懼是:「我懷疑我們現在是傳播病毒的媒介。」

更多信傳媒報導
看圖秒懂》口罩2.0第三波 9日起天天可買、一次可買9片
美國防疫總動員》枕頭廠做口罩 美8萬退休醫護投入紐約醫院當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