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發動針對中國的科技戰,目標為何?

烏凌翔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烏凌翔

試問:美國發動針對中國的科技戰,目標為何?

A.消滅中國?B.推翻中共政權?C.拖慢中國崛起?D.維持己身霸權?E. 以上皆是 F.以上皆非。

答錯不倒扣,但有可能影響未來的人身安全與生活品質。

《戰爭論》作者克勞塞維茨說:忘了政治目標,只為戰爭而戰爭,會升高為極端暴力的純戰爭。用普通話說,就是殺紅了眼,完全失去理智。我們當然不樂見。

也有例外,如果雙方實力差距很大,就不會升高為全面戰爭,沒機會殺紅眼,只有一方哭紅眼。譬如,大美霸權敢於依靠衛星通訊+無人機+精準飛彈,狙殺伊朗的軍方高層蘇萊曼尼,就是因為伊朗太弱小。

但是,即使實力懸殊,僅憑軍事手段遂行短期意志,忽略外交手段與長遠的政治目標,也不能解決問題,何況中國總體實力與美國快速接近中。這就是川普留給拜登的爛攤子,鬧成現在是不談也不行,要談,又沒空,疫情與就業等國內問題纒身。

美國也有戰爭手段運用得當的例子,譬如第一次波灣戰爭,老布希只把伊拉克逐出科威特,仍留著海珊對抗伊朗,維持區域戰略均衡。小布希沒學到老爸的深沈,作風很「西部牛仔」,軍事壓制成功後還不見好就收,直把海珊吊死,結果呢?伊朗獨大!

回到剛剛那題選擇題,美國發動科技戰的政治目標為何?消滅中國?不可能,冷戰打了近半世紀,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敗了,成為俄羅斯聯邦共和國,國名變了,政體變了,國土也變了,國家還在。中國更大,本來就有漢、唐、宋、元、明、清國名怎麼變,都可以說成「我們全都是中國」的論述技巧,所以,中國不會亡…除非分裂,不過,那就超出本文的討論範圍了。

答案B:推翻中共政權是可能的,美國前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的2019、2020幾次演說,都隱含這個意思。海外反中共團體法輪功,也以此為目標,並且強調中共下台,中國不會亂,而且舉出東歐八國+蒙古在「蘇東波」之下民主化的實證,只有南斯拉夫亂了幾年。萬一亂了怎麼辦,不知美國有沒有考慮這一點?不過,這也超出本文範圍。

拜登政府上台後,不求言辭強硬,但仍延續川普政府科技壓制中共的作為,看起來像選擇題中的答案C:拖慢中國崛起。如果能做到,答案D:維持霸權,就唾手可得,一箭雙雕!

崛起若被拖慢了,中共政權仍有可能垮台,因為中共是專制政權,讓老百姓脫貧、過上好日子,是執政合法性的基礎。科技戰持久的打下去,就成了消耗戰,當年蘇聯就是與雷根政府進行軍備競賽,力有不逮,硬被拖垮的。中共若因科技戰而民生倒退,雖然機會不大,但也不無可能。

譬如,華為手機從去年第一季銷售量世界第一,到子品牌榮耀被迫出售,少了豐厚收入,怎麼支援5G乃至未來6G的研發?等於軍備競賽輸了一局,員工、供應商、零售商、、、家庭的生活,不可能完全不受影響。

答案C隱含的意義是攻方願與守方-暫時-和平共存,只是你得接受我正在重新安排的國際供應鏈=國際分工=國際秩序,但中國顯然也不能完全接受。中共甚至不認為自己是崛起,而是偉大復興,要恢復到明、清盛世,產值佔世界一半的年代!那麼,現在擁有產值高佔比的強國,誰要把產值份額讓出來?

歷史悠久的國家都有這毛病:土耳其想恢復奧圖曼帝國的輝煌、俄羅斯緬懷彼得大帝的榮光,只有蒙古,雖然人人都能上溯自己跟成吉思汗的血緣關係,不過,好像通常喝完酒就忘了?(呵呵,開個玩笑,蒙古民族主義者大概又要罵我了?)國際社會還是講究實力,而實力要從現實中尋找,不是在史書中回味。

談到實力,又有一個問題:科技戰會升高為「總體戰」嗎?就是兩國各個層面都進入敵對狀態。

戰爭應該是理性的,雙方的利害可以計算,科技戰尤其應該是。拜登要求100天交出評估報告,看看半導體、電動車電池、稀土、藥品的供應鏈是否可以不依賴中國,就是為了計算得失,不像川普,說是風就是雨,然後發推特,然後…然後…就沒有了。

這也是美國現在科技戰陷入某種進退兩難的原故,川普一開始沒有計算清楚,只幻想殺敵一萬的利,沒計算到自損幾千的害。

換言之,拜登政府開始重新計算了,這樣一來,升高成總體戰的可能性就不高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外交政策演說宣示與中國的關係會是「該競爭時競爭,可合作時合作,非要敵對就敵對」之措辭就透露出此意了。為何?中國的市場體量龐大,是兩強不會升高成總體戰的主要原因。

市場規模夠大,就是一種核心競爭力,足以瓦解所謂「西方陣營」,歐盟不顧美國反對,跟中國簽下投資協議,是證據之一。不只西方陣營,連美國內部也行動分岐,川普政府猛揍中國,中國去年竟成為吸引外來直接投資(FDI,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第一大國,其中華爾街貢獻不少,也是證據之一。

攻勢現實主義大師米爾斯海默(Mearsheimer)堅信美中必有一戰,我也相信,但形式不一定會是毁滅地球的核戰吧?科技戰也蠻好的,避免磨擦升級為熱戰,老美跟老中就不會掉入修息底德陷阱,我們升斗小民也安全了,感謝長生天!